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防疫记者会成为台湾最火的直播节目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要说台湾自农历新年迄今,两个多月来最受关注的直播节目,非台湾流行疫情指挥中心(简称疫情指挥中心)每日召开的记者会莫属。甚而有台湾民众把观看防疫记者会形容为“追剧”,有网民看着看着,甚至还会关心起防疫团队官员的健康,在直播底下聊起了某官员是否剪了头发、疑问某官员怎么没出席记者会,主要的几位防疫官员们更被以暱称取代,如“祥祥怎么没来”、“浩浩终于剪头发”,以及“阿中部长如何如何”。

由台湾卫福部长陈时中领衔主演的防疫记者会,可谓当前台湾最火红的直播节目。(中央社)

“铁人部长”主持最火直播节目成防疫利器

自新冠肺炎疫情扩及台湾后,由台湾卫福部长、疫情指挥中心指挥官陈时中率队的防疫团队,每日至少会召开一场记者会。在疫情初期或特别情况,也曾出现一日三场记者会因应。天天开记者会说明疫情的举措,在台湾有效控制住首波亚洲疫情流行后,更被解读为台湾抗疫成功的原因之一。

3月初,一篇探讨台湾防疫经验,获刊于美国著名医学期刊的论文提及,台湾借每日记者会说明疫情、回应假消息,值得他国借镜。另外,3月底日本每日新闻还以“人气沸腾的铁人大臣”报道疫情指挥官陈时中,并称赞疫情记者开放记者不断询问疫情,而陈时中回答富有人情味且诚实的态度,让台湾民众感到安心。

陈时中在谈及台湾疫情的透明度时也曾自信表示,他国不会有卫生部长像他一样坐在这,让媒体一直询问疫情和防疫工作。

从民调对疫情指挥官陈时中的高分满意度,以及主流舆论风向多半“顺时中”来看,陈时中为首的防疫团队,确实获得台湾主流民意的高度支持与信赖。而每日传播疫情动态和防疫资讯的记者会,无疑是防疫团队赢得民心的重要媒介。

记者会不保证凡事真相大白

不可否认的是,每日的防疫记者会确实发挥一定程度降低社会恐慌、安稳民心的正面效果。但是否能够因此主张,由卫生部长坐镇、开放媒体发问的记者会,就等同于民众能充分掌握疫情的资讯,则有待商榷。

因为记者会的基调,当日疫情指挥中心要对外公开什么讯息,原则上都是由疫情指挥中心所排定。换言之,官方决定了要说什么,以及不说什么,而这背后一定有防疫专业的考量,例如为保护确诊个案的隐私,避免污名化等,但基于一些主观或客观因素,以及难以免除的政治考量,官员们不必然能把事情说清楚、讲明白,让人们得以消解对疫情或防疫政策的疑惑。

此时此刻,媒体问答的过程就极其重要。良性的提问和言论空间,它既有助于官员把事情阐明的更清晰,也能善尽媒体公器监督政府施政的功能。

尽管防疫官员们在记者会上,多数时间都“有问必答”,但不免也会出现实问虚答,或是显露“无权”、“无能”回答的窘况,像是陈时中就将湖北解封后,滞鄂台人是否要乘包机返台的“指挥权”,让渡给了台行政院长苏贞昌决定;另外像是如何保障失联移工(俗称非法移工)避免其沦为防疫破口的问题,陈时中虽公开表露其人道关怀,但要怎么做,仍被其划出了疫情指挥中心的管辖范围。

由于有效控制亚洲疫情对台湾的威胁,身为防疫总指挥的陈时中博得民众信赖,“顺时中”也成了台湾在防疫上的主流民意。(台湾流行疫情指挥中心供图)

民粹式“顺时中” 戕害新闻自由

近来指挥官陈时中的一些“霸气”外露的表现,例如“中断”记者提问、不满记者提醒有漏答回答时过于大声、点名客语电视台记者说客家话宣导防疫等事蹟,都不免让人替防疫记者会是否已沦为一言堂,只能“顺时中”而感到忧心。

凡事“顺时中”的民意风向,以及一些“追剧”网民动辄在各种网络舆论空间中征讨、指责记者“不要乱问问题”的发言,更在有形、无形中紧缩新闻报道的自由,并压缩了人们对疫情、防疫的知情与思辨空间。

日前在台湾媒体圈最引发争议的事件,就是有记者在提问“是否透过控制筛检量来营造台湾尚未社区传播的假象?”后,却遭陈时中打断后续提问。另外,由于该名记者因出身“红媒”标签的报刊,更招来直播看客和网络乡民的无情谩骂和肉搜羞辱。

后续更爆出台行政院副院长的幕僚“隐身”在疫情指挥中心的媒体工作群组内,把众家媒体记者要求疫情指挥中心,有责任要出面遏止恶意攻击记者的呼吁,在网络上断章取义、带风向说:单一特定媒体要求官方,呼吁网民不能攻击记者。

倒不是说,“逆时中”才对,“顺时中”就错,反之亦然。只是假如媒体只能对官方疫情或防疫资讯照单全收,其实一纸官方新闻稿或官方自行录制一段视频播送就能搞定,也就失去每日召开记者会的意义。

“逆时中”不等于唱衰台湾

事实上,那些听来可能“不合时宜”或“政治不正确”的异见、提问,很可能是值得探问的防疫问题,或某种民心不安的体现。例如日前成为众矢之的该名记者,其发问的内容像是,台湾是否有控制筛检量的问题,以及台湾是否有“方仓医院”规划等。就事论事来说,这些都是可受公评,也应被理性议论、参考的防疫策略问题,不该被轻率地斥为无稽之谈,或仅是在攻击、指控防疫团队。

任何有道理和依据的发问都应被正视,纳为防疫思考中。退步而言,就算毫无道理的发问或质疑,不也是给了疫情指挥中心发挥影响力,能趁机以正视听,纾解恐慌吗?

总结来说,不论是主责防疫的官员或心系疫情、每日“追剧”的民众,都应该把防疫记者会,或是任何在舆论上对防疫工作有所质疑和批评声音,视为矿坑里预警危机的金丝雀,而非只是在唱衰台湾的乌鸦嘴。相信身为生命、健康共同体的所有同船成员,其不论是肯定或质疑防疫团队,其初心本意都是希望台湾不要翻覆或淹没于疫情洪水之中。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