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冷冷清清 台湾“石斑”凄凄惨惨戚戚

撰寫:
撰寫:

近期,遭受两岸政治情势与新冠肺炎疫情双重夹击,台湾石斑鱼产业堪称遇到史上最大的经济寒冬。根据台媒《联合报》报道,台湾石斑鱼主要是外销大陆市场,但自今(2020)年以来几乎完全停摆;同时,过去“青石斑鱼”的池边价每台斤(1台斤约折合600公克)140到160元(1元新台币约合0.03美元),现在有的跌到对半,景况奇惨。

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之后,蔡英文政府的表现让两岸关系快速步入恶化。(台湾总统府供图)

当地时间5月12日,高雄市永安石斑鱼养殖两岸交流协会理事长苏有甲接受台媒访问表示,台湾石斑鱼一年产量约2万吨左右,20%内销、80%外销,外销又以大陆市场为主。当2020年总统大选时,两岸关系急冻,选后又遇上新冠肺炎,造成外销停滞,现在鱼价奇差,养殖不敷成本,台湾渔业署虽然宣称《海峡两岸经济合作架构协议》(ECFA)没有终止疑虑,但叫人如何相信?

苏有甲还说,多数石斑养殖户现都“虚累累”(闽南语:意旨惨兮兮),“5·20”过后更难期待两岸关系恢复,且蔡政府有美国倚靠,不时挑衅对岸,其实何需如此?大家和平相处不是很好。

显然,台湾渔农的苦口婆心,蔡英文政府似乎未能听取。事实上,自蔡英文上任以來,两岸关系不比以往是可预期的;但随着蔡英文赢得2020年的大选,再加上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与美国政府沆瀣一气指責大陸的态度,在在都使两岸关系急转直下。

今(2020)年适逢ECFA十周年,根据ECFA签署前负责最后阶段谈判的台湾海基会前副董事长高孔廉的说法,该协议内文曾规定从过渡性的架构协议至达成完整的FTA(自由贸易协议),应在十年内完成,但没有强制性。不過,ECFA自身备有终止条款,其中第十六条规定,任一方可以书面通知对方要求终止。换言之,北京或是台湾未來单方面“开始”征收对方的货物品关税,是有可能的。

但是,观察ECFA实施以来主要的受惠对象,大多分布在台湾的农渔、石化、纺织等产业身上,加上蔡政府的首任行政院长林全也曾说过:“包含过去所看到的ECFA的签订,或是其他更进一步的去降低双方贸易障碍的措施,从经济互惠原则来看,都是好的”。所以,由台湾提出“终止”ECFA是天马行空不切实际,但若是北京呢?

中国大陆自改革开放以来,经济量体与日俱增,台湾对大陆市场的影响力却随之下滑。不過,北京依然与台湾签署看似“不平等”的经贸协议,其首要目的仍奠基在“统一”需求,而实际操作手法更属“让利”行为。当然,此举並不意味北京會永无止尽的对台让利,毕竟台湾的政局與社会氛围仍沉浸在“愤中、抗中、仇中”,主事者怎可容忍“饲老鼠咬布袋”(形容养虎为患)的行为,更何况自己咬布袋还不够,还打开大门邀请“米老鼠”共襄盛举

台湾石斑鱼养殖业具有非常精细的分工,各阶段由不同渔民专业饲养,图为渔民展示石斑鱼幼苗。(中央社)

由此可知,目前两岸民间不时传出北京或将“终止”ECFA并非空穴来风。与此同时,根据《多维TW》此前报道的“两岸农渔贸”专题,内文曾提及:两岸石斑鱼贸易在2016年之后遭逢很大的转变,比方說,活的石斑鱼运输船“在马英九任内,也就是2016年前有13到15条船,现在(蔡政府)4、5条船”,而这些渔船“以前一个礼拜面可以跑三趟,现在最多一趟多一点,周末不让你报关”。

值得留意的是,中国大陆在2016年后,对于台湾石斑鱼输入的检疫、通关、课税愈趋严格。在检疫方面,根据台湾渔农的说法,近年输出石斑鱼至大陆,常会遭到对方检疫单位以“脑神经”病毒为由刁难,但渔农强调,脑神经病毒只有稚鱼阶段感染会死亡,对于成鱼及食用其实不受影响。也因此中国大陆“刁难”的背后,无不剑指两岸关系以及台湾社会的氛围。

这也难怪近日台湾渔农接受台媒訪問時紛紛表示,蔡政府的说法(ECFA不会停)是不可信的。遗憾的是,蔡政府尽管深知ECFA协议取消的机率正大幅爬升,但台湾经济部长沈荣津却还先打了預防針声称:若终止ECFA的消息成真,最多影响台湾外贸5%,约200亿美元的出口。

官员狀似“轻松”的口吻,好像两岸贸易即便终止,台湾也不会有多大程度的损伤。确实,北京叫停ECFA并仅止于“早收清单”,从细项、数字看来,对台湾整体经济影响不大,但翻阅台湾各大产业出口市场,中国大陆几乎都是榜上有名,难保中共不會全面扩大一视同仁。

就ECFA问题,台湾经济部长沈荣津(图右)曾表示,大陆应该不会说断就断。(中央社)

与之同时,現今是全球化的贸易体系,“牵一发而动全身”,尤其是台湾的经济量体,真能负荷ECFA取消后的连锁反应?事实上,直至今日,台湾观光产业受到疫情冲击的实际“金额”都未能计算,一旦ECFA协议取消之后的损失经济价值,又岂能透过简单加减就能出炉?

坦白说,台湾对外经贸一旦挂上“两岸”的符号,就非仅止于“经济”,尤其习近平在2019年初提出“‘两制’台湾方案”之后,北京已然表现出掌握“两岸”关系主导权的态势。

当然,这席话并非意味着台湾毫无主导能力;相反的,很大程度是取决于台湾的态度与视野,以石斑鱼来说,这类产业问题不是今日才出现,早在蔡英文就职之后,就开始发生。那么,这四年来蔡政府身在何处?难道北京能够如此轻易地伸进台湾渔产界?

一直以来,台湾产业过度依赖中国大陆市场,是民进党对外的主张,否则就不会推动类似避险的“新南向”。然而四年已过,如今ECFA大限将至,究竟是谁在浪费四年避险的准备时间?又是谁将台湾产业的主导权白白让渡给北京?今日,台湾石斑鱼的叫屈,或将只是开始。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