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台独理论大师”对话“历史大格局”

撰寫:
撰寫:

将政治发展连结到历史论述中,往往容易引起人们的兴趣,但历史有很多种叙述方式,如何能够论述流畅又言之成理,对作者说服力的强弱会有很大的影响。近期,台湾中华航空公司(华航)与护照的“正名”事件,在众多舆论关注和政策讨论、甚至是政策行动下,也成为了某种历史大叙事的发端。

当地时间4月13日,有“台独理论大师”称号的民进党籍前立法委员林浊水,于台媒《自由时报》刊登长文〈从历史大格局看护照和华航正名:认同从中国到台湾趋势的必然之举〉,分析华航跟护照正名背后,实际上是一股“认同趋势”所主导,是必然发生的结果,他并且以“历史大格局”来定义这股趋势,颇有盖棺论定的企图。

林浊水(左一)认为,台湾人也是中国人的意涵,在1998年冻省后从“我是中国的台湾省人”,转化成认同“我是中国台湾地区的人”,此后不断受到弱化。(林仕祥/多维新闻)

然而,林浊水文中穿插使用、甚至是替用了本来殊异的身份认同民调、国家认同民调、以及民调赋予政客正当性三者,由此构建出的“历史大格局”,颇有说服力不足的疑虑。

台湾之内:哪种认同?哪种正当性?

林浊水在理解台湾历史的发展时,认为历史的趋势是可以变迁的,就像是台湾人在身份认同上从过去的中国人认同居多转为目前以台湾人认同占多数的趋势,他也不避讳地表示,台湾人认同是正确与不可扭转的,天生而然本该如此;同时,中国(或者国际上所展示的China)则是带来麻烦的、荒谬的、是“外人”,必须借由护照、华航的正名予以剥除。

该文虽然用台湾各式认同调查的排他性,试图构建出护照与华航正名的正当性基础,然而,身份认同并不等于国家认同,林浊水把身份认同和国家认同对立起来的论述,实际上掩盖了“中华民国认同”至今仍是台湾民意主流的情况,哪怕是2019年民进党操作“抗中保台”以降的诸多调查,都显示“中华民国认同”是台湾社会的最大公约数,甚至有绿营民调还指出“蔡英文最认同中华民国”。

台湾的护照改名一直是敏感性议题,2003年6月,时任台外交部长简又新召开记者会表示加注台湾“完全是以功能取向,为了国人出国方便所作的调整”,并承诺国号国徽内页格式不改变。(多维新闻)

另一个被林浊水拿来做为正名的正当性基础的,是台行政院长苏贞昌与外交部长吴钊燮,两位官员在疫情中堪称是民进党政府内最坚定吶喊“台湾非中国”的高官,然而林浊水屡屡拿他们的呛声来驳斥蔡英文的“中华民国台湾论”,却也颠倒了苏、吴二人并不具备民意正当性,反倒蔡英文才是获得817万票民意授权的事实。

认同趋势并非一成不变

认为台湾人认同具有必然趋势的这种观点,显示了林浊水的“历史大格局”跟黄仁宇的“大历史”不同,反倒更多贴近了福山(Francis Fukuyama)曾名噪一时的“历史终结”感,亦即,台湾人认同是台湾人身份认同的最后一步。

但是,林浊水其实是把台湾人的身份认同与国家认同偷天换日混淆在一起、并且特意抬高了不具备民意授权官员在高度敏感性议题上发言的正当性。简单来说,他挥洒出的台湾内部政治“历史大格局”叙事,背后却充满了对复杂的现势过于简化且笃定的偏视。

尤其,林浊水刻意不提民进党两次执政都先修改教科书,而国民党执政则为了消弭意识形态对立没有马上改变,到了马英九第二任期欲进行调整时,却受到民进党的反弹。由后观之,认同其实是“先改先赢”,而不是“历史的大趋势是不会随着个人的主观意志而扭转的”;他也没有说,蔡英文就任的前三年,民调显示中国人认同屡屡上升、台湾人认同则下降,虽然趋势在2019年反转,但扭转是在民进党的政策操作下所达成。

台湾新版教科书历史的部分,在现代台湾国际地位方面特别介绍了台湾地位未定论。(许陈品/多维新闻)

台湾之外:世界秩序持续变动 更名之后走得出去?

从外部来看,林浊水的历史大格局叙事,则完全偏向独派的“主观愿望”,而未顾及到国际秩序的转变、及转变过程对台湾的影响。

新冠肺炎疫情将会改变世界秩序,这个命题近期在欧美与中国大陆知识界都有非常多的讨论,更别说早在疫情发生前这个趋势就在进行了;而世界秩序的变换,恰恰昭示了历史没有林浊水所认为的必然,也没有终结。

先不论宏观的全球格局演变,光是台湾的未来取决与于美中台三角关系,即是无可回避的国际权力结构。但不论是华航正名、还是护照删去“Republic of China”,都不可能不受到国际结构变动的影响。

近日民进党籍立委王美惠表示应加速华航正名。(洪嘉徽/多维新闻)

而北京跟华府对于台海和平稳定愿望的交集,仅有台湾不更改法理现状一项(也就是台湾维持《中华民国宪法》),既然如此,又怎么能断定“去中华民国化”的改名,是历史大格局下的必然走向?更现实地来看,独派对于宪政体制的更改,始终无力启动,哪怕是2008年以“台湾”名义加入联合国公投、或2018年“东奥正名”公投,都过不了民意这关。更何况华航的更名目前看来不过是改掉标志,而不是在国际文书与航权文件上的“真改名”。

2003年SARS肆虐,当年9月陈水扁政府也推动华航以“彩绘涂装”的方式在机身大面积涂上“Taiwan touch your heart”,但这架飞机最后却飞不出去,原因在于首航日本前一日临时被取消、而温哥华航线则被加拿大驳回申请,理由是加国法令规定飞行器必须有航空公司名称以资识别,而华航的名称始终是“China Airlines”。

回过头来说,林浊水对于“正名”的憧憬固然体现出其个人政治信仰,但是在叙事上只见台湾独派,又交杂混用几个相异的民调与政治概念,同时忽视了国际秩序变动的影响,这又怎能称做“历史大格局”?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