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永鋕逝世20年 改写台湾性别教育史的“玫瑰少年”

撰写:
撰写:

2000年4月20日,就读于屏东县高树国中叶永鋕在上课时间提前离开教室去厕所,后被发现倒卧在厕所血泊中,送医后隔天不治身亡。叶永鋕的确切死因有不同的医学判断,但他长期因为阴柔气质受到校园霸凌,因此只能在上课时间去厕所而酿成悲剧。叶永鋕的事件受到台湾社会广泛的关注,催生《性别平等教育法》故事不只被记载在教科书中,更在教育现场中被反复提及。

2019年的金曲奖,台湾歌手蔡依林演唱的以叶永鋕故事为题材的《玫瑰少年》获得年度歌曲奖,她提到,“叶永鋕提醒了他,在任何情况我都会成为某种少数所以我更要用同理心去爱任何我身边的人。这首歌献给他,也献给以为自己完全没有机会也没有选择的你。你一定要记得选择和支持自己。”

蔡依林的《玫瑰少年》获选为年度歌曲。(Youtube@蔡依林官方专属频道)

2020年的4月20日,叶永鋕逝世20周年,台湾教育部长潘文忠在脸书上分享,去年这个时候他在脸书写下,“努力让每一位孩子,为自己的样子骄傲、自信”, 他想借我们教育伙伴的话来告诉孩子“ #要相信,#会有人全心全意爱你。”叶永鋕在台湾不再只是一个性别平权路上的重要人物,更是带领台湾社会包容尊重每个人的样貌,玫瑰少年改变许多人的人生。

玫瑰少年

1985年叶永鋕出生,叶永鋕的母亲陈君汝分享叶永鋕从小就很体贴,但是在外会被亲戚骂是娘娘腔、变态,小学三年级就有老师跟她反映叶永鋕喜欢做“女生做的事情”,要她带小孩去给心理医生看。但是医生告诉叶妈妈,“你的儿子非常正常,如果有人说他不正常,那是那个人不正常。”

但即使有医生理解,仍旧无法改变叶永鋕在校园生活的不顺遂,因为他阴柔的气质时常被嘲笑。叶永鋕曾跟妈妈提到同学都会一直要脱他裤子“检查他是不是男生”,更曾写下纸条要妈妈救他,因为“有人要打我”,也因为害怕上厕所被脱裤子,叶永鋕都利用快下课前的上课时间去厕所,却在4月20日被发现倒在厕所的血泊中,送医不治身亡,15岁的生命画下休止符。

叶永鋕的事件在社会引发轩然大波,民间团体、学界跟媒体多方讨论跟报道。这件事也使学校应落实性平教育的呼声渐大。此外为了不特别强调特定的性别气质,教育部将“两性平等教育委员会”改为“性别平等教育委员会”,2000年开始草拟的《两性平等教育法》也改为《性别平等教育法》,2004年颁布时,条文中就提到“学校应尊重学生与教职员工之性别特质及性倾向。”

叶永鋕妈妈在儿子过世后跟校方展开诉讼,强调儿子不是因为自身身体疾病而是意外身亡,最终校方三个主管因业务过失致死罪被判刑。而叶妈吗在这期间,也发现社会上有许多跟叶永鋕遭遇相似,有相同气质的年轻人,有人甚至会写信给她,她也因此许下“我的孩子没了,我要救像他这样的孩子”的心愿。

叶永鋕逝世的10周年,叶妈妈参加2010年高雄同志大游行,她表示自己在南部等了10几年,很开心高雄有进步,但有点太晚了。她认为当时是自己的无知害死了儿子,她希望参与游行的孩子们都不要哭,“你们没有错,要向着阳光去争取权利”,成为台湾同志运动史上广为流传的演讲。

玫瑰凋谢后 台湾重建花园了吗?

不过,即便台湾通过同婚专法以尊重多元性别为傲,台湾社会至今仍旧存在针对不符合性别角色期待之人的歧视和骚扰。

根据台湾教育部2018年的统计,不同于校园性侵害、性骚扰受害者多为女学生,校园性霸凌受害者高达87.5%为男性,具备阴柔气质的男性因为不符合性别角色认定,往往成为被针对的目标。此外,2018年台湾公投第15案加强《性别平等教育法》中的情感、性和同志教育未通过,对主张多元平等的团体也是一种挫败。

叶妈妈参与性别平权活动鼓励年轻人。(Youtube@蔡依林官方专属频道)

日前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一众官员戴上粉红色口罩,强调颜色没有性别,给因为怕戴粉红色口罩被嘲笑的台湾小男孩支持。包括总统蔡英文、教育部长潘文忠都发文支持、政府机关、媒体跟许多粉丝专页也将脸书大头贴换成粉色响应这波“粉色浪潮”,强调颜色没有性别,颜色跟性别一样都不该被刻板印象束缚。被视为是一种社会包容度的进步。

在叶永鋕逝去后,随着台湾社会整体的社会氛围、观念的改变,对于不同性别气质和角色更能包容,即便社会对性别议题仍存在不同的观念和想法,未有共识,但玫瑰少年的故事让更多人关注性别议题,让更多灿烂的玫瑰不因与众不同而凋谢。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