韩国瑜的市长宝座 在可歌可泣与可割可弃之间

撰寫:
撰寫:

罢韩案有高度过关的可能,韩阵营积极透过司法寻求解套,但国民党中央却鲜少对韩投以怜悯的眼光,韩国瑜的市长宝座,正在可歌可泣与可割可弃之间。(中央社)

高雄市长韩国瑜凭着一碗卤肉饭、一瓶矿泉水缔造“韩流”奇迹,翻转高雄市二十年来由绿营独霸的局面,甚至带动国民党整体选情,在2018年疯狂扫下15个县市首长宝座。“韩流”对蓝营而言,绝对是可歌可泣的史诗篇章。只不过好景不常,在蓝营各山头的鬼胎运作下,韩国瑜连高雄市长的位置都还没坐暖,就被仓皇推上台湾总统战线,最后的结果外界迄今记忆犹新。事后,韩国瑜贪图大位的阴霾更在韩国瑜头上徘徊不去,因为这个市长大位,恐怕正朝着“被罢免”的未来完成式前进。

韩国瑜市长“保位”不乐观

尽管台湾的选举罢免法令,对于公职人员罢免案设有一定门坎,除了同意罢免票数需大于不同意票之外,同意票的票数还须高于该选区选举人数的25%。借镜先例,前时代力量立法委员黄国昌在2017年也曾遭罢免,当时“罢昌”的同意票高达近5万票,远大于为数2万有余的不同意票,按少数服从多数的简单逻辑,黄国昌理应去职。但回归选罢制度后,黄国昌成功保住立委宝座,关键就在于,罢昌同意罢免票未达到该选区选举人数的25%,也就是6万3,888票。

同理,倘若想令韩国瑜成功去职,除了同意票数要大于不同意票数之外,同意票数也需要超过高雄市选举人数的25%,也就是约58万票。尽管从黄国昌的例子看来,罢免案的票数要突破过关门坎,有一定的挑战,但事实上,韩国瑜面临到的条件,比起黄国昌更为严苛。就民调而言,罢韩的同意票看来上看百万张,远远超过58万的比例门坎,甚至绿营在高雄市“深耕”多年,反对国民党的力量更不容小觑,具体而言,蔡英文于2020年台湾总统大选中,就在高雄市斩获百万票。可见,罢韩团体最后要成功将韩国瑜扫出高雄市府,绝对不是难事。

然而,究竟国民党中央对于保韩一事的态度如何?近来也成为外界关心的焦点。尽管国民党少主江启臣日前积极率团南下会见韩国瑜,照片上看来双方相谈甚欢,但事后并未见到国民党中央给予韩国瑜更多温暖,根据外界所了解,党中央也是希望韩国瑜把重心放在市政,已具体市政表现争取选民认同,不必大张旗鼓对抗罢韩,避免给罢韩团体、乃至于绿营有见缝插针的空间。

韩国瑜在2020年台湾大选中惨败,事后不少分析认为,韩国瑜选前造势人潮屡屡爆棚,反而增长的反对者的危机意识,激出更多蔡英文的选票,因此在罢韩战之上,蓝营内部也有冷处理的声浪,避免重蹈2020年大选覆辙。(中央社)

面对国民党以“佛系”姿态“软对抗”罢韩,更令蓝营内部对韩国瑜是否能保住高雄市长宝座一事,加倍感到悲观,高雄在地的韩国瑜支持者对党中央忍着不出拳的作法,也不是没有微词。在一片不看好自己能“做好做满”的声浪中,韩国瑜决定不再坐以待毙,大动作另辟司法线战场对决罢韩。退一步来看韩国瑜的动作,一来是罢韩联署的开展时机点确实有疑虑,就适法性而言有必要厘清,二来,只怕韩国瑜再这样佛系下去,对支持者的焦急心理也交代不过去。(相关阅读:韩国瑜出手反制罢免 兴讼指罢韩联署违法偷跑

国民党“不沾锅”惯性重现?

只不过,韩国瑜大动作反制后,却未见国民党中央人马讲个几句挺韩的“精神喊话”,替韩国瑜“硬起来”的表现“锦上添花”,更令外界纳闷,国民党中央是否准备在罢韩案与自己之间,筑起防火墙,以防韩国瑜与罢韩开战的政治后座力,延烧到自己身上?

毕竟,韩国瑜虽在2018年台湾地方首长改选一战中,凭借着“庶民语言”与不按牌理出牌的选战打法,在阔别台湾政坛17年后,缴出技惊四座的神奇表现。但是2020年台湾总统大选中,强制站上投手丘的韩国瑜“庶民语言”与诡谲牌理依旧,结果却适得其反落个大败。若论韩国瑜没当成一只好母鸡,进而拖累蓝营立委选情?很难说没有。那么,若要求这些落选立委们,事后仍继续簇拥韩国瑜,只怕也是“强人所难”。甚至不可否认的是,当前国民党中央高层人事组成中,就有不少人是2020年的立委败将。

江启臣组织的国民党高层人事中,不少人是2020年大选的立委败将。(国民党供图)

况且,从国民党的往事看来,“甩锅”早就不是新鲜事,就连全盛时期无人可撄其锋的马英九,都撕不掉“不沾锅”的标签。或许对江启臣而言,与其想着如何替韩国瑜护驾,而弄得一身稀泥,不如设法在这场南线战事中持盈保泰安全下庄,更来得轻松写意。

不过,持平而论,国民党领导人之所以难逃“不沾锅”的责难,恐怕也是大环境使然,谁叫台湾民粹选风就是如此恶质,在网络乡民的肉眼里,就是容不下候选人身上的一粒尘埃,尤其是对蓝营的政治人物。

江启臣就任党主席后,曾率与自己亲近的中生代要角南下会见韩国瑜,不过江启臣自身是否会投入反罢韩作战?未来发展相当令人好奇。(国民党供图)

假如韩国瑜对于当前的国民党中央而言,已经从曾经的“可歌可泣”史诗篇章,沦为“可割可弃”的一块赘肉,进而放手让韩国瑜自我求生,这样的思维是否理智?姑且不谈国民党多年来内以血泪交织出“甩锅史”,近来国民党中央对自家立法委员吴斯怀遭遇羞辱时,所表现出的冷淡,就殷鉴不远。而不久前才拿空气炸锅炸口罩的自家立委叶毓兰,明明可凸显的是,民进党政府的口罩重复使用政策存在盲点,最后却被网络操作成不懂空气炸锅使用的大妈,眼见叶毓兰恐怕就是下一个吴斯怀,也不见国民党出手挽救。

如果连韩国瑜最后都被划在国民党中央的保护伞之外,那么,当国民党内这些掌握党机器的“中生代们”,有朝一日成为被舆论攻击的对象时,还有没有资格期待,党内“不同世代”的政治人物,站出来替他们说话?退一步来看,或许没有也罢,否则又被弄个失言,还要花更多心思打圆场,岂不是更加庸人自扰。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