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民进党立委】韩国瑜把文官当间谍 陈其迈补选呼声大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导言】2020年一场选战打下来,让2018年席卷全台的“韩流”瞬间消风,为民进党选情搧风点火的罢免韩国瑜运动,在选后依然如火如荼进行中,目前第二阶段正式过关,但韩阵营一改过去冷处理的态度,发起法律战,让罢韩再成台湾舆论焦点。针对韩国瑜快速崛起与迅速陨落的背后原因、罢免成功的可能性、民进党在高雄市长补选的规划、高雄政坛未来的情势变化,甚至是蔡英文520后的执政方向等问题,民进党籍高雄立委刘世芳接受多维新闻专访,以选区在地观察,分享自己的看法。文分上下两篇,本文为上篇。

刘世芳认为,韩国瑜被罢免的机率很高,而对韩国瑜来说,最麻烦的是落跑的印象太严重。(洪嘉徽/多维新闻)

多维:就在最近,罢免韩国瑜第二阶段正式过关,韩国瑜从2018年的人气崛起到2020年的声势陨落,如同坐云霄飞车一样,您怎么看这发生的原因?

刘世芳:韩国瑜怎么兴起、怎么衰落,我只能说,成也韩粉、败也韩粉。2018年8月开始,整个韩流气势起来,一方面是网路很多操作,攻击民进党的说法持续发酵,民进党没有警惕,导致输掉江山。过去民进党在高雄执政20年,对于所谓的浅蓝,本来是有凝聚效果,一些不是那么深蓝的,跟民进党也还算不错,但韩国瑜投身高雄之后,浅蓝、深蓝就直接(和民进党)做了切割,才会导致韩国瑜声势上来,这是民进党大败最重要的源头。

我在高雄市的选区是左营、楠梓区,那就更典型,那边支持韩国瑜比例超高,可是2020年大选期间,不管是香港反修例事件或什么,引起很多年轻人反感,几乎舍弃掉国民党,我们正好随这波潮流上来,在这波选举我赢了国民党立委提名人黄昭顺,还有,在左楠区我的选票也赢过韩国瑜,你就可以知道,韩国瑜在高雄的执政,像是一个大浪来了以后,马上就急流勇退出去了,退潮的非常严重。

罢韩总部他们公布,罢免连署第二阶段连署书最多的前三名,都在左营,且都是在左营的中产阶级聚落,这些聚落就在眷村、学校附近,除了中产阶层外,还有很多年轻人,簽署罢免的人都非常多,全部都反了。据我了解,这些人2018年的时候,很多人是投给韩国瑜,因为韩国瑜那句“高雄又老又穷”很打动人心。

两种韩粉 韩国瑜选战自己打

多维:韩粉是怎么让韩国瑜成,又是怎么让韩国瑜败?

刘世芳:韩粉集聚起来,有一个很大的因素,就是蔡英文改革力道非常强,打到很多军公教,这些人是传统国民党支持者,改革让他们凝聚更强的力量,他们寄希望於下次选举,而韩国瑜用非常俚俗共赏、接地气的语言打动他们;再来,国民党日益衰败,已经没办法控制个別地方派系,地方派系因此寻找新共主,有人要出来选,就靠过去帮忙动员,如果这个人选上,马上就可以分一杯羹,这是第一波韩粉。

第一波韩粉是死忠的,意识形态为主的,凝聚力很强,就是所谓的“非韩不投”,韩国瑜造势非常成功,就是地方派系认为跟韩粉一起来鼓动风潮,会比国民党中央带动的气氛更强,在他们带动的气氛中,整个气势就起来了。

2020年大选,这些人还是认为韩国瑜太强,要趁这个时候出来选总统,但韩流在2018年拿下许多县市长的时候,很多台湾人感到恐慌,导致韩国瑜出来选总统反引起很大的抗拒。此外,韩国瑜在2018年县市长选举后,他跟台中市长卢秀燕、新北市长侯友宜关系也没那么好,韩国瑜在打总统选战,其他人根本没理他,曾有两三个国民党候选人跟我说过,选举不敢靠韩国瑜,只敢靠侯友宜,你就知道韩国瑜是自己在打选战。

韩流盛的时候,是反年改动力很强,但在2020年总统选举时,选举的格局是两岸关系、中美关系这一部分,因为香港问题,让韩国瑜没得到好处,加上韩国瑜没有强大的幕僚来帮忙,捡的都是马英九留下的碎片,这样怎么可能选上总统?

刘世芳分析,韩粉集聚起来,有一个很大的因素,就是蔡英文改革力道非常强,打到很多军公教,这些人是传统国民党支持者。(多维新闻)

当地情绪高涨 罢免连署填4次

多维:您觉得韩国瑜被罢免掉的机率高吗?怎么看罢韩连署书进入法律战这件事情?

刘世芳:如果韩阵营一开始就觉得连署不合法,为何不在第一阶段就去提告?等到第二阶段过了才展开动作,我认为,应该是韩阵营一开始认为,不可能达到第二阶段的22.8万份连署书,没想到错估情势,我们服务处在过年的时候还要加班,太多人来簽罢韩连署书,服务处关门时就把连署书塞到门口下面。

韩阵营一开始不出来,到第二阶段通过后,才派人出来提告,说罢韩违法,他们的说法是,罢免方应该在韩国瑜就职一年后,也就是2019年12月26日才能开始连署,但事实上先前的公文往返,中选会就跟高雄市选委会说,“不得罢免是不得提出罢免”,12月26日才把连署书送到选委会去,合乎程序,韩阵营大概翻不了盘。(编按,当地时间4月17日法院裁定驳回)

我认为韩国瑜被罢免的机率很高,其实对韩国瑜来说,最麻烦的是落跑的印象太严重,被骂草包是一回事,草包代表他的政见没有实现,但韩国瑜上任两三个月就跟人家说“Yes, I Do”跑去选总统,让当地人很反感。只要25%的高雄市选民同意罢免韩国瑜,罢韩就通过了,目前罢韩连署书刚好就是过这25%的门槛,有人簽连署书的时候,为了怕写错字,宁可填4次确保正确无误,你就知道高雄人的情绪。

另外,韩市府还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就是他的政务官全部都是空降居多,就算有从下面升上来的,也不够尊重文官体系,很多人代理一下就离开了。韩国瑜认为文官体系,全都是陈菊派来的“Spy”(间谍),不允许文官讨论政策的空间,弄得大家噤若寒蝉;还有,在选举的时候,韩国瑜担心高雄市的各区长只会帮民进党不会帮国民党,把区长全换过一轮,很多人被降调,甚至变成专员,这些问题导致韩国瑜的政见,全部都做不好。

刘世芳指出,民众党的目标大概是瞄准2022年市议员选举,先去高雄建立滩头堡,这个滩头堡也在她的选区。(洪嘉徽/多维新闻)

高雄补选 民进党陈其迈呼声最大

多维:台湾民众党在罢韩不缺席,开始展开布局,民进党这边对高雄市长补选,有什么规划?

刘世芳:民众党的目标大概是瞄準2022年市议员选举,先去高雄建立滩头堡,这个滩头堡也在我的选区,就是左营那边,但这没什么,2020年立委选战,我那个选区的立委候选人阵营是全台最多的,共11个党,除了时代力量跟台湾基进党没有,其他都来。我有去问过这两个党,他们说,2018年的时候有派人在这个选区选议员,但全被韩流盖过去,先前派出的那两位人选在这次都无心再战,他们也不抓空降部队,所以这个选区就不派人。

我虽然没办法代表其他人,但民进党在补选这一局,应该是采征召处理不会办理初选。目前为止,最有正当性的人是台湾行政院副院长陈其迈,因为民进党8位高雄市立委,全都刚当选而已,如果陈其迈在520内阁调整中,没有留在内阁,应该就是回高雄选举。

陈其迈如果打补选这一局,不要觉得轻松,是辛苦。因为第一,他要收拾旧山河,第二,马上要面临2022年市长选举的挑战,目前民进党内部也没什么内斗的本钱,有共识最好,有共识后就请中央党部用征召的方式来处理。

若韩国瑜被罢免成功,台行政院副院长陈其迈出征市长补选,在民进党内呼声最大。(多维新闻)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