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第二任就职倒数 盘点台湾修宪六大议案热区

撰写:
撰写:

随着台湾总统蔡英文第二任期即将展开,舆论多预期她将推动触及“下修18岁公民权”等宪改议题,而台湾朝野对“下修18岁公民权”的一致支持,也程度让此刻成为台湾继2005年第7次修宪以后,最有望再起修宪工程的时候。

不过,代表独派意见的制宪基金会在这一波“修宪有望”的浪潮之下,倏忽抛出举办“制宪意向公投”的主张,试图以推动制宪让台湾“国家正常化” ;再加上日前民进党立委蔡易余拟推出删除《宪法增修条文》前言与《两岸人民关系条例》“国家统一”字句的修法草案,这些勇于挑战两岸敏感与台湾国家定位的倡议,显然成为当前“修宪有望”氛围底下的政治暗涌。

尽管作为提案人的蔡易余已就前述修法双双撤案、制宪基金会所主张的公投,未来能否成形也是未知,但上述等等作为,也显示在《中华民国宪法》为“一个中(华民)国宪法”的体制之下,两岸定位始终是倡议修宪,或是制宪者始终绕不过的一道槛。

台湾制宪基金会将“制宪”公投提案送往中选会,并盼能藉由公投来展现台湾人想要制宪的心声。 (中央社)

台湾在2005年第七次修宪后,将修宪门槛提高至需四分之三的立委出席,当中又四分之三的立委决议,才能提出宪法修正案,并在该修正案公告半年后,经过选举人投票复决,且有效同意票必须超过选举人总额的二分之一,才能顺利地更动宪法。正因为修宪门槛之高,自第7次修宪后,台湾迄今已有15年未再有修宪的实质行动,即便2015年第8届台湾朝野立委曾成功筹组系属特种委员会的“修宪委员会”,但终因朝野无法达成共识而破局。然而,即便如此,从第8届立委、第9届立委,再到本(第10)届立委的宪改提案中,仍大致可以归纳出六大未来可能的宪改方向:

首先,最不具朝野争议的宪改提案,当属18岁公民权或下降被选举人年龄类。以本(第10)届的相关宪改提案来看,国民党就有三个相同属性的提案,分别为有着立委身份的党主席江启臣、党团总召林为洲与党团书记长蒋万安提出;若国民党的相关提案就已经有那么多了,那更不用说民进党,目前一共有5份相关提案;至于民众党与时代力量方面,即便两党受限于修宪提案连署门槛无法提案,但这两党立场一向明确力挺“下修18岁公民权”。因此,就朝野目前所持立场具高度共识,“下修18岁公民权”实已成为新一波宪改的“楼地板”或基础议题。

朝野立委出席支持投票权下修至18岁的记者会。 (谭英瑛/多维新闻)

其次则是宪改的老议题:五权体制变成三权体制。废除考试、监察两院的主张者均属民进党立委,像是民进党立法院党团便曾在第8届立委时推出废除考、监两院的宪改草案,打算将考试、监察两院所属的职权归还给行政、立法两院,以此避免叠床架屋或政府资源的浪费,并可借此落实三权分立。近日,台湾监察院因总统府秘书长陈菊盛传将接任院长一职,再加上“国家人权委员会”的设置,备受舆论关注。目前就废除考试、监察两院的修宪主张,则有民进党立委陈亭妃提出相关草案。

第三,废省。尽管台湾省政府1998年就已虚级化,但基于“省”仍具“一个中(华民)国宪法”的意涵,因此“省级”一直也是绿营政治精英试图淡化、甚至消除的标的之一,就宪政角度而言,废省亦当被归类于宪改中的“国家定位”议题之列。

第四则是关于人权、原住民族权,以及动物权入宪。以第8届立法院为例,时任民进党立委郑丽君、尤美女等人就已提出人权入宪的草案,国民党立委郑天财等人则提出原住民族权利入宪,民进党立委刘建国等人则曾主张要将动物权入宪;而以本(第10)届来说,无党籍立委林昶佐也曾提出人权入宪的相关草案。

第五则是喧嚷多时、攸关选举的不在籍投票。作为第8届立法院修宪委员会朝野没办法达成共识的议题之一,提案方多为国民党立委为主,并主张开放不在籍投票能借由减少海外台人的返台成本,来实质保障人民行使参政权;不过,当时在修宪委员会时,绿营则以宪法未实质限制投票方式,无需以宪法层次处理来应对蓝营对于该议题的坚持,而随着第8届的修宪契机破局,该案是否会再于本次修宪风潮再度出现则值得观察。

最后则是涉及政府体制根本的总统制或内阁制之辩。国民党曾在马英九执政末期的2015年抛出“恢复阁揆同意权”的修宪论述,也同在第8届立法院提出相关提案,旨在借由台行政院长人事同意权回归立法院,使立法院握有节制总统的关键权力,其间更有欲让立委同时兼任内阁阁员的提案。但当时的朝野并未对此议题达成共识,不过基于台湾社会长期质疑台总统权责是否相符,故该议题或有机会成为这次修宪倡议的“深水区”议题之一。另外,一旦牵涉到立委依循内阁制安排,兼任阁员,这般的宪改提案又将涉及增加立委席次,加剧宪改的复杂与困难程度。

即便目前朝野仅在下修投票年龄的修宪议题达成共识,但民间团体仍期待蔡英文能在第二任期做出更多、更深远的宪政改革。 (中央社)

根据民进党立法院党团总召柯建铭曾于第10届立委开议后表示,修宪必须达到“一要件,三共识”,“三共识”是指必须要在民进党内、朝野与社会都有共识等条件下,至于“一要件”则是修宪必须要由蔡英文主导,并待其第二任就职后尊重蔡英文的想法。柯建铭随后又在受访时指出,除了朝野已达共识的“下修18岁公民权”之外,修宪应“要有历史高度,深刻讨论其他修宪议题”,但即将迈向第二任期的蔡英文正想着什么?又是如何看待涉及国家体制定位等“其他修宪议题”?随着蔡英文第二任期的即将展开,台湾朝野与社会或也正等着修宪契机的到来。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