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在民进党政府眼中还是“鼻屎国家”吗

撰写:
撰写:

2004年9月,时任新加坡外长杨荣文在联合国大会发言,称台湾一些团体试图让台湾走向独立是危险之极的举动,并表示两岸关系原本在1993年于新加坡举行的会谈时情势大好,但在李登辉于1994年接受日本杂志访问时提出“摩西”说之后就一路下降,杨荣文并呼吁国际社会应敦促两岸在“一中”的前提下和平解决争端。这番话引来时任台外交部长陈唐山痛批,“新加坡不过是一个鼻屎大的国家,竟耀武扬威在联合国批评台湾,根本是‘捧中国的卵葩’(指生殖器)”,当时造成台星之间不少波折。

如今,此景很可能以另一个形式上演。当地时间4月11日,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夫人、淡马锡控股执行长何晶在脸书(Facebook)贴文转发台湾将捐赠口罩给新加坡的新闻,并仅以一字“Errrr…….”作为脚注,留与观者非常大的遐想空间。果不其然,在随后两日之内,她这篇贴文收获了8,400个“怒气”回应、以及1.7万则留言,并充斥许多谩骂。最后在4月13日中午,何晶修改贴文,虽仍保留“Errrrr”、却也表示感谢台湾。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夫人、淡马锡控股执行官何晶近日发言引起台湾网民大规模出征,图为2015年3月28日何晶(右)陪同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左)在国会大厦吊唁李光耀。(Reuters)

总理夫人的Errrr…….

为什么何晶的一字评论,竟引来那么大的讨论?或许这还必须从新加坡与台湾防疫政策的冲突来谈起。

早在1月23日、全球新冠肺炎仅确诊941例时,台湾民进党政府就宣布口罩禁止出口政策、并在1月31日征用厂商生产的口罩。当时淡马锡控股旗下的新科工程公司(ST Engineering)在台湾的工厂还有两条口罩生产线,主要制造N95口罩与儿童口罩,但不属于“有医材证、有机台、有生产事实”的征用范围。不过,囿于民进党政策,新科工程生产的口罩无法出口,乃至于必须将机具拆装运回新加坡生产,据台媒《联合报》引述台经济部官员说法,时间点大约在2月中旬完成。

以台湾跟新加坡长年在台面下维持密切交流的关系,却还得不到放行口罩出口,何晶的“Errrr…….”也就可想而知,何晶也亲自在2月中旬的贴文下留言,指出因为台湾禁止出口口罩,促使该公司的两条产线必须移回新加坡。

民进党口罩政策历经多次转弯(“滚动式检讨”),图为1月24日台行政院长苏贞昌宣传口罩禁止出口、希望安抚民心。(Facebook@苏贞昌)

而4月11日的贴文,因为台湾网友出征声势浩大,促使何晶在4月13日重新编辑发文,谈了“对台湾友人的感谢”,然而“台湾”一词也仅出现一次,全文篇幅大多着重在谈论全球合作防疫的必要性,显然并不愿意对于台湾援赠口罩的前因后果、或者对那句仍保留在贴文中、并重复一遍的“Errrrr”,做出太多细节性的发言。

踩剎车的台湾外交部

抛开非征用口罩无法出口的不愉快,从台湾捐赠口罩的分配来看,也可以发现给予新加坡、甚至是新南向国家的口罩赠额,相比于总额实乃微不足道。

先盘点目前台湾援赠的口罩分布。第一波援赠1,000万片:欧洲700万片(欧盟560万片)、美国200万片、友邦100万片;第二波援赠600万片:新南向7国100万片、“疫情严重地区”(欧盟、美国重灾州、拉美)500万片,另外每周还提供美国10万片口罩,换取美国保留给台湾30万件防护衣原料。从上述分布看来,台湾实际给新加坡的口罩量,真的只会是总捐赠量中的“鼻屎大”而已,因为就算新南向7国100万片均除下来,新加坡也只能拿到14.5万片。

为了这14万片口罩,台湾网民与新加坡总理夫人以及部分新加坡网民杠上,耐人寻味的反倒是双方政府的态度。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新加坡外交部并未对台湾援赠做出回应,而台湾外交部则是表示“两国双边政策将以政府发言为主,不受任何个人发言影响”,甚至“呼吁国人,珍惜台星两国得来不易的情谊”,显然意在缓颊,但这个动作能否产生作用?可能还得打上很大的问号。

台湾4月1日宣布启动第一波口罩援赠,为数1,000万片,但内部不少百姓仍需日晒雨淋地排队购买口罩。(Twitter@MOFA_Taiwan)

台湾“口罩外交”的心态

不过,更耐人寻味的,乃是台湾进行“口罩外交”的心态究竟为何?或者说该政策反映民进党政府的何种盘算。此前,台经济部长沈荣津曾说,台湾人两周有9片配额已经不错了,新加坡一周只有1片,不无拿新加坡来展示台湾的优越感;然而台湾与新加坡的防疫政策有极大差别,新加坡是城市国家,目前处于半封城状态,人民不用排队就可得到政府配发的口罩,台湾虽已开放通过网路与手机APP购买,但仍有一大部分民众顶着烈日或暴雨,辛勤排队限购。

姑且不论台湾对内仍严格管控人民购买口罩、对外却“选择性”慷慨解囊(始终不捐给大陆)的盘算为何,单就对外而言,捐赠究竟是台方主动,还是对方提出申请,目前仍暧昧不明。台湾官方对外的说法是,有申请的国家才会援助,但据新媒《联合早报》报道,新加坡外交部至今并未回应是否申请或接受援赠,反倒是民进党政府为了回应何晶事件似乎露出了马脚,台外交部表示宣布援赠“后”曾与新加坡“讨论”,星方“正面”响应,看起来更像是台湾主动要求捐赠给新加坡、而非新加坡申请。

如果拿日本作为对照则更明显。台湾对日本捐赠口罩一事,起初表示日本、南韩并未申请台方的援助,但4月7日安倍针对人口密集区发布“紧急状态宣言”,蔡英文旋即于推特(Twitter)表示“让我们携手赢下这场战斗!”,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随后证实收到台湾“有意捐助口罩”消息,这样一来,就巧妙地将“主动捐赠”的举动置换为达到“受理申请”的门坎。

台外交部在3月初推动驻外馆处脸书(Facebook)更换大头贴,宣扬台湾可以协助世界防疫,整体构图不见任何中文字、国旗或国号,而对于口罩受赠国的感谢,台湾官媒与网友则是非常关注。(Facebook @Tchaj-wan v Česku)

诚然,口罩在台湾已经成为光荣的象征、也是绝对不能玷污的符号。循此脉络,民进党政府的口罩外交心态,跟台湾网民出征的举动,其实是一体之两面,在政府层面,虽然实际上更可能是台湾主动表示赠与意愿(如新加坡、日本),但官方仍会坚定宣称是由受援国主动申请,也把对外援赠得到的感谢、拿来进一步加固台湾防疫成功且输出世界的优越感;民间层次上,口罩援助似乎更已成为对方必须要感激涕零、而台湾人则高坐接受的某种政治礼仪,何晶贴文遭到台湾网民出征,很大原因就是她既没有对台湾感恩、还揭穿台湾此前的冷酷、破坏了行礼如仪的想象,由此引起的出征潮更不乏2004年陈唐山那股充满不屑的“鼻屎国家”思维。

陈唐山虽然早已致歉,但他的名言长存。而新加坡虽小,但若民进党政府以及台湾网民想要拿新加坡作为其“口罩霸权”的展示橱窗,也就实在不能责怪何晶跟部分新加坡人民发出那声无以名之的“Errrrr….”。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