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台湾政商界尴尬的新疫情 酒店红牌的感染者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新冠病毒(COVIC-19)肺炎疫情还在全球扩散,全世界已经超过160万人确诊,超过9.5万人死亡。台湾也于2020年4月10日公布确诊382人、死亡6人。不过,其中一名于4月8日确诊的“生活单纯的家庭主妇”,却于9日被揭露是“酒店红牌公关小姐”,引起台湾社会广大议论,让指挥中心相当尴尬,直接下令全台湾的酒店、舞厅于4月9日起强制歇业。

台湾禁止酒店和舞厅营业。(中央社)

在台湾语境中常用的“酒店”,其实就大约等于中国大陆的“夜总会”,客人会叫来“公关小姐”陪酒,但因为台湾大致上是禁止性交易的,所以酒店不会在明面上提供性服务的选项,而是表现成“小姐”和客人自己离开酒店去别的地方干什么去了。

4月8日,台湾疫情指挥中心宣布新确诊的人数,其中一名代号“379”的30多岁女性,当时宣布是家庭主妇,生活单纯,往回计算接触人数只有21人。没想到8日深夜,多家台湾媒体报道,“379”真实的身份其实是台北市某知名酒店的红牌公关小姐,而台北市卫生局已经前往稽查和消毒。这也被台湾网民嘲讽:第一次听说有“生活单纯的酒店小姐”这种生物的存在。

4月9日,指挥中心承认,“379”在就医、确诊时,并没有对疫调人员坦承,是后来透过卫生所人员的深入对谈,才得知酒店背景,每天的实际接触人数甚至可能超过50人(目前确认71人)。指挥中心接著也宣布全台灣的酒店、舞厅无限期歇业。

台北市副市长黄珊珊(右)带队稽查酒店。(中央社)

在酒店林立的台中市,各个酒店业者先前为了剖白跟随政府“抗疫”的决心,很多都宣示“自主歇业”,但也随著时间经过而纷纷在4月初重新营业,台中市长卢秀燕才于4月7日宣布,会加大稽查和劝导带口罩,没想到才过两天就要全部停止营业。

其实,因为“酒店”在台湾的语境中就是被和各种软式色情和硬式性服务连结在一起,所以本来就可以想象,这样的酒店的出入人士,流量会很大,组成也会很复杂,而且通常不管是在酒店工作,或是消费者,都不会愿意曝光,万一有人确诊,也会增加调查和控制疫情的难度。

1月22日,就有一名从武汉回台的台商违反隔离规定,前往高雄“金芭黎”舞厅,被舞厅小姐向当地卫生单位举报没有带口罩,台商后来果然被确诊感染新冠病毒,直到现在都还在医院中隔离。

但是,相对“金芭黎”被公布名字,台商的移动轨迹也被公布,这次的酒店红牌公关小姐被确诊后,雖然隐瞒个资,却没有公布酒店名字,或是移动轨迹。这也被网民质疑,该不会是这名红牌小姐,“服务”过某些有名的政商名流,让指挥中心不敢追查。

台湾政商界本来就有着“上酒店谈事情”的传统,这是日本殖民统治时代留下来的男尊女卑遗毒,认为用女性的肉体来招待“客户”,谈判过程就会比较顺利。这样的情况后来发展成,如果谈判的最后阶段不上酒店,会被认为是“没有诚意”,客户会认为“没有面子”,结果无论如何都要上酒店谈。

很多国家的那些“红灯区”都已经被政府下令关闭,包括荷兰、德国、日本、新加坡等等。但是一直宣传自己“超前部署”、“抗疫成功”的台湾政府,迟迟不敢对这些酒店下禁令,直到真的有“小姐”确诊,还甚至差一点就被欺瞒过去。

而且,虽然对酒店和舞厅下了禁令,但是对其他打着“泡沫红茶店”、“欢唱吧”、“小吃摊”、“养生按摩馆”的幌子的色情业,也还没有任何动作。其实,酒店小姐也是某种意义上的“劳工”,如果被禁止劳动,当然会对生计造成影响,也可以理解政府的慎重。日本知名的红灯区:大阪飞田新地,已经于4月3日由负责管理的组织宣布无限期停止营业,就有妈妈桑认为,疫情如果拖过3个月,未来也不会再有红灯区了。

不过,台湾行政院长苏贞昌于10日表示,要帮助那些受到影响的酒店小姐“纾困”、“补助”,可见在台湾的“酒店文化”影响下,这些“酒店小姐”的地位,还真的是不一般。

推荐阅读:

防肺炎下禁酒令 追溯影响后世酒政的西周《酒诰》

酒测岂放防疫假 台内政部长改口酒驾零容忍

“酒国”与“国酒” 一瓶茅台背后的“政治攀附”

近5年酒驾累犯占4成 台湾拟朝“故意杀人”修法

从台湾酒驾修法 看寻求严刑峻法的极限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