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的中国难题】我是谁 我在哪 我在干什么

撰寫:
撰寫:

自2020台湾总统暨立委选举大败过后,国民党开启了一连串的改革与检讨声浪,其中“九二共识”在台湾是否已成票房毒药,成为从选前吵到选后的焦点话题,不仅国民党内部争论不休,连新任党主席江启臣都显得十足暧昧。但在讨论“九二共识”应不应该抛弃之前,国民党必须先直视三大命题:“我是谁、我在哪里、我在干什么?”

我是谁?

国民党究竟是谁?从中国国民党党章的前言:“…奉行三民主义五权宪法之宗旨,力行民主宪政之理念,追求国家富强统一之目标,始终如一”,以及党章第一条:“…本党基于三民主义的理念,建设台湾地区为民有、民治、民享的社会,实现中华民国为自由、民主、均富和统一的国家”等叙述,大抵可以将国民党定义为:“以三民主义为基础,统一自由民主的中国”的政党。

然而,从辛亥革命到撤退到台湾的历史情结,对国民党党员而言固然是重要的信念与依托,但对本土意识高涨的年轻族群显然缺乏共鸣;某些国民党员所喊出的“重回反共精神”、“三民主义、统一中国”,在两岸实力日益悬殊的情况下,更是显得不切实际,难以说服台湾民众。

自江启臣上任党主席后,对于九二共识的态度显得相当模糊暧昧。(洪嘉徽/多维新闻)

诉诸革命历史或“反攻大陆”对民众而言都太过遥远,但至少有一件事是“现在进行式”,且与台湾人息息相关,那就是国民党在两岸关系中的特殊角色。

两岸统一虽不符合台湾主流民意,但除了少数极端份子之外,“如何与对岸往来”及“维系两岸和平稳定”,依然是多数台湾民众所关切的问题。国民党在两岸关系上本就背负着无法摆脱的使命与历史渊源,虽然国共间的关系在诸多因素下被简化为“卖台、舔共”,但依然无法否定国民党过去与对岸交涉上的重要地位。

对一个政党而言,“我是谁”就是品牌形象的建立与区隔,是民众为何要投票给你的原因。撇除掉理念与价值观的论述,以及所有历史情感的包袱不谈,至少在不少人的认知中,国民党还保有“维系两岸关系”的功能。而对岸之所以愿意持续与国民党对话,最重要的根基便在于对“九二共识”的认知,其他政党难以轻易取代,也是国民党“硕果仅存”的政党价值。

而双方的互信基础是“九二共识”中的“一个中国”还是“各自表述”?其答案也不言而明。(延伸阅读:【国民党的中国难题】摆脱九二共识 国民党就能逆风高飞吗

国民党在两岸关系的角色上,依然有其难以取代的特殊性。。(许陈品/多维新闻)

我在哪?

除了“九二共识”是否要进行修正之外,国民党每逢败选也会抛出一个老问题:“要不要将中国国民党改成台湾国民党”?似乎只要挂上“中国”的名号,国民党便永远是台湾人口中的“外来政权”,是只想着“回归祖国”的外来者。

就如同反对者所言,不是改名叫做“刘德华”就会变帅,改不改名当然对国民党的改革毫无帮助。但此议题确实可以提醒国民党一件事:“不论国民党的起源与使命何在,国民党现在就是台湾的政党。”

两岸关系及统一与否只是民众关切的其中一环,且只有在选举期间才会成为聚焦的议题,身为台湾政党该如何解决台湾内部的民生问题,才是真正与民众切身相关的重点。马英九为何被戏称为“台独教父”?太阳花运动又为何会爆发?不外乎民众并未感受到马政府时期所宣称的“两岸和平红利”,经济、民生条件没有改善,民众又何必为倾向对岸的政策买单?

从蔡英文当选不久后又被奉为“统一教母”、以及之后韩国瑜“庶民崛起”的热潮都能显见,民众希冀的向来都是一个公平正义的社会、一个看得到未来的生活。当执政者在内政方面失调时,潜藏在民生经济下的民怨自然会在意识形态的问题上反弹爆发。

以国民党或视为光荣的二次轮替—马英九的8年执政,不论是居住正义、青年困境、老人长照、经济分配等问题上,多未得到台湾人的普遍肯定。身为一个曾经完全执政的百年政党,如果连台湾内部的民生经济问题都解决不了,民众又如何信任其能进提升台湾主体性,进而在两岸问题上为台湾人谋得最大的空间与保障?其为人诟病的“买办文化”,不正是分配不均的情况下,民众对于“为何只有国民党享受到两岸红利”的愤怒指控吗?

认清自己是个“身在台湾的政党”,不代表国民党就必须对现在“拒统抗中”的主流民意妥协,更现实的说,国民党再怎么跟着民情随波逐流,选票也不会因此增加一分。“先赢得台湾民意,才有本钱谈两岸政策”是正确的认知,但赢得民意的方式百百种,国民党想与台面上目前打着“拒统反中”招牌的众多政党分食这块饼,无疑是缘木求鱼,也杀不进红海,反身突显自己一身企图想分一杯羹的短期愿望而已。

当国民党跟着喊出“台湾优先”这种令人别扭的话语时,是否分得清楚是“台湾人的一切大小事优先”,还是“台湾人主流的两岸看法优先”?当民众批评国民党是“中国党”时,背后蕴藏的那份“根本不管台湾人”的涵义又是什么?哪个部分才是国民党自身就能掌握的,答案也十足明显。

相较于国民党,民进党“表现”出来的样貌相对清晰。(Facebook@蔡英文 Tsai Ing-wen)

我在干什么?

败选过后,国民党提出了许多检讨方向,但最让人有感的部分,却是国民党“民进党化”时错乱分裂的窘境。举凡郝龙斌参选党主席时不惜呛声“断三通”,也要对岸承认“中华民国存在的事实”;再到新任党主席江启臣对“九二共识”扭捏挣扎、想放又不敢放的态度,便能看出国民党不知道自己是谁,也没搞清楚自己在哪,更不知道该怎么做。

相较之下,民进党对此问题则明确许多,它是仍保有台独党纲的本土政党,主权范围是“中华民国台湾”,正在联合美国“抗中保台”。更正确地说,尽管民进党自己也清楚这并不是台湾的出路,但至少在“表现上”并不迷惘,且让支持者毫无疑问地买单。

国民党的迷茫说来复杂,却也单纯。台湾人多数不想统一,至少现在还不想。但“九二共识”被解释成“一国两制”,国民党当然不敢再提,或者必须换个说法重新包装。但什么说法才能被选民跟对岸同时接受,对国民党而言又是一个无解的大哉问,也因此陷入左支右绌、不知如何是好的窘态。

北京对于两岸统一当然有其路线与信念,“九二共识”也确实从事务性质走向政治含义,毕竟“九二共识”不是冻龄美女,当北京对于处理两岸问题越发强硬坚定时,这些都是难以避免的过程。但坚守“一中原则”不代表俯首称臣,更不意味着“急统”或“一国两制”,而是确保台湾仍尊重“一中宪法”,不会走向“两个中国”、“一中一台”的对话门坎,至于两岸问题要用什么方式解决,则是之后才须商讨的细项。(延伸阅读:【国民党的中国难题】九二共识并非“冻龄美女”

民调显示,民众对九二共识的内涵其实多有误解。(中央社)

但国民党显然无法向民众清楚解释,坚守“一中原则”的国民党究竟代表什么、保有什么品牌优势?也正是国民党忘了自己身在何处,在执政过程中丧失了民众的信任,才使“九二共识”的意义能如此轻易的被曲解操弄,直至溃不成军,国民党才惊慌失措的思索着,如何让两岸论述更顺从台湾民意。

殊不知民意向来不是无中生有,是政治人物借势引领而来的,但国民党没有带起风向的能力,只能跟在民意后面追逐。因此当民进党都不敢公然挑战宪法规范,而是遮遮掩掩的以“中华民国台湾”游走在“一中红线”边缘时,国民党却在东施效颦的过程中屡屡跨过那条红线,不惜以“改变九二共识、舍弃一中”的方式唤回失去的民心。

九二共识历经近30年的物换星移,当然也能随着局势变动做出修正,但不论要往哪个方向修正,国民党都应清楚了解,其之所以能以“九二共识”与北京来往多年的主因是“一个中国”,而不是“各自表述”,只是国民党向来强调“各表”,而不愿将“一中”向民众说清罢了。 (延伸阅读:九二共识 谁的共识

当然,如何在此时重新说服选民“一中原则”的必要性,以及“一中原则”与“倾中卖台”间的差距,必然会是一大难题。从多次民调中也能发现,多数民众对于“九二共识”的内涵,以及“一个中国”的概念与精神,其实缺乏正确认知。但无论现实有多逆风,国民党都不应跨越这条规范性基础的底线,而是在厘清“我是谁、我在哪里、我在干什么”这三大提问后,让台湾选民认同国民党的生存价值与意义之所在。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