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就职】最“父权”的女总统 新内阁女性30年来最低点

撰寫:
撰寫:

蔡英文于2020年5月20日就任她担任台湾总统的第2任期,但蔡英文在就职典礼上,没有对新内阁名单中女性只有2人、比例低到4.76%的事实做出任何解释。妇女新知基金会已经发表抗议声明表示:“史上最‘男’内阁竟出现在台湾第1位女总统的任期,已成为台湾女性参政史上的最大讽刺。”

蔡英文是台湾第一位女总统却拥有最多男性内阁。(杨家鑫摄)

除了妇女新知基金会,时代力量立法委员王婉谕也批评这样的内阁名单让台湾离两性平权更远;就连民进党籍的台北市议员赖品妤和行政院性平委员会,也都有发出批评的声音。

20日下午,行政院秘书长李孟谚在新内阁名单发布的正式记者会上,回应记者的相关提问。李孟谚解释,其实内阁名单中总共有4位女性,包括劳动部长许铭春、促转会主委杨翠、公平会主委黄美瑛、台湾美国事务委员会主委杨珍妮。李孟谚表示,行政院重视女性同胞的动作,不是在阁员人数方面,而是在对法案的推动上面。

不过这样的解释其实并没有解决外界的质疑。李孟谚给出的名单中,促转会主委和台美会主委,其实算不上“一级部会首长”,就连行政院自己做的性平调查里,这2个部门都没有列入到名单中。而法案的推动,那更应该是立法院的事务,不是行政院的。

要检视1个政府、1个社会对性别平权的态度,最简单粗暴的作法就是检视高等级人才的性别比例。民进党政府2次执政都是1男1女搭配参选总统,蔡英文更是台湾第一位女总统,这是有历史意义的。

但是如果继续往下数,在一级首长上,蔡英文第1任任期的内阁中,42位一级首长只有5位女性,比例只有11.9%,当时蔡英文还特地为这了个事实道歉。

蔡英文于2016年新内阁人事公布后曾经表示:“我知道,内阁成员的性别比例,让大家失望了……在未来的人事安排中,我们会保持推荐管道的畅通,尽量弥补这个阶段我们所做的不足……我充分明白,一位女总统的出现,不必然等同于整个社会女性地位的提升。我特别把这件事写在这里,不只是回应,反省,也是对自己的提醒。”

不过,到了2020年,蔡英文在第2任期不但没有增加女性内阁成员,甚至更进一步的削减女性内阁成员,接近到了全男性内阁的地步,女性阁员比例来到了30年来的最低点,比1989年的李焕内阁还低(5%);也完全比不上扁政府、马政府时期曾经来到的20%等级。

在传统由男性主导的工作领域,譬如政治界,重视的优点往往属于传统男性特质,例如阳刚、理性、霸气等等;而女性要在这类职场往上爬,就要展现出比男性更男性的“阳刚特质”:前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Margaret Thatcher)和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都有“铁娘子”的外号,比男人更坚强、更刚硬就是她们的招牌。

蔡英文个人也总是偏向中性、冷静的气质,例如穿着裤装、脸色冷淡,说话时声音也偏低、慢。但这一波新内阁名单,已经超出了个人特质的塑造,而是到了重新形塑男性权力地位的地步,简直就像是为了讨好民进党内部核心权力的“老绿男”布局一样。

事实上,在传统父权社会的架构下,个别女性就算能够透过努力和机缘上位,为了维护自己的地位,她也必须要符合周遭大部分人的价值观,也就是男性、父权社会的价值观。所以,1个女性的主管,往往不但不会提拔女性,甚至会主动打压其他的女性,来证明自己属于这个位子。中国唯一的1名女皇帝武则天,虽然宠爱女儿太平公主,常常和女儿商议政事,但却都是关起门来讲话,从来不让外界知道太平公主的政治能力。

蔡英文第一任期中原本已经不多的女性阁员(5名),在就职典礼前又离去超过一半,可以说这个“职场”如果不是打压女性,至少也是无法吸引女性、甚至让女性留下来的程度。蔡英文能不能打破“武则天法则”,真正让台湾女性得到完整的政治参与,而不是“一代而终”,目前看来好像是有了一个坏的开始。

推荐阅读:

性侵女童丑闻导演获奖:水土不服的法国Me Too运动

上千男子闯女校猥亵 印度强奸案日增罪在莫迪?

新科华裔金球影后因长相挨批 “辱华”焦虑背后根深柢固的父权

科技与服装 改变工作服与口袋的工业革命

中共女党员急剧增多 政坛高层晋升困难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