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台湾政坛大数据】在网络世界自溺的国民党

最后更新日期:
最后更新日期:

【导语】自从2020年台湾总统暨立委选举大败后,国民党于近期展开数字科技长的海选,并同时寻求网络侧翼组织的协助。这个百年老党在经过几次大选的验证后似乎终于认清,网络声浪不是它们原先认知的“空气票”,而是能确实影响选举结果的重要因素。但如何依据各党的目标族群,于正确的时机炒热议题、带动风向,进而博取更多民众的支持,早已成为各党各派现正着重的焦点,国民党能否在落后已久的态势下后来居上,多维对此专访到前国民党代理主席黄敏惠的随行秘书、数位营销策略顾问钱念群,以社群媒体观察、大数据运算方式解答国民党遇到的网络困境,以及民进党、国民党与民众党在网络世界分别主掌了哪些“关键词”?文分上下两篇,本文为上篇。

数字营销策略顾问钱念群认为国民党的问题不仅仅在营销手法上。(洪嘉徽/多维新闻)

不靠国民党 韩国瑜在网络世界的“自救”

多维:互联网时代兴起多年,但国民党似乎一直无法适应网络世界的生态,国民党相较于其他政党在空战上始终处于弱势的原因何在?2018年国民党地方选举大胜,跟网络与大数据方面的操作是否相关?

钱念群:先从你刚才讲国民党的状况来讲,国民党本来就比较不重视年轻人,所以网络上年轻人的讨论当然也不会进到他们的决策中心里面,这是国民党一直以来的习惯。

然后你刚才提到的韩国瑜,其实我们在2017年就已经发现韩国瑜的数字有在堆栈,他不是一下子突然爆发的,不是2018年选举才忽然往上飙升。他当然是那段期间内的飙升速度很快,但是他网络声量的堆栈是我们在2017年就已经看到。韩国瑜那时候有几次大的新闻点,但还没有引起热潮,其中一次是跑去登记参选国民党党主席,再来就是登记台北市长。这些都是一点一滴的小小声量,但他自己一直在堆栈个人声量,这是累积起来直到后面才飙升。所以韩国瑜不是忽然爆红,而是真的是从网络上慢慢发起的。

多维:所以一直以来国民党内是只有韩国瑜用这样的方式去堆栈声量,还是党内其他政治人物也有过类似的情况?

钱念群:没有,韩国瑜很特别,他真的不是典型的国民党政治人物。他可以抓到原本国民党跟民进党政治人物都抓不到的人,可以接触到原本对政治很冷感的一群人。很多人认为支持韩国瑜的是深蓝或军公教,那些都是原本就接触政治的人,当然国民党推谁他们就会支持,但是韩粉最厉害的地方是他们原本是一群政治冷感的人,到处都捞不到的人。

多维:从数据上来看,这些人原本是不太关心政治的?

钱念群:对,韩粉是很难找到的一群人,比较特殊。而且他们的重迭性真的不高,可能只有年龄层偏高。那时候我想要去捞出韩粉的共同点,像共同点最强的就是英粉跟柯粉,但是我觉得韩粉超难的,我唯一可以找到的就是年龄都偏高,但关心的议题也不是很集中,他们没有真的关心什么事情,不像英粉在意的是进步价值,柯粉关切的是解决问题的方法,韩粉不像他们有那么强的同一性,只是单纯被韩国瑜“这个人”感动到。(延伸阅读:【解密台湾政坛大数据】英粉反中 柯粉只想活下去

你会发现到,英粉是因为蔡英文保护了他们所信仰的进步价值,所以英粉要保护、支持蔡英文,柯粉也是。但韩粉会在韩国瑜的脸书上说“你的身体要注意”,他会关心这个人,他是对这个人有爱的。你很少会看到蔡英文的粉丝说要注意身体,但是韩粉会,这是很特殊的。

钱念群提到,韩国瑜的粉丝并非传统蓝绿政党能抓到的群众。(AFP)

多维:所以韩国瑜在网络上的崛起只是他个人的特例,还是国民党的确开始在乎网络经营及数据面分析了?

钱念群:我觉得是有,但是一直没有抓到网络经营的窍门─“年轻人”。你看韩国瑜吸引到的粉丝也不是年轻人,所以韩国瑜虽然累积了很高的网络声量,但被我们挖出来的结构还是老龄。回到为什么网络很重要的真正原因,因为年轻人都在网络上,所以我觉得韩国瑜他也不是个好的例子。

2018年九合一选举前,韩国瑜的活动年轻人其实很多,是到后来选总统才越来越少。因为那时候大家对他存有幻想,随着他几次失言后慢慢破灭,但那还是传统媒体的力量使然。而且韩国瑜的网络粉丝是他自己累积起来的,我觉得他真的没有靠国民党任何一分,国民党也操作不了。光是韩国瑜知道要弄个竞选小物、带柴犬跟他一起出镜、然后直播洗头,这些你觉得是国民党想得出来的吗?很多国民党中央的人根本不习惯这种做法,这也是为什么总统选举会有分裂,我觉得这就是很大的问题。

又老又迷茫 国民党充满荆棘的网络之路

多维:即便有了这些网络数据,各政党可以如何去利用这些数据去做策略上的运用?

钱念群:譬如我们2017年就注意到韩国瑜累积声量的情况,也发现时代力量已经开始泡沫化,注意黄国昌个人就好。因为黄国昌自己自带议题,但没有把时代力量这个党的讨论声度拉上来,时代力量这个党会被什么议题拉上来?其实也已经非常少了,只剩下同婚。柯文哲也有他个人光芒很强,但无法导流到民众党身上的问题,这些都是可以注意的重点。

但国民党的主要问题不在于怎么利用数据,而是在于它“不讲”,他只要好好讲就可以了。譬如说今天九二共识的问题被狂骂,那有没有人能强而有力的站出来捍卫?其实营销是一个很中下游的行为,就是你上面先确认你的产品本身,下面才做营销。有时候党部做营销根本不需要很支微末节,只要你有一个论述说法打动你的支持者,他们就会站出来捍卫你、替你背书,这就是政治营销很重要的点。

例如英粉就是相信蔡英文的进步价值,因为蔡英文在这些议题上有很坚定强硬的说法,所以底下的人知道我可以拿什么内容去捍卫这样的说法。例如两岸议题上,民进党很清楚就是“No China”,那国民党谁可以说清楚是什么?

钱念群认为,国民党缺乏核心论述才是难以在网络突围的关键。(洪嘉徽/多维新闻)

当然营销手法还是很重要,只是更关键的是上游的核心论述,否则你的产品根本没办法定位好,底下能怎么营销?虽然国民党底下的营销也是空的。反观民进党的营销就做得很细腻,他们会分议题、养议题,党部对年轻人的栽培也很用心,重点是民进党愿意花钱,他们也知道营销必须花钱。

国民党其实也有钱,但他们把钱花在地方组织。因为营销其实很贵,而且短期内看不出结果,国民党可能会觉得我钱都洒下去了,为什么看不出效果?那还不如花在组织上办一场活动,我还知道有几个人来。民进党在这方面比较先进,他们知道品牌营销必须要花钱,而且需要时间,光是这点就够了。

最近台湾不是大家都忙着防疫,民进党就是什么事情都标签陈时中(台卫福部长、台流行疫情指挥中心指挥官),以防疫为优先去打民生物资,他们很专注在这件事情上,民众党也很知道战场在那。那国民党最近在干嘛呢?我去搜寻数据库发现国民党在一个平行时空里面打李正皓讲马来西亚疫情的事情,他们根本没有跟上主战场,而是在另一个战场自己打自己的。

所以你问我国民党到底在干嘛?我真的很难说国民党在干嘛,为什么一个已经被国民党开除党籍的李正皓会是他们声量讨论度最高的议题?我们每次观察都发现它并没有跟上现在的热点,而是自己创造一个平行时空的战场自己打自己。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