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准立委哽咽不准军人落泪 绿委赵天麟道歉

撰写:
撰写:

台湾海军舰队爆发新冠病毒肺炎(COVID-19)群聚感染,直到2020年4月23日已经有23人确诊,负责舰队任务的支队长陈道辉少将,虽然还在在隔离期间,但用远距离通话方式向立法院报告,报告中途表示自己绝对没有隐匿疫情的意思,甚至讲到激动哽咽,没想到却被民进党立委赵天麟批评他哭哭啼啼、不是个男子汉,引起网民不满认为绿委“性别歧视”、“双重标准”,赵天麟也已经于22日晚间道歉。

台湾海军支队长陈道辉透过电话报告。(中央社)

台湾派遣三艘舰艇出海执行任务并于4月9日返台,船上官兵陆陆续续出现类似感冒的症状,但仍然于13日开始开放官兵下船购物、旅游、返乡,直到官兵自行就医后才确诊,海军因此被批评隐匿疫情。

陈道辉于22日接受立法院的电话质询,提到“用生命保证”、“绝对没有隐瞒任何疫情”,并表示“如果我知道已经有人感染了……身为军人,我们宁可死在海上,死在船上”;讲到激动的地方时,陈道辉开始哽咽,电话也被在立法院现场的海军参谋长和副司令拿走挂断。

绿委赵天麟则在接下来的质询时间批评:“刚刚舰队长讲得哭哭啼啼的,他不是男子汉。”没想到却引起在野党和网民的不满,时代力量立委王婉谕在脸书上表示,疫情总指挥陈时中也曾经公开掉泪过,指挥中心还曾经戴粉红色口罩,希望民众不要批评粉红色口罩“娘娘腔”,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赵天麟现在还要用歧视的言语来分化。

台湾网民还发现,赵天麟自己于2019年5月在立法院审理同性婚姻法案时,也表示自己受到教会的反对压力很大,也讲到哽咽。网民讽刺赵天麟,绿委可以为了选票哽咽,但军人不能为了公众安全落泪。

其实,“双重标准”本来就是“性别歧视”的一种最常见的表现形式。根据德国劳工经济协会(Institute of Labor Economics)的研究,女性除了在职场遇到“玻璃天花板”而比男性更难得到升迁外,女性主管对工作的指示也比较容易被部下(不论性别)反抗或忽略,而跟指示的内容无关。

而“性别歧视”并不只是关于女性本身的,就像陈道辉被赵天麟批评的一样,在同样是男性的场合,男性会将另外一个男性贬低成“非男性”(“不是个男子汉”),藉由将另外一位男性在话语中斥责“女性特质”(爱哭、爱粉红色、爱玩家家酒等等),就能在彼此的关系中重新将自己塑造成为唯一的“男性”,因此得到“性别歧视”的优越性。

所以我们看到,处在优势地位的男性(陈时中或是赵天麟)如果落泪、哽咽,是“铁汉柔情”、“大将军性格”、“英雄泪”;但如果是处在弱势地位的男性(陈道辉),如果哽咽就“不是个男子汉”,没有资格当舰队长等等。

这样的习惯,其实很多都已经“内化”在了文化里面,包括我们的用语习惯,跟女性特质有关的用语很多都带有负面的意思,例如“娘娘腔”。性别歧视其实是很古老的事情,但是在现代社会中,应该要努力打破一些不合现代准则的“传统”,否则,就会像这次事件的绿委一样,说出性别歧视的用语自己却不知道,最后只能道歉了事,被看笑话了。

推荐阅读:

台湾亚洲首例合法同婚 直击台立法院外

30年路一日竟功 亚洲首部同婚专法在台定槌[图集]

挺同婚 台陆委会吁大陆:让所有相爱的人有结婚的权利

亚洲第一台湾同婚专法上路 300对伴侣首日登记[图集]

创亚洲先例 台北101大楼前举办合法同婚仪式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