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山乌托邦】“万蓝丛中一点绿”:司马库斯部落的政治认同

撰寫:
撰寫:

位居新竹县深山的泰雅族部落司马库斯,跟外部政治的接触历程,以及如何形成对政治认同的态度,一向隐晦未明。一般人的印象是,台湾原住民聚居区(原乡)主要的投票倾向相当偏蓝,实则司马库斯部落却在10余年来的总统大选中皆以压倒性多数投给民进党,成为原乡部落当中的特例,为何会如此呢?而选举又是否改变了部落内部的和谐?

此為【深山烏托邦】系列文章第三篇。

2020年大选原住民投票地图,高度支持国民党籍候选人韩国瑜的区域,与1916年原汉分界隘勇线相当吻合,此图一出曾引起不少讨论。(Facebook@地图客)

【深山乌托邦】不作资本世界的玩家:一窥“上帝部落”司马库斯

【深山乌托邦】土地之泪:司马库斯映射的台湾原住民政策困境

“绿压过蓝”的原乡特例

司马库斯所在的新竹县尖石乡,人口88%为原住民(2019年人口统计),而2020年大选韩国瑜在尖石乡囊扩70.3%选票,蔡英文仅为25.3%,相差45个百分点,尖石乡的投票行为,就像是台湾众多原乡的缩影。不过,全乡15个投开票所里面,司马库斯的“新光国民小学司马库斯分班投开票所”是唯一蔡英文得票超过韩国瑜10个百分点的地区,差距甚至拉大到63个百分点。

司马库斯投开票所历届总统大选投票结果。(廖士锋/多维新闻)

曾有台湾媒体报道,2016年台东布农族狩猎触法的“王光禄事件”,是导致司马库斯“由蓝转绿”的关键催化剂。实际上,司马库斯部落“绿大于蓝”的政治版图早已形成,在司马库斯独立设立投票所后、2008年至今的历次台湾总统选举中,民进党得票皆大于国民党,甚至近两次大选都站稳80%以上得票,比“最绿的县市”台南市得票还要高出10个百分点以上。

在“北蓝南绿”、“原乡偏蓝”的常识中,司马库斯呈现“比南部县市还绿”的结果,显示司马库斯的政治行为是非常特别的案例,特别是司马库斯选票数量少,连国民党候选人都未频繁拜访,何况是在新竹县地方经营能力更弱的民进党。

民进党认同的滥觞:范振宗县长开辟道路

为什么会有如此现象?据部落头目马赛・酥隆回应,司马库斯直至1979年方通电,但是联外车用道路一直没有办法完成,部落也多次向此前长期在新竹县执政的国民党籍县长(林保仁、陈进兴等)请愿、希望能够拨款建造联外道路,但都遭到拒绝。对于国民党籍县长并不愿意投入资源协助司马库斯道路建设,马赛・酥隆回忆起来表示“我们(指族人)都很气”、当时“投票都要走路一天”。

司马库斯部落联外道路,直到1995年民进党籍县长范振宗任内才开通,此后历经多次整修,2018年获“前瞻基础建设计划”核定1.177亿元(约合396万美元)经费,大幅改善不少路段。(洪嘉徽/多维新闻)

直到民进党籍县长范振宗上任后,司马库斯道路才见曙光。时任县长范振宗为新竹县湖口乡出身的客家大佬,他以无党籍身分崛起于地方政坛,而在1989年受民进党提名为新竹县长候选并成功当选,1991年部落在约五公里外的山林中发现神木群,规模之大吸引不少游客目光,县政府终于拨款兴建道路,司马库斯道路最终在1995年完工启用。

而司马库斯道路建成后,每年带来数万游客,也让部落的发展得到很大的巩固与提升,2015年部落决议削减游客上限前,每年甚至有多达6万名游客造访这个仅百余人规模的部落,交通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而司马库斯族人对于“民进党”的政治认同,甚至也超越了早已离开民进党的老县长范振宗,2018年新竹县长选举里,范振宗出任国民党籍候选人杨文科竞选总部主委,两人并前往司马库斯拜票,但最终还是民进党籍候选人郑朝方获得了部落60%选票,杨文科仅得28%。

对蔡英文“转型正义”的向往

头目马赛・酥隆接着提到,部落多数人支持民进党的第二个原因,是因为“国民政府以前对我们部落限制很重,不准打猎、砍树、种香菇”,导致族人对国民政府不信任,甚至前面的部落种的香菇还“被林务局翻到山谷”,辛勤付出毁于一旦。马赛解释,司马库斯部落的观念就是“国民政府来台湾就是抢夺原住民传统领域,工作区域的保留地只给我们一点点,不应该是这样”。

司马库斯部落虽然绝大多数支持民进党,但是头目马赛也表示,如果民进党政府仍限制原住民生活条件、不归还传统领域,“我们也是要抗争”。图为司马库斯部落旁的山林。(廖士锋/多维新闻)

他转而谈到,民进党标榜的“转型正义”给予部落族人恢复传统领域权益的莫大期待:“想说你(蔡英文)既然知道转型正义、恢复我们原住民的身分,最基本的传统领域都是我们祖先留下来的,你应该要给”,但马赛也强调,“如果她不给,我们还是坚持生活信仰,守住我们的土地”。现在虽是民进党政府执政,“但是我们也是要看,如果对我们原住民的立场还是那么限制我们原住民生活条件,我们也是要抗争”。

而对于蔡英文2019年10月出席“新竹县司马库斯联外道路启用典礼”,台湾官媒也报道蔡英文“深入司马库斯”,记者向头目求证时,马赛表示蔡英文根本没有进到部落里,而是在山下(司马库斯称为“前山”),他解释,这是“地方政府不实在”,是“乡长、县里面的人不让她上来”,只在“前面”办通车典礼,“也没有邀请我们部落的人,一个都没有参加”。

基督教长老教会对部落极为重要

台湾原住民信仰基督宗教(新教+天主教)的比例非常高,信仰基督教长老教会的司马库斯也不例外,教会且在族人生活中有极大的作用,成为部落“三会”之一。司马库斯教会亚拉.比呼表示,教会积极协助部落各项事务,例如组织协会、课后辅导、替部落争取权利、跟公部门对抗等,他特别强调1980年代“还我土地”运动,就是从教会开始,“我们是长老教会就是新教,不断改革”。

台湾基督教长老教会司马库斯教会牧师亚拉.比呼提到,长老教会对于原住民权益的争取曾有过不少贡献。(洪嘉徽/多维新闻)

亚拉.比呼也介绍,长老教会跟天主教会比较不一样的是会培养自己的传道人,“所谓自己就是自己族”,自“玉山神学院”(1946年成立,标榜是台湾唯一为原住民族而设立的学校)毕业以后就是回到自己族,这样的话这个教派会比较长久。天主教会有越南籍、欧洲籍(传道人);长老教会则是自己族到自己族群的部落,语言一样、牧职调动比较少,这是长老教会比较活跃的原因之一。

基督教长老教会在台湾一向以政治色彩鲜明著称,例如2015年国民党主席朱立伦与共产党总书记习近平会面,该教会发表声明强调“长老教会从1971年的‘国是声明’以来,关心台湾前途发展,期许台湾可以成为主权独立、民主自由、尊重人权的正常国家”、“台湾主权不属中国”。这次与记者谈到部落的投票倾向为何几乎是一致支持民进党?亚拉.比呼认为主要系因为“国民党还想回大陆,民进党才是真正关注这块土地”,对于部落来说,土地情怀是非常重要的情感元素,而民进党给予他们相符的印象。

政治带来分裂?

司马库斯部落头目向记者表示,“政治很不好,带给部落原住民分裂”,似乎深感于“台北”的蓝绿政治风暴可能会给这个宛若世外桃源的部落内部埋下纠纷之种子;实际上,看在外人眼里,司马库斯仍是非常团结的部落,他们共同经营土地与资源、也对泰雅族传统文化有极大的传承愿望,更吸引源源不绝的旅人进山探访这块纯洁净土。

就此而言,虽然台湾每到选举时刻,各方竞逐声浪总是震天作响、社会撕裂相当严重,可是司马库斯并没有被吸入部落外面的选举漩涡中,外部政治的分裂,更不影响司马库斯部落对土地与文化的深厚情怀,民进党也好、国民党也罢,不管谁当选,都不会破坏司马库斯“Tnunan”永续共营的生活方式。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