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車站大廳許坐不許坐 延宕十年的難題

撰写:
撰写:

台北車站大廳不設座位,因此在最近十年來常常可見民眾席地而坐,成為車站一景,但這樣的情況在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爆發後也已經不再得見。2020年5月18日,台灣鐵路管理局傳出決議,將會永久禁止開放台北車站大廳席地而坐的行為,還特地強調移工(外籍勞工)如有群聚的需求必須移到室外。不過,當天下午交通部長林佳龍就率先指示台鐵,應該有條件開放大廳空間。

到了5月20日,交通部繼續表示,未來不會永久禁止開放大廳供民眾坐下。也不只是交通部反對台鐵的「永久禁坐」,連台北市長柯文哲都在臉書發文表示:「只強調管理方便,常常成了壓抑多元的殺手。」認為當初台北車站大廳把椅子拆掉,是因為要驅趕睡在椅子上的遊民,結果讓旅客沒有地方休息,只能坐在地上;如果以後永久禁止坐下,看起來或許整齊多了,但也變得單調。

台北車站大廳以往經常有民眾席地而坐或舉辦活動。 (中央社)

其實,台北車站大廳坐滿人群的景象到底是「多元文化」還是「醜陋景觀」,多年來都不斷引起激烈爭論。台鐵表示,一直都有民眾投訴,認為車站是給人經過的地方,不是聚集的地方,而且人群聚集在大廳坐下會引發動線障礙、阻礙旅客往來等等。

而且,近20年來台灣移工數量不斷增長,許多移工放假時會到台北車站聚集,人潮越湧越多,甚至舉辦「開齋節」,引發許多側目。許多民眾抗議,「外勞」要聚集應該去公園,不應該佔據室內空間,但這種主張卻引發「種族歧視」的指摘,讓問題更加複雜化。

時間回溯到2011年,當時台北車站大廳改建時,順道把一樓大廳原有的候車座位拆除,空出了一大片地板。台鐵的說法是,因為長年來有遊民佔據座位,管理不易且民眾多次檢舉,因此直接拆除座位。

其實仔細一想就知道這說詞漏洞百出。無家可歸的遊民席地而睡本來就是常態,事實上就是2020年的現在,台北車站門口或是地下街也是常有遊民席地而睡,如果遊民之前會睡在大廳椅子上,何以拆除椅子後遊民就不會直接睡在大廳地板上?事實上當時台鐵就被社運團體批評,只是想把乘客趕到二樓的美食街消費而已。後來因為有乘客抗議大廳無法給候車人士休憩,台鐵才又在大廳臨時加裝了不到百個簡易座椅,但又再度於2015年拆除。

2012年,台鐵大廳空出來一年後,大廳逐漸產生「席地而坐」的現象,往來旅客、學生、老人、親子家庭都有,而移工因為人數漸多,其陌生的臉孔和語言都引發了側目。當時台鐵就一度以「外勞佔據車站大廳」為由,在大廳拉起紅色封鎖線,不允許進入。

但是這種「因為人群聚集在大廳會影響旅客動線,所以乾脆不許任何人進入大廳」的荒謬邏輯不但引起社會團體抗議,更因為沒多久後台鐵就出借大廳給文化部辦理跳舞活動而飽受批評,認為是「只許部長跳舞,不許民眾坐下」,不久後就撤除封鎖線。到了2013年,台北市政府和台鐵還特地協助聚集移工在車站大廳慶祝開齋節,作為「友善多元文化」的宣傳。

2020年2月29日,台鐵以防治新冠肺炎疫情為由,公吿禁止旅客停留在大廳中,也是變相禁止了民眾席地而坐。但是到了5月,台灣疫情趨緩,許多公共設施不但沒有關閉,酒店、舞廳等設施也陸續開放,台鐵陷入尷尬局面:如果在疫情過後繼續禁止民眾停留,不但失去大義名分,若是之後應對不當,還會重新招致「雙重標準」、「圖利廠商」甚至是「種族歧視」的指責。

然而,不可否認的是,台灣確實存在著一股對移工佔據車站大廳感到不滿的聲音,希望「眼不見為淨」、「移工去公園」等等。而台鐵為了管理群聚在大廳的人數也會增加不少負擔,但是誠如柯文哲所說,如何兼顧「管理」與「開放」,不但考驗主事者的智慧,也是台北作為先進城市的試金石。

推薦閲讀:

【新冠肺炎】新加坡失守病患急增 外勞居住環境成最大原因

台40刷暢銷書改編 《做工的人》拍出工人的美麗與哀愁

在台外籍看護工遭性侵犯悲劇 為何一再重演

蔡政府新南向 台NGO批:從反國籍歧視做起

台灣慶祝開齋節 展現宗教文化新南向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