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外交风云:北京的“战狼”与台湾的“站队”

撰写:
撰写:

新冠肺炎疫情近期虽有降温趋势,但已造成全球性的重大影响与伤害。身为疫情首个大规模爆发之地的中国大陆,在内部疫情趋缓后转而向外推销自身的防疫政策与成果;台湾也亟欲通过向外宣传防疫的优良表现,趁机打开台湾的国际空间。双方都有各自的利益与目的,希望借外交宣传模式收获成效。

大陆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堪称战狼外交的代表性人物。(新华社)

疫情底下,北京的外交战狼大队,是从大陆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推特(Twitter)发出的推文开了第一枪。赵立坚当时质疑,新病毒的“零号病人”是否为美国2019年时参加全球武汉军运会的军人?此话一出,引发美国社会的反应,特朗普(Donald Trump)、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chael Pompeo)更是将“武汉肺炎”、“中国病毒”挂在嘴边作为反制。

与此同时,中国大陆驻各国的大使馆,也摩拳擦掌动起来,欲向外解释新冠肺炎虽是在大陆首先爆发,但病毒来源迄今仍不明,而大陆对内的防疫政策与对外的防疫外交、提供医疗资源给需要的地区等手法更值得相关部门推销,希望能够扭转他国对大陆的批判。

不过,像是驻法大使馆在推特发文直呼“#川普大流行病”(#Trumpandémie”)、在其官网发表题为“把颠倒的事实再颠倒过来–一名中国驻法国使馆外交官对新冠肺炎疫情的观察”的文章,该文批评西方国家抹黑北京,并指控法国出现养老院护理人员擅离职守,集体逃离,导致老人饿死、病死的状况。法国外长勒德里安(Jean-Yves Le Drian)因而召见北京驻法大使卢沙野,向其表达不满。

其他驻各国的外交使馆,亦陆续提出类似的声明,宣传北京成功抗疫,并批评西方国家治理出现问题。驻澳大使成竞业就因澳洲表明要调查大陆面对疫情的做法与找寻疫情源头,对外宣称澳洲此举可能会带来大陆民众抵制澳洲产品的后果;驻英大使刘晓明称英国某些政治人物的言论是政治病毒,并称李文亮医师非吹哨者、大陆也不是病毒起源地。

部分大陆驻外使馆向外宣称染疫去世的李文亮医师并非新冠疫情的吹哨者。(Reuters)

事实上,在这些战狼式言论背后,反倒代表中国大陆仍十分重视外界对其在疫情蔓延下的观感,而这些外交官、外馆当然也不可能是自走炮,相关言论与作为必定得到更高层的授权与认可。然而,这些言论所收到的成效,就以美国来说,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日前的民调显示,有逾六成美国民众不喜欢中国大陆。

因此,自4月中以来,大陆的战狼外交已不像过去那么猛烈,像是驻美大使崔天凯就在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投书表示:“是时候结束指责游戏了”、“中美之间极待修复互信,把力用到合作抗疫上来”。他也曾对赵立坚的病毒论提出反驳,种种迹象都显示,大陆的战狼外交手段,或许会有所调整。

与大陆外交官的狼性相比,台湾在疫情中的对外手段,则相对温和。最常看到的方式,就是官员投书各国媒体,譬如台湾中央流行疫情中心指挥官陈时中就在《外交家》(The Diplomat)刊文表示台湾必须加入WHO,以发挥台湾的能力;蔡英文也在时代杂志(Time)上推销台湾的防疫经验;台湾驻美代表处政治组长赵怡翔,投书美国政治外交性杂志《国家利益》(National Interest),反驳世卫拒绝台湾加入的借口。

更有趣的是,台湾在对外宣传的同时,仍不忘强调台湾身为自由民主社会的优势。台湾外交部更表示,台湾模式的成功印证民主国家因信息透明、政府诚实开放,提供了更佳防疫之道,也是台湾全体民众的骄傲。

然而,台湾在防疫外交中不忘站队民主阵营的做法,却无法解释欧美老牌自由民主国家为何无法有效防堵疫情的问题。也因此,《纽约邮报》就在报道台湾防疫的分析中写道,台湾的防疫措施其实是专制手法、几乎全民都被追踪,台湾外交部不得不被迫做出回应。

台湾外交部驳斥纽约邮报称台湾防疫是通过专制手段的报道(图为台外交部长吴钊燮)(台湾外交部供图)

事实上,不论是大陆的战狼外交、或是台湾的站队外交,都是彼此为求取最大的利益所做出的决策,出发点都是为了各自的“好”。然而,由现实状况来看,不管黑猫白猫,“能阻绝病毒与疫情扩散的就是好猫”。与其批判他国或胡乱站队,倒不如低调谦逊,提供相关防疫经验给需要的地方。两岸的出发点都是为了自身的利益,但如何有效宣传,亦为双方在处理对外关系时必须谨慎处理的课题。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