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命背刺 “韩流”的终结倒数

撰写:
撰写:

“中华民国全国公务人员协会”理事长李来希(左2)。李来希指时代力量立委王婉谕,是踩着她因颈断身亡的女儿上位,引发台湾人群情激愤。 (中央社)

5月13日,前台湾文官、“中华民国全国公务人员协会”理事长李来希发表惊世之言,直指时代力量立委王婉谕是“踩着她因刑事刺杀、颈断身亡的女儿上位”,明确说出“小灯泡(王婉谕之女)的头颅已经被她的妈妈踢到了高雄,小灯泡的冤怎么平反?”的骇俗之言。

高雄市长韩国瑜第一时间出来灭火,抨击又切割李来希,表示“无论政治立场有何不同,也不可以在家庭悲剧上面洒盐,作为有孩子家人的我,绝对不能容忍这种言论”,呼吁莫再因罢韩案而再有更多的纷争对立;国民党中央亦随韩国瑜的步调,示意不排除祭出党纪,开除李来希的党籍。

然而,无论韩国瑜跟国民党的动作再快,李来希的言论皆已彻底犯众怒,网上呈现“6月6日必定出来投下罢免票”的态势。国民党恐怕万万没想到,一切的反制步调会坏在一个久未现于媒体面前的人手上。

一言打破万重策略

国民党原先依照罢韩投票的时间远近,规划分别对应的反制打法。首先从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开始之时,众人目光因疫情而转移,罢韩热度渐渐冷却,仅需韩国瑜本人不失分,专心于市政上面即可,搭配稍微积极些的反制作为,韩国瑜安然度过罢韩的可能性仍在乐观预期之内。

事实上,一段时间以来,罢韩方加上高雄的“旧扁势力”屡屡出来开记者会,宣布罢韩民调及情绪多么高涨,目的正是为了维持罢韩热度,至少“不升温也要保温”,议题热度通常“寿命”不超过一个月,鲜有议题可能维持超过一个月的讨论热期。韩国瑜明白这点,罢韩方也明白这点,双方都在“时间”层面进行博弈,只是韩国瑜赌的是议题“降温”,罢韩方赌的是“保温”。

图为国民党主席江启臣。李来希也将韩国瑜跟国民党的反制步调彻底打坏,唯一一条路是正面对决。 (中央社供图)

后续的媒体镁光灯被蔡英文政府的防疫表现抢走,台卫福部长陈时中成为媒体宠儿,罢韩议题还真颇有“陪衬”的味道,韩国瑜也搭上台军敦睦舰队染疫风波的顺风车,秀了一波治理能力的“肌肉”,不仅高强度部署防疫,对于台军敦睦舰队有关人等上岸四处闲逛的事件也下重手,要求“必须配合高雄市府防疫规定,不配合即开罚”,给予高雄市民一定的安心。

高雄市民亦有人自发性张贴广告,表达支持韩国瑜,称许韩国瑜是个“好市长”。尽管这段期间内,发生台湾中央选举委员会罢免投票所不足、罢韩方的广告屡遭撤下、韩国瑜团队按铃申告罢韩方违法开始罢免联署的插曲,仍不减韩国瑜“回光返照”的可能。而让众人意想不到的是,李来希的发言让罢韩议题重新回到风口浪尖。

罢韩,再度炒热。

李来希一句话,让韩国瑜进入“下台一鞠躬”的最后时刻。 (陈炯廷/多维新闻)

启动韩国瑜的毁灭倒数

可说李来希亲手捏熄了韩国瑜反攻的最后一丝可能性,亲手启动韩国瑜的“毁灭倒数”。李来希对罢韩的“贡献”是,仅用一句话就高效的让罢韩网络声量冲上高峰,并强化罢韩支持者6月6日当天的投票意愿。原因很简单,李来希的发言不仅是仇恨式发言,同时踩到了台湾人的道德底线──“人死为大”,更何况小灯泡的生命如何消殒,经过四年仍历历在目,不会有任何一个台湾人能够忍受这类发言。

此外,李来希的言行让韩国瑜暨国民党必须得跟罢韩方,用“陆军”硬碰硬,正面对决、发动挺韩尽数出来投票挺韩的情况势不可免,甚或是韩国瑜眼前唯一可走的路。李来希重新炒起的罢韩声量到6月6日前,热度绝不可能冷却,韩国瑜挺过罢免的可能性可说一丁点儿也不剩。韩国瑜被罢免的可能性就外界评估,几乎确定无望挺过,可“几乎”中仍有那1%可能性,李来希的发言是让那微小的希望烛火熄掉,是为“雪上加霜”。

总体来讲,韩国瑜至少知道最后是谁害他连抓稻草的机会都没有,罢韩结果出来的那天,韩粉也会知道该找谁“发泄仇恨”。韩国瑜卸下市长的时间还有十几天,他卸任的那天就是2018年“韩流”正式终结的时候。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