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FA十年将届 台前官员称:大陆若要终止将受法令捆绑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近日,中国大陆教育部宣布2020年起暂停陆生赴台就读试点工作,这给两岸关系又埋下另一个不安的对立因子;随之而起的,关于“两岸经济合作架构协议”(ECFA)是否会因十年大限将届而终止的议题,也引发两岸各界热议,有愈来愈多舆论认为,两岸“地动山摇”的时刻刻正逼近。

针对暂停陆生赴台就读与ECFA是否会终止的议题,多维新闻访问英国伦敦大学伯贝克学院法学博士、曾于2009年至2011年任职台湾前陆委会主委赖幸媛办公室主任的施威全,在他于陆委会服务期间,正好经手了两岸学历认证、陆生政策与ECFA协议拟定等重要议题。

台湾前陆委会主委赖幸媛办公室主任施威全接受多维新闻专访,针对陆生与ECFA议题发表看法。(施威全供图)

多维:中国大陆政府于北京时间4月9日宣布禁止陆生赴台就读,这将对台湾造成何种冲击?

施威全:陆生就定义上来说分为几种情况,一种是来台修习一学期课程的“交换生”;或是以班级为单位来台进行交换的陆生;还有的是大陆人在台注册学籍,在台修习四年的大学课程或是两年的研究生课程。据我了解,目前大陆要禁止的陆生,是在台注册学籍的陆生。

其实陆生政策是两岸的开放政策之一,当时赖幸媛担任台湾陆委会主委时大力推动这个政策。原因在于,这些陆生在台念书后,将会是最了解台湾的大陆人,他们之中未来有些人可能会成为中共的干部,或是台办相关系统的官员,这会是台湾最重要的资产。

因为这些陆生回到大陆会是对台湾友善的一群人。比如说我认识了一位波兰联考的状元,他选择到台湾学习中文,并由台湾政府补贴学费跟生活费。设想他之后回到欧盟任职官员,会对台湾友善,对陆生来说也是同等思维。

大陆教育部于北京时间4月9日发出布告,以“疫情防控”和“两岸关系形势”为由,暂停陆生赴台升学。(中国教育部网站)

事实上,陆生来台学习后的表现的确没有让我们失望过。我如果跟大学生座谈,听讲最认真或问题最多的都是陆生,毫无例外。而且他们除了拼命念书之外,也在台湾拼命玩。

一旦台湾失去陆生这个筹码,长远来看,对两岸关系发展是不健康的;短期的话则对台湾的私立大学有伤害,他们将会损失不少。所以我认为中国大陆主动出这招是蛮狠的。

不过,从另一方面来看,这也得怪台湾私立大学不争气,当年首次开放陆生的名额总共两千人,后来实际注册则不到一千,表示台湾的大学对陆生的吸引力还不够大。如果自己的大学办不好,就算再开放也不一定能吸引到那么多陆生来台。

多维:除了陆生问题外,ECFA从2010年签订以来,到今(2020)年6月刚好满十年,这十年期间,货贸、服贸协议都未有任何进展,加上两岸关系日益紧张,让ECFA存在是否因十年大限而终止的风声四起。您认为ECFA是否确实面临到此问题?

2013年12月10日,两岸经济合作委员会第5次例会登场,双方在会上检视ECFA执行状况与推动议题办理进展等事项。(中央社)

施威全:其实,不管是世界贸易组织(WTO)的规定或是ECFA本身,都未有十年到期就自动解约的规定。WTO虽然有类似的主张,但并非惩罚性的条文,甚至不是规范性的,而是期望性的说法,它对于“自由贸易协定”(FTA)的谈判是具期待性的,希望能在十年之内完成。

而ECFA则完全没有这种规定,如果翻阅ECFA的序言,其中有微妙之处,因为这个序言是妥协的结果。条文序言写道:“ECFA本着世界贸易组织(WTO)基本原则,考虑双方的经济条件……..”,其中,“考虑双方的经济条件”这九字箴言其实是台湾的安全阀。这是重点所在,其意味台湾小、大陆大,所以台湾不可能对等开放,因为假设福建的水果一进口,台湾市场会吃不消,而且陆商其实也不一定需要台湾市场,因为台湾市场小。

此外,这九字箴言的第二个精神在于,我们不一定要按照WTO的规定来,而只按照“WTO的基本原则”。印象中这句话是大陆商务部想要放进去的,还有台湾民进党立委也希望能加入这条,因为民进党立委觉得如果加入“WTO精神”,ECFA就会比较像是FTA,会是一个国际协议。

大陆涉台学者唐永红指出,中共通过终止ECFA做为反制台独的措施将有助于达成“反独促统”目的。(洪嘉徽/多维新闻)

多维:近日大陆涉台学者唐永红发表文章指出,终止ECFA做为反制台独的措施,将有助于台人体认到台独的危害性,有助其“政治觉醒”,达成“反独促统”目的。您如何看待大陆终止ECFA的可能性?

施威全:正如前面所述,WTO没有十年的硬性规定,ECFA也没有十年的规定。所以如果有一方要中止,就必须按照ECFA的中止条款提出协商,等另一方回复,两方协商再停止;或是由另一方提出协商,如果协商未能达成一致,则180天之后就中止。基本上需要经过双方的协商程序才能中止,这其中还存有操作空间。

中国大陆如果要停,就必须主动通知台湾政府进行协商,可是中国大陆又不跟台湾进行两岸协议协商,因为中共认为两岸“制度化协商”(比如《两岸共同打击犯罪与司法互助协议》等)的基础是“九二共识”,因为民进党不要九二共识,所以ECFA后续的货贸他就不谈,所以现在不跟民进党协商。

但如果中国大陆要中止,就必须按照ECFA规定来协商,但中共不协商,又不能单方面说中止,所以大陆将会面临技术性的困难。无论如何,ECFA十年期限到了,而货贸也仍未协商,按照WTO规定,ECFA中止的可能性的确存在。现在就是要看中共怎么出招,可是他们也会被法令捆绑住。

我无法预估中共会怎么作,只能提醒大陆在执行上可能会被这些条文绑住。日前《环球时报》虽然有文章提出ECFA十年期限问题,这是中共官方相关机构提出来的,但依我过去与中共打交道的经验,这并不代表权威说法,还是要看国台办的说法。

但回过头来看,ECFA也不是国台办一个单位就可以决定,最重要的还是大陆商务部的意见,在协议订定过程,国台办跟商务部之间也有角力,台湾则是陆委会跟经济部抢主导权。ECFA是否中止,这中间还牵涉两岸政府各自内部势力的角力。

推荐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