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纾困方案上路 过多限制 不利弱势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台行政院发言人谷辣斯.尤达卡。台湾方面纾困措施于当地时间4月20日正式上路。 (洪嘉徽/多维新闻)

因应此次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对经济的冲击,台湾方面祭出纾困振兴方案,分别对减班休息劳工、失业劳工、自营工作者或无一定雇主之劳工、企业、微型创业者等,予以不同之纾困措施,并于当地时间4月20日正式拍板上路。

“非自愿离职” 越不过的山头

综观整份纾困振兴方案,争议之一的是针对失业劳工、自营工作者或无一定雇主之劳工的纾困措施。首先在失业劳工方面,根据目前的方案内容,失业劳工如欲申请相关措施补助,前提条件是如就业保险的被保险人若因严重特殊性传染肺炎影响而“非自愿离职”,可依规定请领失业给付。由此可知,被保险人如欲申请则必须拿到“非自愿离职书”作为证明。

一般而言,失业劳工领取非自愿离职书,于法有据,劳工有跟原雇主要求其开立非自愿离职书证明的权利,且不得无端加注任何不利于劳工之事项。然而,有问题的往往不是法律本身,而是实务运作时,劳工经常遇到原雇主以各类理由推托或拒绝开立非自愿离职书,只因劳工非自愿离职一事,可能对原雇主延生相当麻烦的其他事项,如可能涉及资遣费给付等。因此在实务上,劳工对此常备感无奈,被迫放弃原有的权益,抑或是得赖劳工自身之手腕,迫使原雇主开立非自愿离职。

于此方面,台湾政府美意固然值得称赞,倘若劳工难以取得非自愿离职的相关证明,针对这类漏洞政府若有想过如何于劳工申请时弥补,就会成为失业劳工相关之纾困措施能否落实至劳工身上的关键。

台劳动部针对失业劳工纾困措施文宣。 (截自台湾劳动部)

弱势被绑定的僵硬条件

另一方面,自营工作者或无一定雇主之劳工这类较为弱势的劳工,在此次纾困措施当中,亦是被纳入纾困的对象之一。

根据台湾劳动部当地时间4月20日释出的相关问答,其中一题为“申请劳工纾困生活补贴之对象及资格条件为何?”台湾劳动部对此表示,为降低疫情对劳工生计冲击,台湾政府针对低薪、弱势的自营作业者或无一定雇主之劳工提供生活补贴,以维持其生活所需,其对象及资格条件如:一为具中华民国国籍;2020年3月31日已于职业工会参加劳工保险,且申请补贴时仍于职业工会在加保中;2020年3月之月投保薪资为新台币2.4万元(含)以下(1新台币约合0.03美元);2018年度个人综合所得总额未达综合所得税课税标准新台币40.8万元;未领取交通部、文化部等其他机关所定性质相同之补助、补贴或津贴。

从台湾劳动部释出的相关问答、文宣等,可以推出这些条件具有一定的连贯性,且文宣上的内容指出申请步骤是:备妥存折封面复印件及申请书、向所投保的职业工会提出申请、经审核通过后7至14天内汇入新台币3万元至账户。

这项有关自营工作者或无一定雇主之劳工的纾困措施推出后,引起台湾网友的炮轰,纷纷表示纾困内容是“看得到,吃不到”。此外,若依实务来看,扣除出租车或小客车租赁业者可能有加入其所属的职业工会外,有相当数量的弱势劳工(如非典型就业劳工)、自营工作者(如流动摊贩)事实上没有加入任何职业工会,附随职业工会纳保,更未拥有台湾的劳工保险,也就是说这一群人会成为保障的“漏洞”。

台湾政府若要扩大纾困涵盖的弱势劳工范围,不应绑定在“职业工会”而又视其“投保金额”,多增加一项申请条件。更好的方式应是于文书申请上采取“便宜主义”,提出任何只要能证明受疫情影响而致生计困窘的左证,政府便以最快的效率放款出去。原因在于,纾困本身的思维应是“救急救穷”,此时过多的文书作业、条件限制等,要求劳工提出相关文件是不利于弱势劳工,纾困自当比承平时期的政策更加快又求效果乍现。

因此,台湾的纾困措施于当地时间4月20日正式上路,执行过程应当滚动式调整,如适当的放宽条件,方能收纾困措施之效。

台劳动部针对自营工作者或无一定雇主之劳工纾困措施文宣。 (截自台湾劳动部)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