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言“杀蔡英文”却判无罪 台湾言论自由的底线何在

撰写:
撰写:

根据台媒在2020年5月12日报道,曾被列为台湾十大枪击要犯的蓝信祺,在2019年4月曾寄信到总统府要求蔡英文“宣誓效忠”,而到了10月份设立总统连署摊位,张贴布条“杀蔡英文”当政见,遭警方依恐吓危害安全罪、恐吓公众罪现行犯逮捕并移送北检复讯,讯后谕令以5万元交保并责付家属。

此外,蓝信祺2019年两度曾在脸书刊登文章,内容提到“要公开处决蔡英文民进党、国民党”、“合法诛杀蔡英文,违抗命令极刑处死”。

而后士林地检署依恐吓公众罪起诉蓝信祺,士林地院审理时,认为这是个人政治意见表述,判决无罪,案经检方上诉。最后台北地检署参酌法院见解,认为“政治性言论往往涉及高度对立议题,会使用煽动群众情绪的字眼,吸引公众关注,纵使文字可能过于耸动、偏激,或与现实体制、社会状况有所偏离,但意属个人政治意见表述,诉求及抒发对我国政治人物、现行政治体制、选举制度之不满,表达其个人政见,虽文字过激,但无恐吓公众的主观犯意”,因此最终蓝信祺获不起诉。

该新闻出来后,台湾网友主要分两派,其中一派很无奈地认为不起诉的判决代表台湾民众拥有政治表达的“言论自由”,而另一派则认为这明显是“恐龙法官”的判决,严重违反常识和社会善良风俗。也有人从蓝某的精神状态去剖析,认为他应该有心理疾病的相关问题,或许法官考量到他的精神状态,因此才得出最后的判决。

如果仅从法学原理切入,在中华民国刑法中对于恐吓又可分成针对不特定个人的第151条“恐吓公众罪”,以及针对个人的第305条“恐吓危害安全罪”,可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蓝信祺获不起诉的主要原因在于所谓“杀蔡英文”的表达并未达成恐吓公众罪的构成要件,即造成公众对于自身人身安全的恐慌效应,而根据法官读认为“杀蔡英文”悉属个人政治意见诉求。此外,在“恐吓危害安全罪”部分,由于蔡英文是政治公众人物,蓝信祺被捕后以判例告诉警方,所谓“杀”蔡英文是指“下架”的意思,并非如同字面意涵,因此也获判无罪。

尽管蓝信祺最终被判无罪,不过这个判例本身便显示出法律和道德的张力,也突显出所谓言论自由能否逾越社会善良风俗的问题。甚至这个案例可能被有心人士拿来在两岸关系上说事。台湾社会一向高举西方的言论自由,以此来批评中国大陆是“极权社会”,没有批评领导人的言论自由,而这个判例似乎又将两岸的对比放大到极致,一边是“杀”领导人都可被认为是个人政见,属于言论自由的保障范围的开放社会,而另一边是连开领导人玩笑都可能被“查水表”的专制社会。

这个在未来恐充满争议的判案,可能也突显台湾民众对于司法改革的迫切性和期待感,而司法改革中的《国民参与刑事审判法》便是为了提升人民对司法的信赖,避免判决偏离社会情感,这将成为蔡英文在第2任期中的重大挑战。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