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种“一中各表” 蓝绿红的同词异梦

撰写:
撰写:

两岸之间的“同词异意”,最集中的词块大概要属政治语汇了,两岸人民对特定语汇的理解与想象,充分地受到“谁主导话语权”的影响,而在两岸关系上颇重要的政治语汇“一中各表”,尤其受到话语权的牵动甚巨。

共产党的“一中各表”:从模糊到转向

中共并没有公开否认过一中各表,2008年胡锦涛与小布什(George W. Bush)还提到“两岸双方都认为有一个中国,但彼此定义不同”,原话并载于中共官媒新华社的报道中,但在中共的语境里,着重描述的是“一个中国”,对他们来说,只要台湾的政党或领导人物认同一个中国原则,也就不会公然驳斥台湾政治人物紧随其后的“各自表述”。换句话说,北京虽然认为“一中”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但其既不会表述“台湾认为的一中是中华民国”,同时也不会表述“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留下一定的“模糊空间”,这样的表述逻辑,从1992年至2020年皆然。

但是,2020年1月中共出现了一个明显的转向,在习近平出访缅甸的《联合声明》中提到,缅方重申坚定奉行一个中国政策,认为台湾、西藏、新疆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割的部分,支持中方处理台湾、涉藏、涉疆问题的举措。

2020年1月18日,习近平在内比都同缅甸国务资政昂山素季举行正式会谈,之后发布的《中缅联合声明》提到“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割的一部份”。(AEP)

对于这个转向,此前多维记者专访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张登及,他认为北京使用这个新说法,背后也是针对蔡英文对于台湾法理定位的说法进行调整(改为中华民国台湾)的回应,未来究竟是否会进一步在其他国家的联合声明、或者内部政治文件表述“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值得持续观察。【延伸阅读:中缅联合声明或藏玄机 台学者:“一中”新模式可能扩展

民进党的“一中各表”:一边一国的中继站

相较于国民党把九二共识与一中各表打造成连体婴,民进党并不愿意这样认知,但是反对“一中各表”并不是民进党的既有立场,例如2006年陈水扁表示如果胡锦涛当众宣示九二共识即为一中各表,“那我阿扁绝对尊重”;2011年蔡英文在总统政见发表会上说道,不管是“终极统一”或者是“一中各表”都可以纳入讨论。

不过,民进党向来大加批判“九二共识”,甚至被拿来批判九二共识的主力工具就是一中各表,最新的发展是2019年“习五点”以降,民进党即用一国两制来定调九二共识。民进党认为,国民党在面对共产党时,都不愿意明讲“一中各表”、仅提“九二共识”,最后就只剩下“一中框架”、“一中原则”,而失去各表的空间,民进党并多次质问2008年至2016年执政的国民党,“为什么不敢在中共面前讲中华民国?”这固然显示民进党反对一中原则,却并没有反对“各自表述”。

虽然2020年1月胜选后,蔡英文接受英国广播公司专访称自己的国家叫做“中华民国台湾”,引起中共极度不满,而5月6日台湾央行发行的蔡英文与赖清德就职纪念币,则扬弃如2016年般的竞选元素,也没有刻上“中华民国台湾”,英文版的台湾仍在括号之内。(廖士锋/多维新闻)

其实,民进党之所以没有反对各自表述,乃是认为“一中各表”呈现出来的唯一结局就是“两个国家”(不论是两个中国还是一中一台),民进党可以继而以其他相关政治论述(例如台湾主体性、台湾共识、台湾价值等)为配套来切断两岸的“共识”性,达成互不瓜葛之目的。所以对民进党来说,一中各表是非常好用的中继站。【延伸阅读:【多维TW】民进党还有没有两岸未来

国民党的“一中各表”:楼起与楼塌

2020年败选后,国民党刻正进行改组,其内部两岸论述的讨论高度聚焦在九二共识里的一中各表,但因从2020年大选结果看出台湾民众对此并不买单,一中各表亦遭逢一定的质疑。

马英九及其后继者的“一中各表”,是以“对岸表述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我们不同意,我们认为一中是中华民国”来表述,重点其实并不在于“一个中国”,而是表述的权利。这种诠释方式的问题在于,表述的价值相当空洞,一方面国民党早就不将中共视为“叛乱团体”、也在执政时大方提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既已如此,又坚持“一中各表”,就会使自己陷入“同时二表一中”的尴尬处境,大大降低说服力。

国民党主席江启臣拒绝为九二共识或一中各表提出论述,希望交由改革委员会处理,然而改革委员会已确定会推迟提交报告的日期。(洪嘉徽/多维新闻)

除了说服力的缺陷之外,造成国民党说法弱化的更大问题还有两处,一是身为在野党的国民党在“同词异意”中声量变小是在所难免,二是相较于共产党与民进党,国民党版本的“一中各表”,完全见不到表述内容背后的“未来性”,这对于政党存在的本质:带领群众走向未来,也就显得缺位,这些都是国民党所以大败的重要因素。

相逢如果忙归去?

从上面三种“一中各表”的演变,可以清楚看到在时空脉络的变化下,国、共、民三党如何理解“解决两岸主权冲突问题”的视角,比如共产党认为“一个统一的中国”是唯一结局、国民党要的则是“一起表述的权利”、民进党则是当作“两国论”的工具。

在这些说法跟理解中,民进党与共产党并不会在短期内放弃现有立场,唯独国民党可能有重大调整,但究竟如何调整,其实也牵动“一中各表”这个词汇的结局。可以预见的是,一旦两岸“同词异意”的政治词汇大幅萎缩,则“相逢不用忙归去,明日黄花蝶也愁”的可能性也将越少。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