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就职】台独理论大老:蔡英文已从两国论撤退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林浊水接受多维新闻专访,分析蔡英文520就职演说,认为蔡英文从两国论上退却。(洪嘉徽/多维新闻)

细数蔡英文5月20日的就职讲稿,内容不提2016年提过的“尊重九二历史会谈事实”,又以“作为共同体的台湾”开头,并谈及修宪议题,被部分人士解读朝“两国论”发展,但有“台独理论大师”之称的前民进党立委林浊水,向多维新闻分析蔡英文这份讲稿时认为,蔡英文实际上是从“两国论”退却,蔡英文在主权问题上,采取比2016年就职演说更模糊的态度处理。

林浊水认为,在国家问题上,蔡英文这次主要释放两个讯息,一个是把民进党立委蔡易余提案删掉《中华民国宪法》、《两岸人民关系条例》的“国家统一前”字句给挡了下来,这个动作必须和蔡英文的就职演说放在一起,属于她演讲的一部分;另一个就是,把这份讲稿和2016年的版本做比较,可以发现国际外交和两岸的篇幅都大幅缩水,显然是要淡化国际和两岸议题,且淡化的不只是字数,连措辞上都讲得更模糊。

不让北京火大的善意

林浊水猜测,2016年北京不埋蔡英文的单,并非蔡英文没提到九二共识,而是蔡英文说要跟美日组成价值同盟,以及要积极参与区域集体安全机制而起,因为这两个讯息对北京来说,都代表蔡英文要跟习近平站在对立面,但显然蔡英文是过了相当的时间才明白这一点。当时的时空背景,正处於中美关系急速恶化的趋势,接着南海紧张,所以习近平当时已经不从两岸来看台湾,而是从国际战略上来看台湾。林浊水透露,国台办透过相关人士传达习近平的意思,“就是九二共识这四个字,也许不必讲,但意思要出来”,蔡英文后来照“小抄”宣读,因此当时候所有两岸学者,都认为蔡英文的演说“过关”,没想到蔡英文讲了价值同盟和区域集体安全机制,让北京不满,而她这次在国际外交和两岸上都模糊化,原有的同盟变伙伴、区域集体安全机制变成合作机制,调性大改,不像上次讲的那么明确,林浊水认为,“如果说不让北京火大是一种善意,那善意是在这里”。

林浊水敲了两下桌子,称蔡英文讲稿中反对一国两制,就像是“摸一摸圣经”,但是九二,她根本连提都不提,这相比上次来说,又更远一些,大体来看,蔡英文这次讲稿针对国际外交和两岸,是低调处理,一方面是两岸关系紧张已持续太久,必须把调子压下来,第二是中美关系的紧张已很明确,短时间内难以缓和,美国拉拢台湾的态度明确,蔡英文不需要敲锣打鼓,上次蔡英文就是讲得太敲锣打鼓,“我一听,北京一定会火大,果然如此”。

两岸好不到哪里去 也不会急遽恶化

至於这次北京方面的反应,林浊水判断国台办当然会说不满意,因为蔡英文并没有提到九二共识,但林浊水话锋一转,认为北京的态度不能只看国台办讲了什么,而要再看两个讯息。首先是大陆全国政协主席汪洋,在这次政协会议并没提到一国两制、九二共识,作为大陆统战部门的最高机关,政协主席汪洋不讲这两个名词并不合理,可见汪洋想低调处理;再来是解放军的鹰派代表乔良,作为大鹰派的乔良突然跳出来说,“现在不要急着打台湾”,完全是180度的态度大转变,乔良是中国非常有名的战略学家,他的说法绝对非个人意见,可能是因为中美关系紧张,鹰派对台放高调,所以北京就让大鹰派乔良出来压制鹰派,“这个讯息很强烈”。林浊水预测,因为两岸双方都把调子放低了,所以基本上,之后的两岸关系虽然不会好到哪里去,但也不会急遽的恶化。

蔡英文就职中华民国第十五任总统当天,下午即赴民进党中央回任党主席。(民进党)

林浊水指出,在蔡英文2016年上台后,北京方面曾向蔡英文释放几个讯息,希望在中美关系紧张的状况下,台湾能扮演缓冲的角色,但基本上都被蔡英文负面解读,再到2016年的就职谈话,蔡英文虽照念“小抄”,但在另一边同样也一点都不客气,说了价值同盟跟区域集体安全机制,态度太鲜明,所以北京才改要明确的九二共识。因为有了这样的经验,蔡英文这次两边的说法都刻意模糊化,压低两岸间的矛盾,淡化尖锐的主权问题。

另一方面,对于蔡英文2019年发明的新名词“中华民国台湾”,在这次就职演说中也有出现,但林浊水认为意义不大。虽然蔡英文接受BBC专访时说过这个词,像是在向国际宣传“中华民国台湾是我们的名称”,但这对国际社会来讲并没有什么意义,因为其他国家不会称台湾为“中华民国台湾”,这个名称,反而是要诉诸於台湾内部,把中华民国跟台湾联系起来,向台湾内部认同台湾国跟中华民国的人喊话,“我是你们的总统”,没必要在这个名词上,说蔡英文是往独的方向走,或是往统的方向前进。

关切修宪碰国家定位是不可思议

此外,谈到台湾的共同体,林浊水表示,台湾在历史上,累积的族群跟政治矛盾亟待集成,且一位总统当选,是经过尖锐的选举攻防,导致社会对立情绪很强,所以胜选者都会强烈诉求共同体,包括李登辉、陈水扁、马英九的演讲重点,一定都会诉求共同体精神,北京应该不会特別看重这点,多是台湾内部一些好事的人,爱在里头咬文嚼字。他从这份讲稿中,感觉到蔡英文从“两国论”上退却,蔡英文虽因“辣台妹”而胜选,但胜选后她就从“辣台妹”上撤退了,而且退得比2016年还远,上次就职谈话的东西,这次通通都不谈。

林浊水认为,担心蔡英文藉由修宪来处理台湾的国家定位问题,“是不可思议”。(洪嘉徽/多维新闻)

至於北京关注的修宪问题,林浊水重申,蔡英文都已经把蔡易余的提案封杀掉了,还在担心蔡英文会去处理台湾的国家定位问题,“是不可思议”,蔡英文在讲稿中,讲得比较明确的修宪议题,是18岁公民权、废除考试院或监察院,以及行政院的组织改造,但这些都不应当是修宪的轴心,反而应该将轴心放在民众关心的行政与立法间的权责问题,否则修宪难以通过。林浊水指出,目前台湾朝野对下修18岁公民权较有共识,所以在台湾立法院通过应无问题,但台湾民众的总体支持度若未热起来,公投通过机率恐怕不高,而废除考试院和监察院的修宪案,除非在野党全力配合,否则连在立法院通过的机率都不高,如此看来,虽然蔡英文把修宪当作就职演讲的重点之一,纵然立法院修宪委员会也成立,最终如果空忙一场,那就很可惜了。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