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号令四方 国民党诸侯甩锅玩自己的

撰写:
撰写:

江启臣甫任国民党主席不久,直辖市长拒绝担任指定中常委,重挫其权威。改革未成,已先跛脚,引起蓝营各界对江启臣领导力的疑虑。 (洪嘉徽/多维新闻)

国民党主席江启臣于4月22日宣布,将指派5位党籍县市首长担任指定中常委,名单有高雄市长韩国瑜、金门县长杨镇浯、云林县长张丽善、澎湖县长赖峰伟、新竹县长杨文科,并将于4月29日的国民党中常会正式履行职务。

值得一提的是,新北市长侯友宜、台中市长卢秀燕等两位直辖市长都曾接受过江启臣的商请会面,只不过皆婉拒之,引发争议。对此,江启臣解释,他确实有事先征询侯友宜和卢秀燕,彼此的沟通都没有问题,只是经过评估和考量个人意愿,最后才提出这份名单。

两位直辖市长,特别是目前民调最高、防疫表现佳又多有媒体露出的侯友宜,理应在国民党危急存亡的此刻,接下中常委位子,登高一呼,召各界一同救党,其婉拒着实令人玩味,也让外界产生江启臣领导力是否充足的疑虑。

少主登大位 出师未捷先跛脚

国民党向来有个习性:越是不平静,越是装团结。

坊间时而有种戏谑的说法,称国民党政治人物的公开谈话,往往要反面解释,才会是正确的意思。江启臣所言“经过评估和考量个人意愿”,事实应该是两位直辖市长都不想在此刻接任涉及党中央的职务,故以“合适”的理由婉拒。综观蓝营县市首长中,最有号召力、兵马资粮的三位直辖市长,竟只有韩国瑜一人点头答应担任指定中常委,此事直接透露了江启臣的权威,面对2016年国民党大败后即有的中央权力逐渐转移到地方诸侯手上之客观变化,仍可能是力有未逮。

两位直辖市长婉拒担任指定中常委,特别是侯友宜的闪避,对于江启臣的权威性乃是立即的重伤。也就是说,地方诸侯作为手握兵马的大员,于2020台湾总统大选,不理会中央号令,被动地替韩国瑜辅选的情况,延续到2020选后、江启臣接掌党主席的此刻,地方诸侯仍是“拥兵自重”,地方强而中央弱的情况大致底定。

为了强化党中央与地方的连结,也为了弥补侯友宜等人不甩中央号令的权威挫伤,江启臣同时找了多位县市长及乡镇市长入中央,担任指定中常委,以便江启臣利用中央权责稍微强化中央对地方的控制。然而,问题在于,这会是一场请君入瓮,杯酒释兵权的少主中兴大剧?还是引军入室、“掌握朝廷”,奉天子以令不臣的中央架空戏码?这部分就取决于江启臣手上掌握多少筹码跟这些地方诸侯博弈,但最大的挑战恐怕还是在江启臣自身。

江启臣商请韩国瑜、侯友宜、卢秀燕等三位直辖市长,担任指定中常委,仅韩国瑜一人点头答应。而江启臣试图用中央职务,强化中央对地方的连结,会不会反成地方架空中央的筹码,都得看江启臣身上有多少底气。 (中央社供图)

唯一解方:有底气才能号令诸侯

江启臣以党主席的身分,号召蓝营诸侯各方入党中央任职,固然遭直辖市长婉拒是重挫其自身跟党中央权威,真正最大的挑战还是在江启臣本身。

现代政治运作终究不是三国时期那样,诸侯间相互砍杀,必须争个头破血流。现代权威的建立,来自“民意”,得民意者得天下。纵然江启臣面对客观上党结构跟固有文化的窒碍,难免力不从心或不得不妥协,主席号令诸侯不成,碰了一鼻子灰。那么,不禁要问:难道国民党的既有结构跟文化从2008年至今就有所变过吗?山头依旧,派系仍在,旧山河未曾风云变色,唯一更迭的是那个坐在主席位子上的人。

回观过去马英九任国民党主席时,他是如何从法理型和“魅力型”权威(Charismatic authority)出发而更侧重魅力的吸引,一步一步强化他的正当性,到2008年全党服膺于他一人,一人服全党,这过程仍令人记忆犹新。马英九扫荡四海所凭借的是高民意、高支持,而这些是马英九的“底气”,马英九开始被人叫“跛脚马”,是2014年县市首长国民党全面溃败、蓝的大票仓也丢失的时候,那时的溃败等于马英九的底气也散了。

由江启臣遭婉拒这事情,衍生出领导力质疑,除了客观因素之外,江启臣本身也必须为此负责。此刻的蓝营支持者期盼的是新主席新气象,重新形塑国民党所代表的价值观、核心论述以及政治思想,但江启臣上任所做的是急于在台湾统独的政治光谱上,搜寻一个国民党此刻的立足点,想望着蔡英文豪取的那817万票,却离票投蓝营、原来的552万支持者越来越远,舍本逐末的改革几乎要背离政治学的“铁律”,如何取得蓝营选民支持他的底气?江启臣虽是选举与生存考量,透过几次公开谈话,意在调整国民党在光谱上的位子,但台湾经济问题依旧,台湾社会只是因为选举刚过、疫情当前而暂时遗忘罢了。当经济问题复又浮出海面,届时国民党表述出的价值观、核心论述跟政治思想才是说服大众的“话语”。

2018年“讨厌民进党”被戏称是全台湾最大党,两年后蔡英文翻转,取得817万票大胜韩国瑜,表示选民意向在统独光谱上的移动于台湾是高度浮动的,唯一的共识可能只有“反中共并吞”。光谱上的调整,某种程度是一种投机,顺应而生的改革易沦为表面,当与蓝营支持者的期盼背道而驰时,江启臣更不可能强化其权威跟正当性。江启臣作为被赋予中兴期待的党主席,欲号令地方诸侯,地方诸侯甩锅不理会,那就得想想是不是自己的筹码、底气都“后天失调”了。

马英九的高支持度、高民意,是其一人服全党的底气。 (洪嘉徽/多维新闻)

江启臣自身才是其领导力的最大挑战,一味跟着民进党“拿香跟拜”,未将心力放在如何重塑国民党价值,只会徒费任期。 (洪嘉徽/多维新闻)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