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TW】社论:右倾无法解台独的瘾

撰寫:
撰寫:

曾几何时,台湾人变得如此易怒?

新加坡总理夫人何晶一句“Errrr…”,台湾人不解其意,出征吧!德国受赠100万片口罩未瞧正眼言谢,台湾人认礼数不周,出征吧!昔日的“台湾之光”林书豪,以亚裔美国人的成长经验,挺身对抗“Chinese Virus”的歧视言论,竟也瞬间遭台湾网友揶揄为“人民币战士”。无独有偶,就连长期关注社会议题并勇于发声的蔡依林,只因参与了云南卫视的抗疫歌曲制作,即被指为中共“大外宣”服务,过去力挺“进步价值”的公益形象彷佛烟消云散……(延伸阅读:【多维TW】网友全球大出征 台湾人的忧虑与想望

《多维TW》54期2020年5月刊新鲜出炉,精彩内容抢先看!

此刻的台湾,防疫的体系十分坚强,抗疫的政治心理却异常脆弱。尽管台湾正习以为常、戮力过着正常生活,或自我,但在遭遇疫情强袭,以及夹杂“我民主”、“要反中”、“想台独”等自我配备的“防疫必需品”时,生活与自我便逐渐扭曲,甚至缩小成另一种别扭的样态。终于,在疫情不知道还有几哩路要走的现在,台湾人先让自己成为了一个右倾的人种。

台湾人看着是对疫情发功,不容坐视自己原有的生活被摧毁,试着在世界节节败退的时刻,维持一点自我、一点尊严,一点生活感;但若将疫情两字抽换成中国,其实逻辑套用并没有多大的不同。说穿了,中国对于一个右倾疯狂的台湾社会而言,等于病毒。(延伸阅读:新冠疫情下 错乱的“台湾之光”与“中共同路人”

右倾排外为了确认“我是谁”

事实上,右倾并不能武装什么,总不会期待过些时候,再有哪个政治人物喊出“右倾防疫”的闲话来说嘴。台湾社会在防疫关头表现积极的右倾意识,我者与他者的界线在边境控管的牵引下,是不是台湾人的辨识,导向了有没有护照身分证、是否长居台湾,甚至纳不纳税、缴不缴缴多少健保费等来估量台湾人(种)的血液纯度。在这貌似突出以台湾人为主体的民族主义背后,不满旅居美国30年的夫妻返台使用健保、抗拒滞陆台人,以及台陆委会主委陈明通口中的“小明”返台,其实都是同一件事,排外。

西媒与台立法院长游锡堃(右)多番评论称台湾此次的防疫成果,可归因于民主自由的体制。美台双边也在发表美台防疫合作联合声明后,再成立“台美防疫松cohack”平台,加强美台科技防疫合作,AIT处长郦英杰(左)并公开赞扬台湾的防疫表现可圈可点。(洪嘉徽/多维新闻)

然而,台湾社会在疫情期间排外高涨,不仅是为阻隔病毒入台所做的不得不,那压根不是台湾人要保护自我的唯一目的,底心深处更有为了确认“我是谁”的焦虑。“台湾人优先”成了2020年的“台湾共识”,只差没有说出口的秘语是:台湾人唯一优先。

造成如今这般光景的前情已不需要赘述,自2019年起,“反中”与“民主”几乎成为了台湾政治的代表关键词,本当随选战落幕歇息的“反中”与“民主”双簧,意外遭逢“从中国武汉来的肺炎疫情”,犹如干柴烈火,继续燃烧台湾社会“护民主”、“要反中”的情节,演变至现在台湾社会的集体右倾,唤也唤不回似的,只是刚好而已。

蔡英文一直努力让自己的形象与“民主台湾”等价化,以争取反中群众的支持。图为2019年1月8日,台湾810位女医师集资买下台媒《苹果日报》、《自由时报》半版篇幅,写下“扬捍卫民主台湾,支持蔡英文总统”,希望借此声援蔡英文。(Facebook @女医守护民主台湾)

其实,台湾社会不尽然会无知到以右倾为代价,要付出多少价值成本都不知道,但在防疫现实与反中的意识形态难自弃下,独唱台湾人主体的论述,成为了台湾人当前唯一的政治正确,不容杂质,也不许异议。

右倾与民主台湾主体

无须否认的是,疫情来袭只是一剂催化,现实的台湾社会早就落下“反中”的病灶,其前因是对于台湾主体、甚至台湾独立的追求,共伴的后果是若不“反中”,则民主失去;于前于后,反复思量,“反中”被想象成“民主台湾主体”维续的必要品,什么武汉肺炎、台湾价值、民主防疫等概念,无一不是由“反中”意识所对称出来。

只不过,“民主台湾主体”正以极度右倾来自我保护,不可谓幽默。正视右倾,或称右翼民粹主义,表现典型的套路是拒绝社会平等与相关的政府方案、反对社会融合,以及隐含的排外主义(Nativism)思想,这在台湾基进立委一席“2,300万人缴的健保,未来可能扩张成14亿人可以用”的谬论中,得到全然的印证。只是笑话归笑话,当台湾许多左派中的反共或台独人士,对于中国采取右翼民粹主义的态度加以排斥,泛台湾社会的主流于今,在疫情恐惧的煽动下,也多以右翼民粹主义的态度敌视着中国。但右翼民粹“反中”的结果,真的能够因此维续一个“民主的台湾主体”吗?(延伸阅读:台湾想象共同主体的虚幻团结

台湾社会以反中为核心的排外已有频发之势,早在2017年9月24日,中国大陆选秀节目《中国新歌声》演唱便曾经拟在台湾举办,却遇台湾大学学生抗议导致活动被迫暂停,甚至有人拉出台独标语。(中央社)

就主体维续而言,“反中”与右倾当然是一套因果关系,但“反中”的根本前因在于有一群人想要用以保住台湾主体,说直接一点,台独更好。但检视台独于今,在台湾内部得不到共识,在宪法架构找不到基础,在国际现势下没有空间,台独走到近年,只剩激进左胶还会自顾自的嚷嚷着,反观务实的民进党人早已将其视作不能说的伏地魔(Lord Voldemort),改以“反中”出口替代。是以,当台独的政治通路都已经无法言喻,只能迂回地借口“反中”,社会一时间纵容右倾化,以为可以借由“反中”反向取径“台独”?这只是隔靴搔痒式的意淫,一股台独的瘾在心里作祟。

再就台湾人引以为傲,尤其还能够作为防疫利器的民主来说,企图以右倾来守护民主?也堪为诺贝尔奖等级的创想。事实上,台湾人的价值,并不如自己以为的那般一致,尤其是民主价值。回想2016年,言说要建美墨围墙的特朗普,在当选美国总统的那一刻,多少自视“我民主,我骄傲”的台湾人哀鸿遍野,悲观地望着“民主老大哥”步上欧洲多国被右翼政党席卷的后尘,直到特朗普破天荒与蔡英文通了电话后,特朗普在台湾人眼中的人格才“由黑翻红”。台湾人完美演绎了什么叫做政治现实凌驾于精神价值。

特朗普在美国共和党主流派及反建制势力中的崛起,其主张包括反对及驱逐大部分来自墨西哥的非法移民、一度主张禁止穆斯林入境美国、恢复水刑等象征或实质的政治主张,也成为民粹主义右派的重要支持对象。(Reuters)

特朗普当然只是一个例子。从很多方面来看,台湾人底心还是多崇尚多元自由主义式的民主,但是当疫情来袭、“反中”的幽灵挥之不去,曾经被自己厌恶至极的右翼民粹主义翩然到来时,竟也能摇身一变,成为守护台湾民主的一道必须。才几年光景,这杀鸡取卵的买卖,台湾人却也毫不犹豫地下单了。

台湾人让“台湾人”成为哲学问题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这本是西方哲学三大终极问题,台湾人困惑着“台独”、“反中”以及“民主”等概念,错杂之后,写成了一本“右倾社会”的杰作。历史时空环境使然,台湾人在无法回答我是谁之外,抓了个“我至少不是中国”作答;台湾人在无法完整回答自己明确的国际地位时,说着“至少不在中国里面”;至于台湾都在干些什么?答案或是“至少至少,在做些跟中国不一样的事”。简言之,台湾这些年来陷入的困境,不是账面上剩几个邦交国,而在于习惯了借由否定中国,才能找到自己,哪怕是沾惹了右倾的坏毛病、自伤七分也不在乎。

右翼民粹不会保护台湾人热衷向往的民主,真的不会,右倾的状态反倒是一种保守的退缩与反抗,想要短效地维持一点自我、一点尊严,一点生活感,却也同时抛卸下了其他一切。台湾人走到今天,并不值得如此。

本文转自《多维TW》054期(2020 年05月刊)社论《右倾无法解台独的瘾》。请留意 057期《多维CN》、054 期《多维TW》,香港、澳门、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澳大利亚等其他地区各大书报摊及便利店有售。您亦可按此【下载】多维月刊 iPad 版,阅读更多深度报导。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