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认同与阶级话语 美台专家对话新疆问题

撰寫:
撰寫:

台湾政治大学于当地时间5月25日举行专题演讲,邀请美国新疆学者鲍文德讲述“新疆问题是个什么问题”,同时请到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副研究员吴启讷出席与谈。除了两位出身美台的主角外,政大民族系教授蓝美华、赵竹成、张中复等诸多学者皆有出席,现场讨论热烈,甚至上演了类似“公审”的插曲。本文为上篇。

下篇:激辩“再教育营” 台学者:新疆议题不该简化成政治口水

多重视角下的新疆

鲍文德(Gardner Bovingdon)认为,“新疆问题”这一中文词汇本身,便是个值得探究的题目。“问题”究竟意指供人研究的“question”,或是有待解决的“problem”,耐人寻味。而“新疆问题”究竟是主权问题、人权问题、阶级斗争问题或是宗教极端问题,则端看所采视角而定。

例如所谓“新疆自古以来即是中国一部分”的说法,便是主权话语进入中国后,改变了过往的天下秩序观,所催生的新式描述。然而近来常见的“祖国”一词,是否又能完全与主权概念下的领土重合?鲍文德则认为相当值得反思。

鲍文德认为,“新疆问题”究竟是主权问题、人权问题、阶级斗争问题或是宗教极端问题,则端看所采视角而定。(祁宾鸿/多维新闻)

另在民族视角上,鲍文德以建构主义的途径剖析所谓“维吾尔人”的概念与认同,并提出“民族”并非天然存在之物,而是在很大程度上受政治力建构而成。例如在中国的民族识别概念下,中华民族乃是由56个民族共组的大家庭,在中共看来,中华民族主义是值得嘉许之物,但少数民族的民族主义,便是须戒慎恐惧的存在。

除此之外,鲍文德也提出了帝国这一视角。其认为,明清时的“移民实边”与“屯垦”等,皆为带有殖民意味的帝国政策,这股力道延续至今,体现在“再教育营”等同化政策上,也催生所谓“维吾尔文化商品化”的现象。长此以往,将导致民族文化不断流失,令维吾尔人渐失对文化的诠释与话语权。

失灵的阶级话语

而相比于鲍文德的视角诠释,吴启讷的观点主要聚焦在话语斗争上,并以阶级与市场的对抗为主轴。

例如在回应鲍文德所说的民族视角时,吴启讷提到了“identity”一词的翻译商榷。此词当年由学者杜维明译作“认同”,强调其流动、动态感;然而在现实生活中,认同并非只有人类内心的自我归属感,也包含政治力量由上到下的身份赋予,且人民往往难以觉察。故杜维明在多年以后,便对“认同”这一译名有所保留。

而在探讨维吾尔文化的商品化时,吴启讷指出,此现象与中共在后毛时代的改革开放有关。在全球化与市场化浪潮席卷下,中共无可避免地成为市场中的政治团体,对“革命论述”逐渐失语;中国的民族关系,也因贫富差距扩大,而屡屡出现族群利益冲突。维吾尔文化的商品化只是诸多现象中的一种,在全球化与市场化脉络下,汉人与少数民族都是资本主义的受害者。

吴启讷的观点主要聚焦在话语斗争上,并以阶级与市场的对抗为主轴。(祁宾鸿/多维新闻)

吴启讷接着谈到,中共过去掌控着革命话语与阶级话语,并曾有过“民族问题归根结底是阶级问题”的论述,文革时期之所以没有出现大规模的族群冲突,便是因为阶级话语压制一切之故。但在中共已然失语的今日,阶级话语无法遮掩市场化带来的巨大利益差距,民族关系自然也就发生了变化,新疆的族群冲突便是最激烈的案例。

而针对“再教育营”议题,吴启讷认为,这并非同化政策,而是中共仍希冀以革命手段来解决民族冲突的象征。再教育营的逻辑源自延安整风的精神改造,当年中共借此打造了一批强而有力的精英团队。但面对如今全球化与市场化的挑战,革命方法是否能继续发挥效用?对此吴启讷有所保留。

推薦閲讀: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