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斗地主” 地方社区投票要求地主租金归公

撰寫:
撰寫:

台湾彰化县和美镇柑景里原本因为居民抗议手机讯号基地台伤害身体健康,所以设置基地台的地主联络行动通讯业者断讯;没想到居民又抗议手机没有讯号,于2020年5月12日召开里民大会,决议:业者立即恢复讯号、直到基地台搬迁新地点前不能断讯、地主设置基地台的补偿金归公。因为里民大会直播上网,就有台湾网民批评,这简直是现代版“斗地主”。

事情回溯到5月7日,有居民上网抱怨,自己的手机失去行动讯号,只能通过固定网络上网。里长陈明桓表示,他不知道是谁在抗议基地台,但是设置基地台的地主曾表示,过去1年多次遭到抗议,心生恐惧,所以联络业者先断讯,再找时间拆除基地台。

引起争议的基地台。(中央社)

但是断讯后影响层面广大,整个里超过一半面积失去讯号,剩下一半也是讯号微弱,大量居民向里长抗议后,决定于5月12日召开里民大会讨论对策。但是,公开的议程中却写明要求地主捐出租金当作回馈社区,引起“强迫捐献”的争议。

里民大会中,超过4,000在藉人口(常驻人口超过3,000人)中的超过160人出席,除了1个人外,都投票同意应该恢复手机讯号,并且要求业者不能“擅自断讯”,而且要地主捐出补偿金(租金)归公。里民大会后,里长还表示自愿提供基地台的新地点,而且会捐出一半的租金给地方宫庙。

因为“抗议基地台电磁波伤害健康结果断讯后又反悔”的新闻在台湾受到许多关注,这场里民大会也用直播的方式展开,看到结果后,许多台湾网民表示不可思议,为什么里民大会可以强迫业者提供讯号、强迫地主捐钱,纷纷表示好像看到“文革”的斗地主行为。

虽然里民大会的投票结果并没有法律上的强制力,但是“众怒难犯”,业者的确也快速恢复讯号,那么地主最后也可能真的会捐出租金。本来地主提供一块地建造基地台,提供附近居民的手机讯号,但现在不但被当作是伤害居民健康的凶手,甚至也不能自己拆掉,连金钱补助都可能要捐献出去,简直是最大的受害者。

其实,手机讯号基地台的电磁波到底对人体健康有多少影响,到今天仍然没有一个准确的说法。世界卫生组织(WHO)虽然于2005年就将电磁波列入“可能致癌物”,但也表示许多症状都是和多种原因相关而且有个体差异,没有科学证据能够证明电磁波的强弱标准和疾病的关连性。

过去台湾已经有许多次居民抗议基地台的设置问题,例如2010年台东县新化村曾经投票表决,最后126票比37票决议拆除村内所有的基地台,结果却造成手机讯号不通,村落对外联络不便,后来居民于2013年又把业者找回来重设基地台。

并不是所有人都反对基地台,屏东县竹社部落争取数十年才设置第一个基地台。(中央社)

本来,就算没有确实的科学证据,只要有可能影响人体健康,也应该用严格的标准来检视,这种观点的确也是没有错的,所以许多业者才会发给居民补偿金,地点也大都设置在比较偏僻的地方。但是如果如外界质疑,居民打著“身体健康”的大旗来“无限上纲”,最后更是透过“投票”的群众压力来“规范”地主的行为,难免引发多数暴力的质疑。

回到居民争取权益的初衷,如果重点是担心身体健康,那么当然最好是不要设置基地台。如果是因为有了实际的需要,必须在身体健康上做点妥协,那么最好也要设得离社区中心越远越好,关联到的的居民越少越好。但是从这次的里民大会中,看到里民的需求是“讯号越强越好”、“补偿金充公越多越好”,那么最初到底是谁、是什么心态,打著身体健康的名义,去抗议甚至威胁设置基地台的地主,就细思极恐。

最近,台湾“民粹”风气当道,好像什么事情,只要“公投”、“自决”就有了正当性。但是,这可能会让有心人用一些耸动、充满偏见的资讯,把少数声音放大,制造出“多数”的错觉,直到最后多数人真的受到损害(例如手机断讯)才后悔。只不过,面对损害的补救措施是真的反思错误,还是用另一种民粹来掩盖,就考验居民的智慧。

推荐阅读:

国民党:若ECFA不符民主 请蔡政府立即终止

玩笑抑或挑衅:台湾政治民粹对陆生的一场霸凌

前蓝营高层:国民党不必替台独剎车 必要时可推一把

做梗图开粉专请网红 政党社群宣传如何引火不“自焚”

长沙台商被起诉收台办资金贿选 台商:秋后算帐的恐惧感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