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台湾】“华航”正名是民气可用还是黄粱一梦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近期,台湾内部的口罩产能已逾日产1,500万片,成人在口罩实名制下一次可购买14天9片的份量,小孩则是14天10片。与此同时,台湾也宣布捐赠口罩给疫情严重地区,包括欧盟部分国家、美国、以及台湾的邦交国等。然而,日前传出受赠国之一的法国,有媒体从台湾中华航空(China Airlines)机身的英文名字,感谢来自“中国”的口罩捐赠,顿时又引发台湾内部关于华航是否应该正名的讨论。

台湾外交部长吴钊燮日前与美国在台协会处长郦英杰为装载台援美口罩的 纸箱贴上“台湾能帮忙”贴纸。(中央社)

事实上,关于中华航空改名的议题,已不是第一次出现在台湾。2003年时,“511台湾正名联盟”就提出华航正名的想法;到了2006年至2007年间,陈水扁政府就曾对此进行讨论,并欲以“台湾航空”或“福尔摩沙航空”取代中华二字,但因华航工会提出人力、商标等变更可能带来的巨额成本,最后“不了了之”。

到了2016年7月,民进党美西党部主委杨婉柔在民进党全代会上表示,台湾的公营事业应该都要正名,华航也包含在内。时任民进党主席的蔡英文则裁示交由该党中执会研议,最后,又是一次“不了了之”。

最近一次的华航正名议题,则发生在2018年。当时,中国大陆民航局发函给各大国际航空公司,要求在该年7月25日前将台湾机场的名称去除台湾,并将台湾的机场国家更正为“中国”。对此,民进党立委王定宇等人就提出改名的思考,并说华航China Airlines和中国国航Air China,对外国人来说确实容易混淆。王定宇当时称,虽然华航正名有困难度,但不能因为困难就搁置,他希望蔡英文政府正式推动,借以反击中国大陆对台湾的打压。但事后来看,又再度成为“不了了之”。

连续三次的“不了了之”,恰恰说明一旦华航付诸行动推动正名、并改变成真后,可能遭遇的问题是相当复杂的。除了商业成本、合约问题外,更为现实的问题就是包括航权以及飞航时间带可能因此受到影响。假如改名后的新航权谈判不顺利,航班甚至可能因此停摆,最严重的结果还会被取消。

更重要的是,目前国际民航组织(ICAO)的秘书长是陆籍的柳芳,其于2015年上任后,2016年与2019年的两次年会,台湾皆被屏除在外;甚至,新冠肺炎发生之初,ICAO还拒绝与台湾机场及航空公司分享关于肺炎的讯息,一些在社交平台声援台湾的各界人士更遭ICAO封锁,一旦华航改名,航空公司的专属代码变更问题、以及后续对台湾而言可能造成的负面影响,恐怕也是当前鼓吹华航正名的人士必须详加考虑的。

对台湾来说,有机会与中国大陆做出区隔、让国际正视两岸关系问题以及台湾的存在,是新冠疫情发展至今所带来的额外影响。但华航正名问题,牵涉到的不仅是商业成本,背后的两岸政治因素、以及国际强权之间的博弈更为复杂。也因此,台湾交通部长林佳龙虽曾表示对华航改名持开放态度;但他更强调改名兹事体大,需要尊重股东与全台民众的意见,现在虽有逾4万人联署,仍期待社会继续凝聚共识。

台湾交通部长林佳龙表示,华航正名一事仍需寻求民众共识。(洪嘉徽/多维新闻)

不可讳言,西方世界确实仍有许多不知道台湾是什么的人,把台湾跟泰国(Thailand)混淆者也不在少数;然而,疫情当下,即便可能只是部分政治人物或媒体制造的话题,仍不免会影响到两岸关系。北京有其对外宣传的机制,台湾当然也可以凭自身能力推动诸如口罩外交等自我宣传行动,但该如何拿捏节度而非人云亦云,展现台湾的真正高度,民进党政府高层仍须谨慎思量。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