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前民进党中国部副主任:“反中”并非民进党的DNA

最后更新日期:
最后更新日期:

【导语】新冠肺炎蔓延全球,然而过程中带来的不只是伤痛与死亡,也激起许多仇视与对立。台湾大选后未平息的反中氛围,也乘着新冠疫情冲上高峰,不只两岸官方,连民间也陷入对立的恶性循环。蔡英文正式宣示第二任期开始的5月20日即将到来,针对疫情中两岸民间敌意高涨的原因与解方、台湾如何拿捏与中美的距离、民进党政府在两岸议题上出现“多头马车”,以及蔡英文5•20就职演说可能方向等问题,野百合学运世代的原民进党中国事务部副主任、2000年陈水扁竞选总统国防白皮书撰述委员、台湾“两岸政策协会”现任秘书长张百达,以个人身份接受多维新闻专访,文分上下两篇,本文为上篇。

张百达认为,台湾网络上的激进民意或仇陆反中声音很大,但未必能代表真正的多数民意。(洪嘉徽/多维新闻)

隔空“换位思考” 难脱两岸困境

多维:台湾2020年大选结束后,到现今新冠肺炎蔓延,两岸民间仇视持续增加、敌意螺旋持续深化,这背后的个中原因为何?双方又该如何化解?

张百达:主因或许在目前民共双方政府因所谓的“政治基础”立场落差,导致过去四年来,两岸官方及二轨交流对话机制几乎全面中断,无法进行及时有效的沟通,陆委会与国台办的热线也沦为无用冰冷的装饰品。

回看过去20年,北京错失陈水扁执政初期释出的善意与橄榄枝,选择了配合国民党的“联共制台”策略,意图帮国民党重新取回执政权,恶化了民共双方的猜疑,其衍生的扩散效应必然波及民间社会或支持群众。

在沟通不易、互信不足的情况下,一旦遇到重大突发事件,就很容易引发双方之间更多的误判或敌意。原本“没事”的事就可能变得“很有事”,小分歧也可能被无限放大。

同时,目前两岸内部存在的仇恨政治、极端政治与民粹主义,都让彼此面临不能主动示弱或妥协的政治困境,也挤压释出善意的氛围与空间,更容易导致各自内部强硬立场的抬头,加剧两岸官民之间矛盾的扩大,最后变得难以收拾。

这是很不幸,也是很危险的事,两岸都需要思考如何跳出这个“共同困境”。除了双方执政当局保持克制、冷静与理性之外,还应适时启动必要的有效沟通机制,避免误判。若仅期待双方能够隔空“换位思考”,或扮演“宠物沟通师”的角色,这是不够的。

此外,也不宜将沟通管道的维系,当成一种“政治筹码”来看待,即使美苏冷战期间以核武互瞄,双方还是有维持沟通的管道。美苏这两个不同民族都做得到,都知道即使双方关系再恶劣,也都要有这个“避险机制”的智慧,况乎两岸本属同根同源,难道就没有这样的智慧?

2015年底两岸事务首长热线开通,然而此热线现今已沦为“装饰品”。图为时任台陆委会主委夏立言首次透过热线与时任大陆国台办主任张志军通话。(台陆委会供图)

激进仇陆反中声量大 未必代表真实多数民意

多维:两岸关系的缓和,需要彼此之间互释善意,有说法认为大陆应先停止内部仇台舆论,但到底谁该先释出善意?这个善意又有哪些选项?

张百达:目前我的结论是“只有真正的强者,才能主动释出善意。而能够接受对方的善意,也是强者应具备的必要条件。”“目前两岸双方领导人,其实也都具备当强者的特质。”所以释出善意并不存在“谁先谁后”的问题,而是取决于领导人的政治意志,以及双方究竟想要处理好哪些问题。

像是我之前建议的,台湾政府其实可以顺应世卫组织(WHO)的命名原则,正式宣告政府官方系统全面停止使用“武汉肺炎”或“武汉病毒”的字眼。尽管原本并不具有刻意歧视的意涵,但基于当代文明价值、国际社会共识,台湾政府在使用“疫名”问题上,应给予适当重视与尊重。这是正确的做法,不等于是向对岸“低头”或“示弱”。

对北京的打压,台湾可以用其他的方式来表达不满,包括严词批判、派F-16挂弹紧盯等,但对于大陆人民不需要有敌意,用疫名做为反击工具,对经历悲惨的武汉当地民众而言,情何以堪?当地民众认为受到歧视,心灵二度受创,以同样作为人的立场,又于心何忍?

当然,这样做可能会引起一些传统绿营支持者的不满,他们可能认为北京对台文攻武吓不断,又长期打压台湾的国际空间,为什么要借此向对岸释出善意?这是部分民众的情绪性宣泄,需要被理解,但不能被认为是合理或理性的反应。

而且台湾社会主流民意,甚至绿营的支持群众,难道真的就反对政府停用可能引起争议的字眼?未必如此。台陆委会今(2020)年3月公布的民调,台湾民众针对蔡英文之前有关“行有余力,援陆抗疫”的说法,近七成民众表达支持,这是民共双方都需要重视。

台湾网络上的激进民意或仇陆反中声音很大,但未必能代表真正的多数民意。政府与政治领袖,有责任引领民意朝向正面、健康的方向发展,而非形成“尾巴摇狗”,或屈从于仇恨政治与极端主义的民粹压力。

也许蔡英文政府未必正式宣告停用“武汉肺炎”,但近来已有淡化处理迹象,例如开始从主词变成括号附注俗称,或逐渐以“新冠”取代“武汉”的使用,这是正面的发展。或许还需要一点时间,也取决于后续两岸的整体氛围。

张百达认为,台政府公开宣布官方禁用武汉肺炎字眼,是比较好的作法,更具有公教意义。图为武汉经过2个多月封城后,终于解封,逐步恢复正常生活。(VCG)

“反中”非民进党DNA 两岸政治基础就在各自法律

多维:有部分学者认为,民进党政府会一味的“亲美反中”,一部分的原因是“北京从没给民进党机会”?

张百达:必须客观认识的是,台湾本质上就是个亲美的社会,这是社会主流,也是蓝绿共同特征。这有其特定的历史发展与时空脉络,两岸长期隔海分治对立,分属东、西方两大冷战阵营。在此过程中,台美在政治、经贸、社会、意识形态、世界观以及安全上都非常紧密。所以面对这个问题,不能仅流于主观或立场的好恶,或以缺乏历史感的“去脉络化”方式来认识,特别是对岸。

事实上,民进党并非“一味”反中,内部一些中壮派精英也曾提出亲美“友中”、“和中”等思考。也就是说,“反中”并不是民进党的“DNA”,而是后天环境所产生的,外界不能认为只要是民进党执政,台湾就必然是要采取一面倒的“反中”或“仇中”路线。

蔡英文2016年就职时表达了,没有否认1992年香港历史会谈双方所达成的若干共同认知与谅解,也提到以《中华民国宪法》与《两岸条例》处理两岸事务。熟悉两岸的人都了解,这是在回应对岸有关政治基础的问题。

若双方真想求同存异、以两岸人民安全跟福祉为考虑的话,我个人主张,两岸其实不存在政治基础的问题,双方寻求交集,就会发现政治基础一直都在,那就是《宪法》与法律的各自规定。

如何超越当前两岸政治僵局?首要关键是两岸领导人都必须展现政治魄力与决心,并非其他层级官员或专家学者所能够处理。

若两岸僵局无解,并持续恶化,加上美中对抗、台美关系升温,自然会让北京认为台湾“亲美远中”。但这究竟是民进党政府主观选择?还是肇因于北京僵化的对台政策?需要冷静思索。尤其近年来北京当局不断强调“主导权”与“主动权”,那北京究竟想把两岸关系导向何方?

张百达认为,蔡英文就职演说提到《中华民国宪法》与《两岸条例》处理两岸事务,就是回应两岸政治基础的问题。(中央社)

站稳台湾战略主体性 美国利益不完全等同台湾利益

多维:在中美台三边关系上,台湾应该站在哪个位置,才能趋吉避凶?

张百达:美国对台政策有某种一致性,基本上不希望台海爆发冲突,所以之前有台湾官员提到台美建交,美国在台协会(AIT)通过发言人拍影片表示“维持现状最好”。

当然美国想争取台湾作为围堵中国的一环,甚至担任非常重要的位置。不过,台湾珍惜台美关系,来争取台湾利益与安全保障的同时,不等于要复制美国对中战略,不假思索、亦步亦趋。

撇开两岸在历史、文化等各种传统元素,不论就经济量体、地理空间,或大陆武力投射范围来说,台湾毕竟不等同于远在太平洋东岸的美国。台湾必须以自身“战略主体性”出发,因为台美利益虽高度重合,但并非完全密合,也涉及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对中政策的稳定性与一致性。这都是台湾政治精英需要清醒认识的重要战略课题。

在美中之间的位置,比较好的方式是台湾与美国维持很好的关系,与大陆维持和缓的关系。不过,有时候当美国在争取台湾,北京却在压迫台湾,那民进党政府只能被迫一面倒,这未必对台湾最有利,但这是特定情况下“不得不的选择”。

多维:台美之间都有意在疫情期间塑造双方关系升温的现象,台湾到底该怎么看特朗普政府给台湾的“糖果”,例如《台北法案》、《台美防疫合作联合声明》等等?

张百达:自从特朗普上台,台美关系确实有相当显着的提升。美国政府内部友台人士在美国强调对中遏制的战略背景下,也成为提升台美关系发展的重要助力。

毫无疑问的,台湾朝野都希望加强与美国的关系,尤其当台湾面对来自对岸的军事威胁与国际施压,台湾政府或民间自然会对美方的各种友台言行与支持,表示欢迎,不可能拒绝接受。

同时,也必须冷静观察到,虽然近年台美关系在许多领域有所提升,但基本上,美国国会所通过的许多友台法案,多属倡议性质,对行政部门未必全然具有强制力。

此外,这些友台法案,基本上也未超出美国历届政府,基于中美三公报、《与台湾关系法》所构筑的中国政策或台海政策框架。例如《台北法案》虽然协助台湾稳固邦交,但台美关系依然维持“非官方”关系。

至于《台美防疫合作联合声明》,不只符合台美双方的共同利益,特别是在疫苗与药品研发部分,若能尽早取得成果,也将有助于全球共同应对新冠疫情,全球疫情受控,中国大陆最终也会因此受益。

张百达称,《台北法案》虽强调要协助台湾稳固邦交,但依旧与台湾维持“非官方”关系。图为台湾外交部以“美国队长”为宣传概念,指《台北法案》实现台美“真朋友真进展”。(Facebook@台湾外交部)

多维:美国现在疫情日益严重,既有内部重创,也面对外部世界秩序的重整,台湾还应继续把重心“寄希望于美国”吗?

张百达:我想并不存在这个问题,不论疫情如何发展,台美关系依然会是台湾所有对外关系中,最为重要的部分。台湾仍然会继续珍惜并努力强化提升台美之间的良好互动,因为这不仅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也符合台湾的战略利益。

但持续发展深化台美合作关系,并不等于放弃寻求两岸关系的改善。绝不能用简单的“二分法”,或“零和博弈”的概念来看待。毕竟,维持和平稳定的两岸关系,不仅符合两岸人民的共同利益,对于台湾的安全与生存发展,也是一项重大的课题。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