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控风云大国博弈】台军疯狂导弹计划 竟欲搭载核弹攻击大陆

撰写:
撰写:

台媒“中央社”、《联合新闻网》与《中国时报》于2020年4月26日报道,称台湾中山科学院已于近期在屏东九鹏基地,秘密试射射程长达1,500公里左右的“云峰”中程弹道导弹。尽管台中科院对此表示不予评论,但仍有台国防部智库学者苏紫云受访声称,台湾有必要发展能直攻大陆中部战区的导弹,以助“吓阻”解放军与提升台湾防御率。

有关台湾研发攻击性导弹的传闻已沸沸扬扬多年,但观诸当前公开的台军武器资料与研制历史,可知要成功量产恐非易事,毕竟缺乏足够资金与技术,始终是台军的软肋。尽管早在1959年,蒋介石就下令台国防部与教育部开展火箭与导弹研究,只是囿于所需经费高达1.4亿新台币(约合美金385万),这对彼时仍阮囊羞涩、犹需美援接济的台湾来说无异是天价巨款,故只能作罢。

美制奈基(台称胜利女神)导弹曾是台军仰赖的防空武器。(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因此当时台湾所部署的导弹兵器,仅有美国提供的奈基(Nike missile,台译胜利女神)、霍克(MIM-23 Hawk,台译苍鹰、鹰式)等防空导弹。至于攻击性导弹,则有美军在1957年后于台南空军基地运入的12枚斗牛士导弹(MGM-1 Matador,台译屠牛士),1958年后甚至配备了12枚核弹头,意图威吓中共。不过斗牛士的控制权掌握在美国手里,且美国为了防止再次掀起同解放军的全面大战,故长期分离存放斗牛士导弹与核弹头,尽量降低其战备状态,故对蒋介石的“反攻大陆”之梦没多少实质军事帮助。

更教蒋介石气愤的是,纵使是防御性的防空导弹,美国也吝于供应足够数目。1969年蒋介石曾向美国国务卿罗吉斯(William Pierce Rogers,1913─2001年)抱怨:“美援供给我胜利女神飞弹十二组、苍鹰飞弹二十四组,惟每组仅有六枚弹头……目前每一组所有六枚弹头最多不能维持三十分钟之使用”。但美国的对台方针,原本就是仅维持小规模的防御性兵力,可没打算让蒋介石打破两岸分裂的局势。因此为了甩脱依附美国的难堪现实,台军决意自行摸索导弹技术,好借此夺取军事自主权。

老旧的美制霍克导弹,至今仍在台军中服役。(台中央社)

在台国防部的擘画下,自1961年起先发展单节与双节小型火箭,以积累相关技术。接着台中科院于1974年正式展开“青蜂计划”,研制射程约110公里的短程地对地弹道导弹。由于青蜂导弹的结构设计、惯性导航仪、固体火箭发动机、系统接口等技术项目均属台湾首度接触,故台湾军事作家高智阳推测以色列可能提供过援助。加上蒋介石自1965年起在以色列核武科学家博格曼(Ernst David Bergmann,1903─1975年)的建议下,开始暗中着手自制核武,因此以色列在台湾军武发展历程中所扮演的秘密角色,恐比外界熟知的还要复杂与吃重。

青蜂计划于1980年结束后,台军并未量产青蜂导弹,而是投入研制射程长达1千公里以上的中程地对地导弹“天马计划”。不过中程地对地导弹技术门坎颇高,因此起初台军在听闻1978年韩国试射奈基导弹改装成的地对地导弹后,也有意改造老旧的奈基导弹增加其射程。不过由于奈基导弹里的对地任务零件早已遭美国拆除,台军试射后发现精度太差,更尴尬的是,若径行将现役奈基导弹悉数改成地对地攻击导弹,将使台湾空防出现破口。无奈之下,台军只能放弃这构想。

被台军寄予厚望的“天马计划”,绝非仅是削弱解放军力量那么简单而已。根据参与过核武研发的学者黄孝宗、叛逃到美国的张宪义、以及郝柏村等人的回忆录,天马导弹曾被打算装上核弹头,用以攻击中国大陆。但1980年代的台湾,除了天马导弹之外,还一鼓作气推进“天弓”防空导弹、经国号战机,以及自制巡防舰的“忠义计划”与“光华计划”等项目。这些横跨陆海空三军的庞大计划,虽呈现台军想自力更生的“雄心壮志”,但偏生经济刚起飞不久的台湾无力背负这满满期望,而缺乏先进技术更是个治愈不了的致命硬伤,故台军的军武梦注定只能横受摧折。

由于天马计划推展不顺遂,台军曾企图让经国号战斗机携带小型化原子弹攻击中国大陆。(台中央社)

因此在核武研制进度不如预期、子母弹技术又无法突破的困境下,台军居然想出仿效日本“神风特攻队”的疯狂战术。张宪义声称,台中科院曾打算提高经国号战机的作战半径至1,000公里,再将原子弹小型化后藏入副油箱,选定没有婚配又没有家人的飞行员,由其驾驶飞往大陆投弹。最教人胆寒的是,台军不打算告知飞行员投掷的是核弹,且经国号一旦投弹完将因燃料耗尽无法返航。张宪义解释称,“飞行员是否以身殉‘国’,是政治作战层面的议题,并不是由中科院来考虑”。然而,两岸对立再严重,中共与解放军可从未想过对俱属同胞的台湾动用原子弹,台军竟有此恐怖构想,甚至还要牺牲执行任务的飞行员,实在教知者战栗不已。

由此也可知悉,天马导弹的研制必定碰上挫折,才会逼使台军想出这种恐怖计划。但讽刺的是,依赖美国技术组装的经国号战机在美国限制下,没法提升多少推力与航程,而原子弹的成功生产又遥遥无期,于是为了撙节预算,台军决定于1981年下令优先发展天弓计划,最后于1983年正式停止天马计划,命负责人杨景楢改投入“天翔计划”(后改称“天剑计划”),负责设计配备于经国号战机上的空空导弹,这才中断台军浪费民脂又荒唐危险的攻击性导弹大梦。

台湾研发天弓防空导弹时,多次碰上无法取得关键技术与零组件的窘境。(青年日报)

虽然天马计划“下马”,台媒却长期萦绕着该型导弹仍秘密留存的传闻,甚至不时散播有能力研发攻击大陆的导弹的消息,台前国防部长蔡明宪甚至在回忆录里宣称台中科院“已研发出射程达中程距离之导弹”。但只要审视技术门坎较低的天弓系列导弹研制史,就知晓台湾的科研水平究竟能否实锤这些传闻。根据天弓项目参与人之一陈传镐的回忆录,天弓研发之初,台中科院既没把握自制冲压引擎和消音塔,也不知如何研发三维相控阵雷达,关键零组件的采购更屡屡受阻,如美国拒绝出口天弓导弹加力器推进剂所需的两种关键配方,逼得台中科院得设法寻找替代品。且制造推进剂的药厂竟无除尘设备,陈传镐叙述道“空气中有很多飘浮的微粒药粉,只要有任何因静电或是其他原因产生火花,极可能会引起爆炸”,可见其研发环境的粗陋。

而且碍于冲压引擎一时之间无法自制,顾问黄孝宗还建议陈传镐干脆先推出一个性能介于霍克导弹与爱国者导弹之间的“备胎”,且造价更便宜。此“备胎”即天弓二型导弹,故性能并未有突破性的飞跃。此外,由于缺乏整合经验,天弓导弹的各系统电源竟多达13种规格,还相互产生电磁干扰,直到“南海六号”演习后才着手标准化。更荒谬的是,由于三维相控阵雷达研制进度落后,台中科院干脆以老旧的霍克导弹射控系统指挥天弓一型导弹,还将此接口命名为“天合系统”,更显尽台湾科研实力赶不上理想的尴尬实情。

不过最教人感叹的是,当天弓防空导弹试射成功后,陈传镐兴奋地写道这是“为海峡两岸中国人在武器研发上建立了一个新的里程碑”、“是我国自清末以来,唯一的一个领先世界的大型‘自制’武器系统”,流露早年海峡两岸虽势不两立、但台湾尚未完全割裂民族认同的心态。但矛盾又无奈的是,在两岸实力对比悬殊的形势下,台军埋首于研发武器抗衡解放军,只是徒然起到消耗所余无几的经济存量、替美国充当“反中”附庸的作用,根本无助于两岸统合,也替日愈盛行的台独民意助威。何况纵使台军成功研发出攻击性导弹,但这又岂能逆转得了大陆对台的压倒性力量,反而更易激起大陆人民的反感。因此台湾人民实宜戒之,勿要因部分种类武器的部署,就误以为“台独拒统”的胜率会随之大增,台海一旦爆发战火,这代价绝非小小的台湾所能负担的。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