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国民党副秘】美国专心针对北京 台湾别跟着打杀


近期两岸情势不容乐观,而台湾最大的在野党国民党败选后也进行改组,最关键的两岸论述部分目前正在重整,结果即将在不久后推出。对此多维新闻网专访国民党副秘书长、政治大学外交学系副教授黄奎博,分享他对两岸与美中台局势的看法。黄奎博曾在马英九第一任执政期间担任台外交部研究设计委员会主任委员,后来续聘获邀参加2015年新加坡举办之马习会,黄奎博当时是马英九身边的重要幕僚之一。此次受国民党新任主席江启臣聘请为该党副秘书长,目前在国民党内专责主要参与两岸关系与对外关系。本次专访分为上、下两篇,本文为上篇。

国民党副秘书长黄奎博接受多维新闻网访问,谈论两岸关系及国际局势,以及国民党基本的路线内容。(洪嘉徽/多维新闻)

谈起自己接任国民党副秘书长的过程,黄奎博不讳言坦露自己与江启臣多年的好交情,原来两人同为政治大学外交系出身,同样留学美国专研国际关系的江启臣,还是小黄奎博一届的“学弟”,也因学习历程上有着高度相似的背景,既然江启臣需要帮手,针对两岸关系以及国际议题提供经验,与江启臣有着“共同经验”的黄奎博,便成了主要人选。

执掌国民党对外关系及两岸论述的黄奎博,其位于国民党中央党部的办公室内,仅有一扇门可供进出之用,并无任何对外窗。对此,黄奎博感叹,都是自己太晚到职,条件比较好的办公室,早已被其他同事捷足先登。但看在旁人眼里或许,不论对外关系,乃至于两岸关系,对国民党而言,已难再只是隔着窗远望,而是到了实际打开门跨出去的时刻。

国民党与美国的共同利益

平心而论,讨论两岸双边关系,终究难以跳脱美中台的大三角框架,多维新闻网与黄奎博的访谈,也从美中台关系谈起,渐渐往两岸关系收敛。针对民进党借着当前中美对抗局势下,站上“对抗”的风口浪尖,国民党又怎么看待当前局势?黄奎博表示,事实上,美国与中国大陆是竞争与合作并存,美国从来也没有要和中国大陆开战的意思,换句话说,美国基本上还是希望印太地区能够稳定、繁荣,然而,这也是国民党的政策与美国重叠之处。(延伸阅读:【专访国民党副秘】猛抱美国大腿 国民党也不会有票

黄奎博进一步说明,一旦两岸稳定,美国便不必分神处理两岸问题,若美国想针对北京,就可以专心针对北京,不需考虑台湾这边的状况,所以国民党在这方面,与美国有许多战略利益的重叠,而不是与美国某些鹰派人士一样喊打喊杀。黄奎博说,他很讨厌蔡英文老是说,“台湾站在世界抵抗中国的最前线”,这类的语言,为什么台湾要站在抵抗的最前线?而不是追求和平繁荣共存的最前线?

黄奎博指出,虽然说美国的鹰派人士可能很难接受,可是美国的政策不可能永远都不变,“要预期美国与中国大陆开战,机率小到不行”,国民党只要站稳立场,在戏台下撑久了,还是会等到国民党来唱戏,美国也会理解到,国民党对他们的帮助会更大。

在黄奎博看来,纵使民进党在2020年台湾总统大选取得817万票,但这些选民并非都是否定国民党的两岸政策。(洪嘉徽/多维新闻)

尽管如此,但在刚结束不久的2020年台湾总统之中,代表民进党争取连任的蔡英文豪取了817万票,选票数字成为民进党“抗中保台”路线的铁壁,也成了阻碍国民党路线伸张的一座大山。但是黄奎博认为,民进党得到的817万票,不见得每一票都是对国民党大陆政策的否定,反而可以确定的是,国民党在这样的环境下还有500多万票。

黄奎博强调,其实国民党也没说要在美中之间扮演中立的立场,过去马英九政府时期,就主张“亲美、友日、和陆”,从亲美友日就能清楚知道,“美国对台湾的生存与安全,是最重要的保障”,我们不是在中间找个中立的态度,而是很务实的面对美国及中国大陆,我们也不会很天真地说“我谁都不管,我只要跟大家等距”,不论在马政府任职或后来离开了政府机关,他从来不对外讲我们是“等距外交”。黄奎博说,“我们怎么可能跟华盛顿和北京等距?大家心里都知道,我们其实跟谁会再近一点点。”

在访谈之中,黄奎博也坦言,事实上,美国对台湾的这些支持,其实也是一直在变动,随着美国自己国家战略的规划,而有所变动。但黄奎博指出,江启臣本身是留美的,对美国有足够的了解,况且江启臣担任行政院新闻局长及立法委员期间,也与美国、大陆两边多所接触,平时也会和学界及实务界的友人聚会讨论,他相信,“江启臣是一个会避免误判的党主席。”

黄奎博也提到,如果国民党就直接跟着民进党或基进党的路线这样过去的话,那国民党其实真的没有什么存在的必要,未来不管是不是叫做亲美友日和陆,或者我们换个词,但是“我相信他的精神应该不会变。”

台湾始终绕不开北京

谈完了对国民党路线想法,多维新闻与黄奎博继续就台湾在国际参与方面的实务面进行讨论。尤其江启臣近日在台湾立法院质询时不断重申,世界卫生大会(WHA)5月登场,但当前美国改采孤立主义、单边主义,有渐渐淡出国际多边组织的意味,反观中国大陆参与主要国际组织的态势正在上升。江启臣认为,当前台湾希望透过美国支持,取得参与国际组织的机会,与国际架构的变迁有所矛盾。

对此,黄奎博认为,美国的支持,我们一定要追求并且确保,但不能只希望靠着美国支持,就能让台湾有意义的参与世界卫生大会等,换句话说,我们应该要很务实的面对,争取参与时会遇到的各种因素。这些因素有三个,第一个是国际社会的支持,包括美国、欧盟、加拿大及日本等等,然而这些支持我们确实有,但他们是支持台湾有意义的参与,至于有意义的参与是什么,就给大家自己解释,重点是实际参与了。

黄奎博接着说,“第二个是国内民意的支持”,最近因为疫情关系,很像2003年SARS时期,民众认为我们应该要加入世卫不能被排除在外,可是当时的国际环境就是没有办法,一直到后来马政府时期,两岸政治的结稍微被松开后,我们才有办法有意义的加入,尽管民意支持确实可以让政府更大声向国际争取加入,但这终究是条件之一。

国民党主席江启臣近来在质询时均主张,台湾希望美国支持自己参加国际组织,但美国改采单边主义,这对台湾的方向而言,相当矛盾。(洪嘉徽/多维新闻)

第三,就是中国大陆的不反对。黄奎博指出,只要中国大陆强烈反对,台湾要参与主要国际组织的可能性几乎是零,他认为,我们应该用一个理性的心态,把中国大陆看成这些国际重要组织的重要成员之一,不要假装对方不存在。民进党常常提到美国、欧盟支持,但别忘了,中国大陆也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力,若装作中国大陆不存在,不跟他谈,我方最后加入的阻力就会变大,所以不只是要争取中国大陆的“不否认”,也要跟他沟通。当三个条件都要存在,我们才能有意义的参与世界卫生大会。

对于台湾的国际参与,是否绕不开北京因素?黄奎博表示,北京这个因素始终存在,而且这个因素的影响力不减反增,因台湾的政经实力未往前推进,反观中国大陆却突飞猛进,“所以北京变成是我们国际参与的一个最主要的因素”。黄奎博表示,既然不可能忽略北京因素,那么因应措施要不是与北京沟通,就是和北京对抗,可是从陈水扁到后来的蔡英文,只要和北京对抗,我们国际的参与成绩几乎就是零。综上所述,台湾看似只剩下沟通一途,但黄奎博强调,对国民党而言,若和北京沟通,他们当然主张,要在平等尊严的条件之下。

国民党重构对外关系

在国民党对外关系重构方面,黄奎博提到,国民党以前有一个问题,就是在对外宣传思维上,国民党总觉得自己主张两岸稳定的政策,对国际社会都是好事,因此大家应该都要知道“我的政策是好的,所以国民党不必太辛苦的去讲”。可是现在国民党的两岸政策已经受到抹黑,对美被说成“亲中远美”,加上当前在野的情况下,又不对外宣说,更使得国民党“自己黑掉了”。黄奎博强调,如果国民党还是自认政策很好就不必说明,以为国际上都应该了解,用这样老思维做新时代的政策工作,那就完蛋了。

黄奎博认为,江启臣身边不乏懂理论、懂实务的人士,而且江启臣愿意听取意见,不是个会误判情势的党主席。(洪嘉徽/多维新闻)

在对美方面,黄奎博坦承,和民进党相比,国民党对美的能量确实弱了很多,尤其国民党2016年失去政权后,差距对比就越来越明显,一方面是国民党自2016年以来主席人选换太快,领导团队也跟着更迭,导致对美的工作安排接轨不上产生断层,另外,民进党也在美国用上非常多的资源,包括亲民进党、亲独派的力量,都在华盛顿出现了,而且能量非常大,此消彼长,国民党在华盛顿失去话语权。

黄奎博指出,现在国民党很重要一点,是尽量把国民党的理念和立场清楚传到美国去,避免继续被曲解成亲中远美,等疫情告一段落,国际的人际交流恢复后,国民党会尽量找机会到美国,与官方或智库多做联络与沟通。黄奎博说,其实国民党不少人对美国都有自己的关系,“机制是一回事,但有时候人跟人对了,那其实更好。”

环顾黄奎博在国民党中央党部的办公室,虽然办公桌、书柜、会客沙发等基本用品俱全,但空荡荡的墙面没有什么装饰,对比这百年老党的历史之业,似乎略显沧桑,不禁令人有感而发,说了句“家徒四壁”。黄奎博听到后,马上笑着纠正,其实是“家徒三壁”,因为其中一道墙面放着书柜,而黄奎博正渐渐从学校取来些许学术期刊把书柜填满。不可否认,国民党虽然已无党产可挥霍,但包括江启臣或是黄奎博,都是历经学术理论及实务历练的政治人物,黄奎博尚存放着学术期刊与书柜,也映射着,国民党或许还剩下“软实力”,可作为再起的最后契机。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