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的中国难题】摆脱九二共识 国民党就能逆风高飞吗

撰寫:
撰寫:

国民党在2020年大选败阵,及至主席改选之后,“九二共识”被视为党内需要检讨的“战犯”之一。特别是党主席江启臣至今未正面提出明确说法,该党两岸论述何去何从,备受外界瞩目。

国民党革命实践研究院院长罗智强(左)当地时间4月21日主持“未来沙龙”网络直播,邀请台湾前总统马英九(中)和国民党主席江启臣(右)对谈。马英九强调不能把“九二共识”丢掉,江启臣则认为,别在中美选边站,要确保和平及最大利益。(中央社)

台媒《联合报》当地时间4月9日刊出专访文章,江启臣认为“九二共识”能否存续,不能只怪国民党,同时还要反问北京,“对共识的态度有没有改变,是否还有模糊或中华民国表述空间?”经过将近一个月后,国民党内有声音要求中央应该重提“九二共识”,但江启臣仍以“党内许多论述应充分讨论,他若直接定调不够民主”为由,持续回避自己捧在手上的烫手山芋。

当然,江启臣以中兴之主的姿态接掌党中央,自有其规划的改革方向,两岸论述必然是重中之重,如同不少蓝营人士所言,九二共识需要与时俱进、调整内涵。值此之际,国民党于5月4日发表四点声明,表达支持参与或重返世卫组织(WHO)的期望,一方面向北京喊话,呼吁“抛弃打压台湾的传统思维”;另一方面也向执政的民进党建言,在争取的方式上,应采合情、合理、合法,且灵活、理性的策略。

看的出来,国民党试图开展出一套,既能符合多数台湾民意,又能与民进党区隔的论述。然而,这份四点声明,却也恰恰点出国民党当前的困境,在未言明两岸定位及论述内涵的情况下,无论对于中共或是台湾社会来说,恐怕都难以买单。

其中最大的原因在于,台湾政党的两岸论述,不只是要提出未来两岸应如何相处以及最终安排的主张,更要紧的是,借此表明与中国大陆的关系究竟为何,亦即如何表述“我们”是谁的问题。

1992年11月台湾海基会和大陆海协会达成以“一个中国”为原则的“九二共识”,基于此基础而有了1993年著名的新加坡“汪辜会谈”。(多维新闻)

对国民党来说,选后检讨的矛头指向了“九二共识”,认为这是压垮选情的稻草之一,从而试图为“九二共识”赋予新的涵义。但问题在于,无论国民党如何为“九二共识”擦脂涂粉,甚至最后有可能搁置“九二共识”,却都是只碰触了问题的表面,而未触及问题的本质,没有根本性解答到底国民党如何认知自己与中共的关系,亦未说明国民党如何认定两岸的定位。也就是说,在泥巴里打模糊仗。

江启臣代表的党中央,有意无意间透露出中共要为“九二共识”导致其失败而负责。但更值得追问的是,到底是谁让国民党把“九二共识”从自身的优势变成沉重的包袱?

事实上,“九二共识”之所以能在国民党执政时期成为两岸互动往来的政治互信基础,并不是因为它是“九二共识”,而是这个共识里蕴含的“一个中国”。简单来说,“九二共识”是“表”,而“一个中国”是“里”,当“表里合一”时,两岸自然相安无事,甚至能有突破性的进展;当“表里不一”时,国共之间或两岸之间便会窒碍难行。

如同江启臣接受《联合报》专访时所言,“九二共识”成形至今已近30年,这段期间台湾外部与内部结构都出现转变。但两岸间之所以能有模糊空间存在,来自于“一个中国”这个具体的规范性基础。尽管国民党方面始终强调“九二共识”是两岸在事务性协商的安排,但回到1992年双方商谈的文本,确实都提到了“一个中国”原则,从而在双方认知歧异之下,得以找到交集,成为往后接触与往来的重要政治基础。

2017年11月16日“九二共识”25周年,马英九在其脸书贴出1992年台湾国统会会议纪录,内文提到“海峡两岸均坚持‘一个中国’之原则,但双方所赋予之涵义有所不同”。(Facebook@马英九)

回顾马英九执政八年,两岸之间能有平稳的和平发展期,台湾甚至能以观察员身份参与世卫大会(WHA),若要将之归功于“九二共识”,其实只把原因说了一半,而“一个中国”这个真正深层的原因,国民党自己不提,靠着“反中”打天下的民进党更不可能会打开这个潘多拉魔盒。导致台湾内部形成了“一个九二共识,各自表述”的怪象,民进党拒不承认“九二共识”;而国民党则扭扭捏捏,只愿意放大“一中各表”,甚至放任“各表”压过“一中”。

中共随着自身政经影响力的俱增,在两岸关系上取得了比以往更多、更大的话语权和主导权,这当然是事实,却不是国民党把头埋进沙推里的借口。对北京而言,对于“一个中国”的坚持并非突然横空出世,而是数十年来的坚持,过去的国民党亦是如此,因此国共之间能够彼此确认关系,在一个中国的踏实基础上有所往来。国民党不少政治人物都在大陆公开讲过“中华民国”,并未致使国共之间怒目相视、怒言以对,这当然是“一中”的结果、而非“各表”。

2019年1月2日,习近平在《告台湾同胞书》40周年纪念会上发表讲话。对于九二共识,他说是“在一个中国原则基础上达成‘海峡两岸同属一个中国,共同努力谋求国家统一’的九二共识”。图为台湾民众在街头观看直播。(中央社)

当下的国民党自认为被“九二共识”这个魔咒缠身,正是因为随着台湾内部民意消涨和政治版图变化,国民党这个曾为两岸之间找到交集的政党,也开始模糊、躲避“一个中国”,既让自己念兹在兹的《中华民国宪法》变得“妾身未明”,也逐步失去与中共来往和对话的位置,陷入自己困住自己的窘态。

无论最终国民党为“九二共识”如何妆点,国民党必须想清楚,就算摆脱了“九二共识”,就能因此逆风高飞吗?国民党若是还有重返执政的雄心壮志,要面对的不只有民进党和美国,还要面对明显摆出“推倒重来”阵仗的中共。北京对台“推倒重来”的态势,不仅只是指向坐在总统宝座的民进党政府,而是指向摆荡在“台独”和“一中”之间的所有台湾政治势力,当然也包括国民党在内。

或许国民党现在认为两岸问题并非当务之急,但真正能在两岸战场上挽救自己的,还是只有国民党。国民党必须要把过去加诸在“九二共识”身上五彩缤纷的面纱一一拨开,看到“九二共识”的关键在于“一个中国”,无论是《中华民国宪法》还是两岸认知上的交集皆是如此。只要国民党没有改变“一个中国”的立场,自己摆在面前的两岸绊脚石自然不复存在,国民党反而能够发挥更大的能动性,与竞逐的政党一较高下,重新争取台湾民众的支持。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