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民进党立委】没党产 国民党什么都选不上

最后更新日期:
最后更新日期:

【导言】2020年一场选战打下来,让2018年席卷全台的“韩流”瞬间消风,为民进党选情扇风点火的罢免韩国瑜运动,在选后依然如火如荼进行中,目前第二阶段正式过关,但韩阵营却一改过去冷处理的态度,发起法律战,让罢韩再成台湾舆论焦点。针对韩国瑜快速崛起与迅速殒落的背后原因、罢免成功的可能性、民进党在市长补选的规划、高雄政坛未来的情势变化,甚至是蔡英文520后的执政方向等问题,民进党籍高雄立委刘世芳接受多维新闻专访,以选区在地观察,分享自己的看法,文分上下两篇,本文为下篇。

多维:如果韩国瑜这次被成功罢免,那未来国民党在高雄还有翻身的可能性?

刘世芳:我看他们要推谁(出来补选)也搞不清楚。

但长期来讲,国民党是否能再次翻身,“那就很难讲”,毕竟政党政治不是只有国民党与民进党,“民进党也有危机”,像是未来一定会碰上台湾民众党、台湾基进、时代力量等党的竞争,而这些政党均由年轻力壮的参政者所组成,因此即便这次罢韩成功,但未来民进党还是要担心2022年高雄市议员是否还能“过半”,毕竟这些新生政党都与民进党的票源重叠。

民进党高雄市第三选区(楠梓、左营)立委刘世芳。(洪嘉徽/多维新闻)

蓝被推向深蓝 绿有小党挑战

多维:假设韩国瑜真被成功罢免,那随着2022年地方大选的到来,是否国民党就不再是民进党的最主要对手,而对手转为民众党、时代力量与台湾基进等政党?

刘世芳:也不能这样说,毕竟这些政党还不至于对民进党造成重大威胁,但他们会挖民进党墙角,以本届立法院席次来看,亲民党已经不见了,新党连3.5%的政党票门槛都没有,如此看来当前国民党已经被推到“深蓝”去。(延伸阅读:【专访民进党立委】韩国瑜把文官当间谍 陈其迈补选呼声大

即便抬出鸿海创办人郭台铭,但这次亲民党仍在2020年选举步上泡沫化的后尘。(谭英瑛/多维新闻)

我的意思是,以前像是新党、亲民党都还有不分区的席次,或是拿到政党补助款,但现在前者连补助款都没有,然后后者一个席次都没有,因此当国民党在立法院的政治光谱被推到“统派”去,民进党斩获中央执政,政党光谱站在相对中间,但民进党在深绿光谱一端还有时代力量、台湾基进,而台湾民众党可能是夹在民进党与国民党之间,通吃蓝绿部分支持者。

民进党当前的支持度还算高,有三成多,但国民党已经落到与时代力量一样支持度,如此看来2022年的地方政党政治真的会很好玩,像是未获蓝绿两党提名参选者,他们可以转籍到民众党,增加自身的筹码,这将使局面不同。

尤其民进党又是台湾主要政党中最具刚性政党特质者,故一旦绿营未获提名者转向去民众党,这使得这新生政党能马上获得一个地方小派系的力量,这对民众党来说没有包袱,不过相对于民众党,国民党的包袱却很大,毕竟一个新生候选人要参选,还要先跟很多其他候选人竞选。

近日台湾民众党也插旗高雄,并成立该党的服务处。(张其禄@Facebook)

因此我认为,民进党的危机在于新生小党都是精壮派小党,不是那种膨风的“棉花政党”。

除了民众党之外,高雄还有台湾基进,该党2020年大选在高雄市的政党得票率相较于全台其他区域较高,虽然全台政党票未达获得不分区立委席次5%的门槛,但这也显示台湾人民是有更多政治选择,不是只有蓝绿两党可以选,而这次民进党政党票只有400多万张,这当然是人民对政党忠诚度没那么高的警讯。

我觉得目前国民党支持者忠诚最高,因此也同时造就“钢铁韩粉”的产生,民进党虽然有一群从党外时期的支持者,但这些人年龄偏高,若国民党的高度拥护者是70、80岁者,那民进党的高度支持者就是50、60岁左右,而时代力量或基进党的高强度支持者就是落在20、30岁左右,这不就表示,可能十年之后,民进党不就等着排到时代潮流后端吗?

因此,未来假使年轻人对于政党的忠诚度不高,那政党的竞争强度就会很高,而面对如此的竞争,支持者除了会考虑候选人的政党背景,也将考虑其专业、人品,故罢韩后,民进党不是高枕无忧,自己也需思考下一步。

由于碰到有一定在地基础力量的对手黄昭顺,刘世芳(左)在2020年选举也曾一度陷入苦战。(洪嘉徽/多维新闻)

国民党没党产 只能靠财阀

多维:假使韩国瑜遭到罢免成功,那韩国瑜的政治生涯下一站?

刘世芳:之前听说韩国瑜在被罢免后可能会参选国民党主席,但韩国瑜是否再起,我大都保持一个很大问号,毕竟韩国瑜当国民党主席要干嘛?第一战就要打2022年县市长选举啊,“他打得起吗?”再者,他是为了未来选举参选国民党主席?他也没机会了!至于外界说韩国瑜可以挑战现任党主席、立委江启臣,我觉得很难,毕竟当前国民党主席等同“工具性角色”,不再具有崇荣的地位,有别于以前具有庞大党产的国民党主席。

至于为何江启臣当主席,在党内没有太大份量,这就要回到民进党常说的一句话“国民党没有了党产,什么选举都选不上”,即便蓝营现在还有党产,但也都被“冻结”住了,毕竟过去选举时,国民党都是运用大量资源竞选,并以党产资助候选人,但现在什么都没有,就只能靠财阀,像是2020年总统大选前,很多候选人就为了选举资源巴着鸿海创办人郭台铭,故我觉得国民党必须要先抛弃掉自身所有包袱,才有机会再起,不然这政党跟很多新生且没包袱的政党竞争,其结果真的会很惨。

蔡第二任两岸、司改是重点

多维:随着蔡英文第二任期将于5月20日正式展开,对蔡英文的下一任期能有什么期待?

刘世芳:蔡英文有些政见在这一届其实还没完成,像是被视为政见实践最弱的司法改革,因此在第二任期,或许应该要强化司改这块,毕竟行政系统,在经过这次疫情后,都被操翻;此外,过往为蔡英文较弱势的外交部分,也在这次疫情转强了。

“防中”、“护台”为民进党2020年总统暨立委选举的主基调。(洪嘉徽/多维新闻)

我前两天才在跟助理说,外交部50年来从来没有如今日这么风光,各国都打电话给外交部询问口罩救助,不然以前外交部还都没什么人理会,并且外交部长吴钊燮还可以直接与世界卫生组织(WHO)对呛。因此,若有什么政策是蔡英文要在第二任强化的,我觉得首先应该是司法改革,再者则是两岸关系。虽然两岸关系不是蔡英文能马上解决的,但两岸总不能这样冰冻下去,应该要看何时可以解冻,而我希望可以在蔡英文第二任期看到解冻的契机。

多维:为改善两岸关系,那不就代表蔡英文需要在第二任的就职演说上,需有更进一步展现两岸“善意”的展现?

刘世芳:所谓的“善意”要看状况,如果中国大陆对台湾有善意,那我们才会释出善意。至于要如何释出善意,首先台湾还是希望能在“维持现状”的情况下,使得台湾经济可以和平稳健成长,中国大陆别总是动用大外宣、出动共机,对台湾搞一些有的没有的,毕竟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绝对有能耐压得住解放军的能量。

“防中”、“护台”为民进党2020年总统暨立委选举的主基调。(谭英瑛/多维新闻)

过往民进党以弱势选票执政时,或许民众还会想要与中国大陆维持好关系,但这次蔡英文在2020年总统大选的得票数超高,这也代表很多人都赞同蔡英文以比较强硬的手段来对抗中国大陆对台湾的威胁,不过蔡英文在此时也非常克制,并不会说因为有高民意就马上宣布台独。相对于对岸而言,我觉得目前两岸议题的时间钟摆比较在台湾这边,毕竟当前中国大陆面临到诸多巨大挑战,除了疫情之外,中国大陆还在疫情之余得罪全球,这使得中国领导者需要非常强势对外,才可压制来自各地的不同声音。

至于什么是中国大陆的“善意”?那我觉得就是两岸维持一个和平稳定,且在经贸往返上不会受到太多政治上的压制,不过我的想法相对保守,也不知道蔡英文是否有更高的愿景与展望,不过目前来看,我还是认为假使蔡英文在司改与两岸政策可以有更大的表现,将更能奠定她在历史上地位。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