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有反中其表的“台泰奶茶联盟”

撰写:
撰写:

中国大陆与泰国网友日前在Twitter上因“一中原则”所爆发的中泰大战,意外引起了台湾与香港的关注。但面对大陆网友的大举出征,泰国网民却显得不痛不痒,反倒以诙谐地自嘲及迷因(MEME)图轻松反击,使大陆网友大感束手无策。港、台网民见状也纷纷加入战局,还有人制作了“台港泰奶茶干杯图”,象征三地在此次网战中建立的友好情谊。但在“台泰奶茶联盟”成立的同时,台湾与泰国之间是真的有足够的交流与理解,抑或只是一时网络骂战中的“民主同盟”?

“沙瓦底咖,沙瓦底咖,求求老天让我爱上他。”由两名泰籍华裔女子组成的团体”中国娃娃”,于2000年以一首《单眼皮女生》一炮而红,副歌中一句打招呼用的泰语”沙瓦底咖”不仅让人倍感亲切,也成为台湾人人都能朗朗上口、却”仅此一句”的泰语。

每逢3、4月,大学生热烈讨论毕业旅行的地点,除非好友圈家境富裕,否则泰国绝对是热门选项。泰拳、骑大象、成人秀、泰国浴,不可讳言,多数台湾人对泰国的印象仅止于短暂的观光行程及美味的泰式料理,对其他部份似乎没什么了解。

其实,泰国与台湾曾有深厚的渊源与交流。台泰交流协会秘书长洪铭谦表示,”在台湾解严之前,拉玛九世(普密蓬)跟台湾官方有很多互动,因为泰国曾经是反共阵营的一员,尤其在越战时期,双方来往非常密切。”他说,除了官方在冷战格局下都身为”亲美抗共”的成员之外,民间也不乏许多往来互动。

洪铭谦提到,台湾与泰国之间其实历史渊源颇深。(Facebook@洪铭谦)

洪铭谦说,台商前往泰国投资的热度仅次于内地,在泰的台湾商家数目逾5,000家,人数高达15万人,在泰国的外商排名占据前三位。台商在泰国的投资项目,亦遥遥领先在越南的投资情况。其原因不外乎泰国拥有比东盟其他国家更好的投资环境,以及来自老挝、柬埔寨等地的充沛人力。更重要的是,在泰国掌握经济实权的华人不会遇到强烈排华问题。而且,泰国人对于学习华语,可说是颇为热忱。

洪铭谦指,自从台湾退出联合国、台泰断交后,官方来往虽变淡,但台湾有很多华语志工,定期前往泰国教学,在语言文化的交流方面相当密切,直到中国大陆的孔子学院及”汉办”(国家汉语国际推广领导小组办公室的简称)出现,才慢慢被取代。

洪铭谦说,进军泰国的中国商家不仅是华为、OPPO等科技大厂,许多在泰北地区的华校也被汉办接收。他坦言,中国大陆在泰国的华语教学可说是”一条龙服务”,不只包办教材、师资与建设学校的经费,连高中阶段也有国光孔子学院,全泰国共有一万多名来自内地的华语教师,而且长驻当地教学。相较之下,台湾以交流观光为主的短期志工,对泰国的华语教学可谓毫无帮助。

洪铭谦指,中国在北京大学成立不久后就有泰语相关科系,因此一直不乏对外输出交流的泰语人才。台湾自从国民政府迁台至今,已有逾150所大学,却始终没一个专业的泰语系。语言人才的断层,使得双方在语言文化层面的交流几近停滞,也导致台湾对泰国的刻板印象严重。 “台湾人对泰国的认识途径可分为三类,第一类是在泰北的孤军;第二类是来台湾的泰国新移民;第三类是在台湾的泰国劳工,这三类人影响了台湾人对泰国的基本印象。”

台湾对泰国普遍仍抱持着不小的刻板印象。(Reuters)

泰国印象:孤军、移民、移工

第二次国共内战末期,中国共产党已取得明显军事优势,国民党军队虽大举退守台湾,却仍有一群中华民国国军不愿投降,自云南突围逃往泰缅边境,持续着反共的军事行动。这批国民党残兵最终于泰北边境落地生根,成为流离异域的”孤军”。

由于泰北的国民党孤军生活条件不佳,经台湾媒体报道后,不少台湾人前往当地赠送物资,担任华语教学志工。这些志工不仅到访泰北,同时也会前往曼谷观光,因此对泰国形成了穷困落后及观光城市的印象。

新移民除了将泰式料理带来台湾之外,也有开设泰式按摩店,可是不少在经营过程中走向色情按摩的歪风;再加上泰国移工不时出现一些群聚打斗的乱象,导致台湾人说到泰国,仍普遍联想到”贫穷、落后、性产业”等较负面的印象。

在曼谷工作五年、拍摄多部影片介绍泰国文化及语文教学的台湾YouTuber”哲哲Jer Jer”表示,以前曾有台湾朋友问他:”泰国人是不是骑大象上学”,让他惊觉台湾人对泰国的误解之深。”泰国的交通虽然没有台北那么方便,但该有的建设其实都算齐全。而且,泰国几乎每一个地铁站都设有百货公司,功能性非常高,也设有银行,甚至卖跑车、卖房子都有,这方面可以说比台北更加先进。”哲哲提到,泰国的贫富差距非常大,若单论有经济能力的族群来看,泰国的消费能力恐怕远超台湾,而非一般台湾人所想象般匮乏。

泰国影视文化的”佛系输出”

随着泰国影视、文创产业的崛起,台湾人也看到泰国的不同风貌与日益强盛的软实力。2004年,泰国拍摄的电影《鬼影》大受好评,泰国鬼片崭露头角,之后许多作品成功结合了喜剧与恐怖元素。《爱在暹罗》、《初恋这件小事》等青春浪漫喜剧,也让观众看到泰国除了宗教、鬼怪之外,同样有让观众冒出”粉色泡泡”的能力。在韩剧席卷亚洲、”Oppa”当道的时代,泰国看似小众的BL剧(Boy’s Love)掳获了广大的海外粉丝。此次中泰网友大战的导火线,便是源自于BL泰剧《假偶天成》中的男主角Bright与女友的网上言行。正因该剧在两岸都颇受欢迎,才引起如此大规模的骂战。

哲哲强调,泰国上层经济消费能力却丝毫不逊色于台湾。(Facebook@哲哲Jer Jer)

“虽然泰国影视文化在台湾愈来愈受欢迎,但很惭愧地说,因为台湾没有泰语相关科系,所以至今没有相关的字幕组。”洪铭谦叹道,2010至2015年间是台湾人藉由网络看到泰国影视实力的铺垫时期,但台湾人熟悉的”天府泰剧”、”BTS字幕组”及”喜翻字幕组”,都是陆生所建立。

台湾的暨南大学东南亚研究所所长陈鸿瑜提到,泰国政府自2010年起非常重视影视、广告业的发展,并设立了文化创意中心积极推广。他认为,很多优秀的泰国影视作品,都未为台湾人认识。主要原因除了是两地观众口味不同之外,泰国政府在电影的推广上确实做得不够好,没有如韩国政府积极推动电影产业,把所有影片都翻译成英文,进一步跟国际接轨。”泰国比较重视广告跟形象上的提升,并将此作为观光卖点,而不是将电影打入国际市场。”

洪铭谦坦言,台湾的泰语人才产量太低,工业、科技业已不敷应用,遑论在影视、文化产业。在台泰国人其实也很清楚,台湾人对泰国并不了解。由于他们大多来自乡下地区,生活条件并不优渥,因此对于台湾人的刻板印象通常默然接受。

台湾的外籍劳工大多以女性居多,但来台工作的泰国劳工则以男性为主,家暴问题较少发生在泰国劳工身上,在这方面的负面新闻较少。泰国劳工在台的劳动经历,能增加他们前往日韩就业的机会,因此他们普遍对台湾印象不俗。”台湾常有志工或宗教团体到泰国帮忙,泰国的台商总喜欢在当地做慈善工作,所以泰国人常说台湾人很善良。”

台泰断交过后,陆方在泰国的扎根及影响日渐取代台湾。(AP)

不过,泰国人对台湾印象正面,也不等于他们了解台湾,就如同台湾看泰国一样,一知半解、雾里看花。洪铭谦强调,如何建立专业科系、培养人才正是关键所在。”设立了专业科系,就一定会有从泰国来台湾的学者及教师,他们代表了泰国在台湾的发声权,能够在台湾直接提出他们真正的看法,不让台湾活在单方面的想象中。”

从洪铭谦在大学开课的观察,近五年来,在台湾学习泰语的人数正日益增加,而且多数是喜欢看BL泰剧的女性观众,可见影视文化确实影响台湾人了解泰国文化的意愿。”如果台湾想夺回与外界来往的自主权,必须先有翻译能力才有发声权利。就像台湾人以前英语水平较弱,就只能靠别人帮忙。”

语言就是国际间发声的管道和桥梁,台泰之间若真想建立桥梁,必须有足够的翻译人才,促进双方交流与认知。此次中泰网民大战,台湾网友在大呼过瘾的同时,无疑也是一个反思的契机,台泰网友站在同一阵线,究竟是建基于足够的理解与友好,抑或只是萍水相逢?台湾又有没有意愿与能力将其化为细水长流?”你说奶茶联盟存不存在?或许存在,但是,同盟之间有没有办法讲话呢?”

相关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