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量证据”恶名昭彰 美国是吹哨人还是造谣者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蓬佩奥说有“大量证据”指向“新冠肺炎病毒源于武汉实验室”。(Reuters)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于美东时间5月3日接受美国广播电视网(ABC)节目采访,公开表示有“大量证据”显示2019年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新冠肺炎)源自武汉实验室,特朗普(Donald Trump)也在同一日接受《福斯新闻》(Fox News)节目专访时表示,美国将会发布一份“强而有力的报告”,证明“新冠肺炎病毒源自中国”所言不虚。

有关中、美之间“新冠肺炎病毒起源”舆论战,至今仍缺乏可信的“科学证据”,因此,无论是中国大陆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意有所指的跟美国要“解释”,或是特朗普、蓬佩奥一口咬定“武汉实验室”是病毒起源地,“抚内”的政治需求都大于“追求真相”,尤其有连任压力的特朗普,死踩“病毒源自中国”的“司马昭之心”更是众所皆知。

不过,蓬佩奥终究还是宣称有“大量证据”可以证明病毒发源地是武汉实验室,殊不知,美国政治人物早已将“大量证据”这个用以建构真实性、正当性的用词“污名化”,使之沦为“行不义之事”的前奏,结果却往往不尽美国之意。

最为知名的当是2003年3月发生的第二次海湾战争,以美军为首的多国联军进军伊拉克,首要任务是寻找“大规模杀伤性武器”(WMD,泛指可以造成大范围无差别死伤的核生物武器),并推翻被指暗中资助恐怖组织的强人萨达姆.侯赛因(Saddam Hussein)政权。

各国联军在极短时间就推翻侯赛因政权,但始终找不到“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来证明“师出有名”,美军将一场有限战争打成无限战争,至今仍陷在伊拉克的泥淖中,仅统计2003年到2011年“占领”伊拉克的8年期间,美军就死亡9,000多人、伤56,000多人,因负重、压力造成有形、无形伤害更无法计数。

这场“胜利”影响所及,还造成“伊斯兰国”(ISIS)崛起,同时引发美国内部反思“因何而起”。无需翻查美国政府、国会的档案及听证会资料,好莱坞(Hollywood)早已就此拍了不少“科普片”,包括《副总统》(Vice,台湾片名《为副不仁》)、《绿区》(Green Zone,台湾片名《关键指令》)、《震撼真相》(Shock and Awe)及《官方机密》(Official Secrets,台湾片名《瞒天机密》),均为“真人实事”,分别由华府、伊拉克战场、追查真相的记者及发现真相的英国情报局翻译员的角度剖析当时的小布什(George Walker Bush)政府内的“实权派”副总统切尼(Dick Cheney)、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Donald Henry Rumsfeld)等人如何绘声绘影声称情报部门有“大量证据”,将侯赛因政权不曾拥有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变成“可信的真实”,进而欺骗美国国会、小布什、同僚、盟邦的过程完整呈现。

切尼、拉姆斯菲尔德何以非要以不存在的“大量证据”建构一个消灭“邪恶政权”的“正义之战”,理由到目前仍莫衷一是,有分析指出是为了伊拉克庞大的石油利益,也有说是为了美国军火商的利益,也有说是切尼为了遂行个人的政治野心,无论是哪一种理由,“真相”只有一个,当时的美国人民与世界各国仍处于“9‧11恐怖攻击”的惊魂未定之中,走上前线的美军及各国联军,真心相信第二次海湾战争的发动,背后有着“拯救世界”的崇高理想。

也就是说,伊拉克人民从2003年至今的水深火热,几万美军的死伤及美国走不出去的伊拉克泥淖及连年增加的军费支出,其起点就在于切尼等为个人政治利益构陷侯赛因政权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所谓的“大量证据”之上。

以“大量证据”铺垫的“不义之行”

第二次海湾战争的规模大、影响深,加上切尼、拉姆斯菲尔德等共和党明星的“话题性”以及美国境内、境外许多“吹哨人”、“深喉咙”对媒体主动揭露许多机密数据引发反思与讨论,外界慢慢得窥这场“不义之战”的各个面向,得知所谓“大量证据”其实建构在“谎言”之上。

然而,以“大量证据”为起点的,第二次海湾战争不是孤例,包括1998年8月以巡弋飞弹攻击苏丹境内某药厂的“无限延伸行动”、2020年1月以无人机对在伊拉克访问的伊朗革命卫队指挥官卡西姆.苏莱曼尼(Qasem Soleimani)“斩首”等攻击行动,也都是以“协助恐怖份子制造化学武器”及“策画攻击美军行动”等“证据”建构“正当性”,后来却都被证明是“真实的谎言”,“先发制人”的背后都存在美国政客的政治算计,所谓的“大量证据”,可说是“恶名昭彰”族繁不及备载,大大降低其可信度。

不过,美国确实是个强大的国家,过往以“大量证据”为起点铺垫的“不义之行”,被“教训”的国家多只能抗议了事,就算伊朗确实发射飞弹攻击美军基地,也只能算是相当克制的略施“薄惩”。

基辛格指出“让美国再次伟大”一条明路,特朗普却不作如是想。(AP)

美国正在失去伟大

美国外交巨擘基辛格(Heinz Alfred Kissinger)2020年4月3日在《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发表《新冠病毒大流行将永远改变世界秩序》(The Coronavirus Pandemic Will Forever Alter the World Order),以自身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参战经历及美国带领世界从战后的破乱重建秩序,期许美国政府及早因应疫情过后改变的世界秩序,以长远的眼光带领全球抵御病毒威胁、治愈世界经济创伤及维护自由世界的秩序,强调要完成这个目标必须纳入全球合作的愿景与计划,呼吁各方克制,分清轻重缓急。

基辛格的文章指出“让美国再次伟大”一条明路。不过,特朗普显然并不作如是想,虽然“新冠病毒肺炎源于武汉实验室”的说法已经被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及“五眼联盟”情报人员透过媒体报道公开打脸,但特朗普与蓬佩奥却依然故我,蓬佩奥甚至还搬出恶名昭彰的“大量证据”,扮起“吹哨人”,建构带头问责北京、要求赔款的“正当性”,实则“公然造谣”,对照过往“大量证据”铺垫而出的“不义之行”及政客的“以私害公”,美国政府堕落至此,岂不令唏嘘。

美国确实是个强大的国家,不过,北京不可能是巴格達。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