罢韩案聚焦法律战 罢韩团体:暂停罢免是国民党烟雾弹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面对高雄市长韩国瑜阵营向法院声请停止执行罢韩程序,wecare高雄、公民割草行动与台湾基进等罢韩组织不甘示弱,并于当地时间4月13日代表参与罢韩的55万高雄人,向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提出参与行政诉讼的申请。

为反击韩阵营法律战,罢韩方特到法院提起参与诉讼的申请。(谭英瑛/多维新闻)

代表罢韩团体的律师高荣志解释,虽然韩阵营诉讼的对象是指中央选举委员会,但这诉讼案将实质影响参与罢韩的高雄市民,故代表罢韩方提出参与诉讼申请。

韩国瑜阵营日前以《公职人员选举罢免法》(后简称《选罢法》)第75条规定:“就职未满一年者,不得罢免。”欲以瓦解罢韩方于韩国瑜就职一年前就已开始进行罢韩提议连署的法律正当性,但高荣志表示,韩营的论点在法律上是站不住脚的,毕竟当时75条的立法意涵是希望当选公职者,能有至少一年时间好好实践自身的政见,但今日之所以出现这项罢免案,代表韩国瑜辜负高雄市民的托付。

高荣志解释,当初中选会受理罢韩方罢免提议的理由很简单,就是因为韩国瑜任期已过一年,而罢韩方也支持中选会的决定,毕竟一来这决定符合当初《选罢法》第75条的立法精神,再者这标准也具操作性,也有相关法律函示予以支持,最后则是这标准并没有过度限制宪法所赋予的人民罢免权。

罢韩阵营更拿出1997年的“中选一字第70623号函”指出,《选罢法》第75条仅限制不得对就职未满一年的公职人员提起罢免案之外,“并无其他提出时间之限制规定”,韩阵营所指控的是所谓的“提议连署”,但这“并没有相关时间限制”。

Wecare发起人尹立、台湾基进新闻舆情部副主任张博洋、罢韩案法定领衔人陈冠荣认为,罢韩方是从韩国瑜宣布参选选统、违背责任政治、背弃高雄市民之后才开始提议,明显是“先落跑、后罢免,先背弃、后连署!”韩在这一年以来,不断制造假弊案、真冤案,意图抹黑罢韩者;更有韩粉霸凌商家及连署志工等争议,而高雄市选委会一直试图剔除一二阶的提议连署书,罢韩四君子也遭到控告,法定领衔人更被蓝营背景的监察委员给调查。

张博洋(左一)、陈冠荣(左二)、罢韩方律师高荣志(右二)、尹立(右一)到法院递送参与诉讼的申请。(谭英瑛/多维新闻)

尹立、张博洋、陈冠荣指出,高雄人并未不承认2018年韩国瑜的选举结果,但国民党却不愿承认2020年高雄人的《选罢法》第75条,更以此作为韩国瑜2019年落跑选总统时的法律保护伞,与暂停罢免的法律战烟雾弹。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