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考量”正在成为当前台湾防疫最大破口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台湾海军敦睦舰队成为台湾防疫破口,因政治考量显得“有苦难言”。(台军闻社)

台湾自今年1月中旬“发觉”武汉地区有原因不明、被隔离治疗的肺炎病例以来,因为“政治考量”及早对大陆地区展开针对性的境管措施,强制当时仍在台湾旅游的陆客团中断行程返回大陆,加上岛屿天生的防疫地理优势、2003年“严重急性上呼吸道症候群”(SARS,大陆称“非典型肺炎”)的教训及“好运气”,不容否认到目前为止,台湾的2019年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新冠肺炎)疫情仍“可防可控”,台湾网络言论甚至有“仇中意识型态救了台湾”相关说法。

不过,当下台湾因为海军敦睦舰队爆出“感染源不明”疫情,自4月18日发现3例以来,到4月24日止已增加为30例,成为一个重要转折点,从台湾海军、流行疫情指挥中心及各地方政府的种种反应,可以说,“政治考量”恐怕正在成为当前台湾最大防疫破口。

位于舆论风暴中心的无疑是海军,包括泊靠帕劳(Palau)岸访3天行程的防疫作为、帕劳方有无人员应邀登舰,返台途中有无执行“机密任务”以及返航途中有无隐匿“发烧”病例、通报不实,乃至于官兵返台后,由谁下令不必进行新冠肺炎普筛就能离舰休假等等质疑。

虽然蔡英文下令“诚实以对,勇敢承担”,并以“国军的事就是我的事”向台湾人民道歉。不过,台湾海军面对舆论诸多疑点,可说是“被打脸到哪里,才说到哪里”,包括舰队官兵于帕劳上岸交流时没有全程戴口罩、有邀请帕劳方人员登舰及舰队返程时实施不怎么敏感“机密任务”的太平岛防卫演训等,前言不对后语,挤牙膏的澄清质疑,称不上“诚实以对”外,更可看欲盖弥彰的“政治考量”,破坏自身诚信之余,还使得台湾海军公布的“疫情调查”陷入“信者恒信,不信者恒不信”的尴尬处境。

因为“政治考量”,陈时中反而成为许多地方政府“超前部署”的“掣肘”。(中央社)

另一个处境尴尬的,则是已被“神化”的流行疫情指挥中心指挥官陈时中,海军远航训练爆发疫情,后续种种发展,揭穿了他的“指挥权”,其实并不全面,甚至也得屈服于“政治考量”之下。

如敦睦舰队召回700多名官兵时,并未寻求疫情指挥中心意见,擅自决定于“可及性高”的、遍及台湾西部各县市的10多处地点集合,以致人口密集、活动频繁的知名商圈也成集合地点;曝露陈时中的“指挥权”有其局限,以及可能成为民进党政府“牺牲打”的“政治考量”。

又如本次敦睦舰队近半官兵设籍海军重镇高雄市,高雄市长韩国瑜为求谨慎进行“足迹调查”,并欲依《传染病防治法》对不配合官兵祭出重罚,陈时中却在疫情指挥中心记者会中站在韩国瑜的对立面,指“不是法定义务”,形同公然鼓吹官兵不配合高雄市政府调查。不过,疫情指挥中心公布敦睦舰队染疫的30名官兵中的第29例,赫然就是抗拒高雄市政府足迹调查官兵其中一员,体内已有抗体确又再度感染的特殊案例,反证韩国瑜清查官兵足迹并非杞人忧天,以及陈时中的“政治考量”。

台湾海军挤牙膏式的“层层设防”,以及陈时中的“指挥不力”,逼得新北市、台北市、台中市、高雄市等县市首长“超前部署”,开始进行“封城演练”、“封城兵推”,甚至民进党执政的桃园市及台南市也有意跟进,在在都显示对疫情指挥中心的“指挥”信心已有动摇。

表面上是敦睦舰队“轻忽”、“隐匿”使得台湾过往立基于“政治考量”的防疫“好成绩”产生破口,然而,军人以服从为天职、舰队依令而动,发生疫情要厘清“感染源”,其实并不难,难的是因为“政治考量”,让台湾海军因而“有苦难言”;防疫有标准作业流程,不外阻敌于境外、消除可能感染源、减少社区传播可能性及确保有足够资源救治病人并保护医疗体系,本应是疫情指挥中心“指挥”各地方政府施行,如今地方政府“超前部署”演练,指挥中心反成为“掣肘”,无非也是因为“蓝、绿之分”的“政治考量”。

质言之,敦睦舰队染疫确实是当下台湾疫情会否急转直下的最大挑战,但探讨其何以成为防疫破口及历时一周仍无法查清“感染源”,究其根本,原因只有一个,就是“政治考量”。

若台湾防疫的“好成绩”最终毁于“政治考量”,那将是最大的讽刺。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