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容白宫的“台湾之光” 台官方量身修法复刻《反渗透法》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曾被视为“台湾之光”的台籍陆媒记者张经义此前被台陆委会以违反《两岸条例》送交“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NCC)开罚。同时,陆委会也宣告将睽违17年修正禁止台人任职大陆党政军机构例示,被称为张经义“量身定罪”。在两岸对立现状下,《两岸条例》恐沦为另一部《反渗透法》。

民进党挟著绝对优势在2019年最后一天通过《反渗透法》,外界质疑其“境外敌对势力”定义模糊,留下许多“空白授权”空间,恐让白色恐怖卷土重来。图为民进党立法院党团庆祝立法通过。(谭英瑛/多维新闻)

上海东方卫视驻白宫的台籍记者张经义此前因回应特朗普(Donald Trump)提问时称“我来自台湾”,引发网民议论,大陆网民骂他“台独”、台湾网民则质疑张“为何替中国工作”?

台陆委会于当地时间4月16日宣布将以违反《两岸条例》33条第2项“台湾人民不得担任公告禁止之中国大陆党务、军事、行政或具政治性机关(构)、团体之职务或为其成员”将张经义送办。

事实上,张经义事件当中有许多可议之处。首先,一开始居然不知谁才是负责机构,台内政部、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NCC)、文化部都推来推去,最后陆委会指定由NCC负责,这也是NCC处理的第一案,因而被舆论批评是“先射箭再画靶”。

NCC则强调,虽然新闻从业人员并不属于其监管范围,但这次属于法律“特别规定”,在陆委会移交后,NCC就有权开罚具有台湾身份的张经义。

陆委会发言人邱垂正称,三原则由相关机关开会认定,并强调“行政调查是严谨的”。(杨家鑫/多维新闻)

其次,在2004年公告的《两岸条例》33条第2项例示中,对大陆“党务、军事、行政或具政治性机关(构)、团体”的定义,基本上只是一个框架,许多也仅部分列举。

陆委会称,大陆党政军组织数量庞大,不可能巨细靡遗。上海东方卫视是因为隶属大陆政务系统的上海文化广播影视集团,再加上受到党务系统的中共上海市委宣传部指挥监督,进而推论属于禁止范围。

然而,近年习近平重提“党政军民学,党是领导一切的”,若是以这种方式推论,几乎全大陆的任何机构都是属于党政军,在大陆生活的台人很难不中招。可见例示“空白授权”之大。

其三,是否违反条例须双重认定,先认定“任职机构”是否为公告禁止之机构,再认定其“职务内容”是否违反“涉及国家认同或基本忠诚度”、“对台统战工作”、“有妨害国家安全或利益之虞”等三原则。

不过,如何认定却是“由相关机关开会研商”,在原则模糊不清、缺乏客观认定标准之下,终究还是沦为官方“说你违法就违法”的霸王条款。

《两岸条例》33条第2项的例示于2004年3月公告施行,当时陆委会主委就是蔡英文。17年来公告从未修正过,其中三原则被质疑缺乏客观标准。(台湾陆委会)

平心而论,张经义事件绝非偶然,自2019年开始,蔡英文政府就推动一系列控管两岸交流的修法,包括“国安五法”修正案、制定《反渗透法》等,还有33位赴陆担任社区主任助理的台人,也被以违反《两岸条例》33条第2项开罚10万新台币(1元新台币约为0.03美元)。当时负责的台内政部还点出判定原因为“该职务是拉拢吸纳国人作为陆方统战宣传广告牌”。

台陆委会曾透露,例示公告17年来一共裁罚了37人,所以绝大多数案例都在蔡英文任内,而条例近年突然受到“重用”,也让张经义事件显得“不意外”,虽然张经义在上海东方卫视就职并非一两天的事情,去年在台出书甚至还被盛赞为“台湾之光”,但在两岸对立激化的现状下,今天即使不是张经义,也可能是别的“李”经义受罚。

面对扩张解释的质疑,陆委会宣告近期研拟修正例示,称想修“清楚一点”,但这种“量身定罪”的修法方式并不合理。《中华民国宪法》明定保障人民的工作权,不应该被任意针对、剥夺。可悲的是,台人赴陆工作的“危险性”确实因“国安因素”被动增加中。

坦言之,该禁止例示解释空间本来就很大,过去因两岸关系平稳,并没有多动用,但在两岸僵局的现状下,恐正沦为另一部《反渗透法》,成为蔡英文政府威摄反对声音的新利器,在大陆工作与生活的台人,恐怕都要更“谨言慎行”了。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