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在即 美国在台湾问题上的这波操作挺渣

撰写:
撰写:

当数日前台湾外交部长吴钊燮亲口说出“美国至今不愿在WHA会议中为台湾参与提案,台湾仍须透过友邦为台湾参与提案”这一番话后,台湾舆论反应大致两种。一种是痛批“美国已经尝试了,还不是中共打压”,另一种是无奈“美国不是说会帮台湾,到头来也就是利用而已”。

这两种反应并不对立,台湾在国际政治上长期受到大国左右的被动,加上两岸问题,民意及政府对于所谓“美方是否帮助台湾”的态度基本消极无奈。比如台湾外交部在承认美国未提案之后随即表示,“支持的方式很多种,提案只是其一。美国历来支持台湾。”

这看在外界眼中很自我安慰,无疑是“没能给实质上的多少帮助没关系,至少口头支持了”,但在台湾的如今国际处境之中,这是“有多于没有”的心态──有口头支持,有美国议员表态,总比没有强,都是一种前进。

毕竟,中美断交、美国因为台湾跟中国大翻脸,放在现实之中,人们知道不太可能成真。

2020的世界卫生大会(WHA)在即,出现一个很讽刺的现象,美国、日本、澳大利亚等“西方民主阵营”的议员在日前纷纷表态支持台湾加入WHA,让台湾产生“盟友感”,但在“提案支持台湾以观察员身份加入WHA”上,仍是14个“中华民国友邦”提案。

2020年1月28日,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左)在北京会见习近平。(AFP)

根据德国之声的报道,德国外交部一名发言人于当地时间5月15日在柏林表示,德国不承认台湾是主权国家,“但德国联邦政府仍赞同台湾参与WHA等国际机构事务。”

此次西方各国中有不少议员或政治人物表明“支持台湾”态度,但为何也就仅止于此?世界卫生组织(WHO)是联合国下的国际组织,少数不被国际主流承认、也有争端的地区亦会以观察员身份参与,比如巴勒斯坦,与马政府时的“中华台北”。阿拉伯国家联盟支持巴勒斯坦参与,而马政府时为何能拿到观察员身份台湾社会亦心里有数。

而后蔡政府任内,台湾提出的入会申请,从2017年到2019年都未被纳入大会议程。

西方国家的态度非常巧妙。以美国为例,美国“支持中华民国以观察员身份出席世界卫生大会及有意义地参与世卫各项活动”,这并非始于蔡政府任内,陈水扁时期这也是例行公事──日本、欧洲、加拿大等在2002年到2009年之间都曾数次表态“支持台湾加入”。中共抗议也是寻常。

这是台湾争取国际空间之时,各国你来我往的例行公事──各国表态,但也不会突破红线,中共口头抗议一下。

至于在蔡政府任内,何为“美台关系前所未有地好”?

当地时间4月27日,美国卫生及公共服务部部长与台湾卫生部长通电话,台湾后来发的声明是,“美国卫生部长支持台湾加入WHA”,然而在美方官员发的声明中,是感谢台湾在疫情下对世界的贡献,并未有WHA一段。

美国在2019年时通过的《2019年台湾友邦国际保护及加强倡议法》(TAIPEI ACT,俗称台北法案)更巧妙了,条文内容是“美方应在适当情况下,支持台湾成为所有不以主权国家为参与资格的国际组织会员,并在其他适当组织中取得观察员身份。”

何为“不以主权国家为参与资格的国际组织会员”?什么又是“其他适当组织”?

以台湾在2002年时加入的世界贸易组织(WTO)为例,当时美中之间实力落差大,且中共急于加入WTO,在这样的情况下台湾与中国大陆仍就主权问题周旋许久。最后台湾以“台湾、澎湖、金门、马祖个别关税领域”名义在中国大陆之后加入,且有诸多限制。

《台北法案》的通过让中共屡次抗议,但其内容巧妙,“在适当情况下”、“适当组织”等用词讨巧,台湾可解释为“美国支持台湾主权”,在中美关系之间又“虽然让中国不爽,但没那么踩红线”。

这就是政治游戏。

五月初旬,美国驻联合国代表团(U.S. Mission to the United Nations)在twitter上表示,“台湾被排除在联合国外,不只是公然侮辱台湾,也违反联合国创立宗旨”,激起一些人“台湾入联”之想象。然而,就如同之前的国际游戏规则一样,几则twitter、一些议员支持,各有尺度,到此为止。

美国动作、中共抗议、台湾感谢,这戏码从过去二十年到未来十年都将持续,人们也见惯不怪。

其实撇去梦想、理想和幻想,回归到现实,台湾亦明白,中国大陆是“蛮横的恶霸”,美国是“小动作及甜言蜜语不断,但仅止于此,最后仍看利益”的“渣”。但是,“有总比没有好,美国能如此支持台湾已不容易”。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