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花二审改判有罪 马政府阁揆叹“迟来正义”

撰写:
撰写:

2014年的太阳花学运,不满服贸协议处置程序的抗议民众,高举标语表达诉求。(Reuters/VCG)

2017年3月台湾“太阳花学运”期间一度攻占台湾行政院,一审时台北地方法院判决,包含台湾促进转型正义委员会代理主委杨翠之子魏扬等人无罪,但另有11人涉妨碍公务,被判三个月到五个月不等之徒刑。不过案情在二审逆转,台湾高等法院在当地时间4月28日,包括魏扬在内等7人煽惑他人犯罪,判刑两个月到至四个月徒刑。对此,时任台湾行政院长的江宜桦4月28日透过脸书(Facebook)表示,“自古以来,正义经常迟到,但希望不是不来。”

江宜桦指出,2014年3月23日太阳花群众攻占台湾行政院,扬言要瘫痪政府。他们以油压剪及铁撬破坏拒马,并以人数优势冲倒警察,暴力拆毁行政院大楼门窗,任意搜刮办公室内物品,大肆破坏院内设施,然后以“公民不服从”为借口,声称所有犯罪行为皆为“正当的和平示威”。

江宜桦为太阳花学运期间的台湾行政院院长。(多维新闻)

江宜桦表示,民进党2016年上台之后,立即撤回所有对太阳花犯行的诉讼,以回报太阳花领导分子对民进党赢得大选的功劳。同时,太阳花群众也向马英九及自己等人提告,说他们“预谋杀人”、“杀人未遂”,至今缠讼六年。

江宜桦认为,太阳花2014年3月23日攻占台湾行政院不是“和平示威”,太阳花运动更不是“公民不服从”,太阳花群众总是选择性强调,自己只是坐在地上“和平”呼口号,就被警方强制驱离,但他们不回答如何持铁器破坏台湾行政院的阻绝设施,如何暴力推挤负责保卫台湾行政院的警察,如何拆毁几百公斤重的台湾行政院大门,甚至在驱离过程中如何将执行公务的警察“盖布袋”。

江宜桦强调,当他们被检察官及法院指出这些犯行而无法否认时,就抬出“公民不服从”的伟大口号,声称政府专制、戒严、不义,所以所有违法行为皆为“抗暴义行”。但是,政治理论中的“公民不服从”(civil disobedience)是指人民以“文明、非暴力”的方式,对已经“别无其他方式表达反对”的法律或政策,公开做出某些“违反法律”的行为以表达抗议,并且“愿意接受违法行为的法律后果”。

江宜桦认为,太阳花攻占台湾行政院的所作所为,跟前述标准无一符合。

“自古以来,正义经常迟到,但希望不是不来。”江宜桦表示,如果太阳花算公民不服从,那所有非法暴行都可以自称公民不服从。在群众运动期间,这一切都没有办法好好讨论,只有在运动激情过后,才有可能在法庭之中慢慢地厘清,冷静地论辩。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