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版国安法】民主的“国家安全”没有比较高尚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国全国人大宣布通过“港版国安法”,从反修例风波开始便不断“撑香港”的台湾也有所动作。当地时间5月29日,台立法院举行“台湾国会香港友好联盟”成立大会,除了陆委会副主委与会外,也有48名跨党派立委参加。

台港联机会长林昶佐在会中指出,香港自1997年回归后,50年的承诺还未过半就遭北京践踏,以恶劣专断的方式推动“港版国安法”。陆委会副主委邱垂正也表示,中共强是绕过香港立法会通过“港版国安法”,严重侵害香港自治权,形同走入一国一制。

这样的说词并不让人意外,毕竟在“一国两制”就如同“中华民国”一般,在台湾早已“声称灭亡”多次,却始终好好的存活着。“港版国安法”确实是个重磅核弹,对香港而言也是无法再打马虎眼、而须正面直视的课题,但若因此无线上纲到北京要以此“摧毁一国两制”,那不过是随着政客贩卖恐惧的说词起舞,而未认清“一国两制”的本质,以及“港版国安法”的用意。

朝野党团对于中国大陆人大通过港版国安法的共同声明。(国民党立法院党团提供)

“港版国安法”虽然尚未有具体细节,但大体而言是针对“分裂国家、颠覆国家政权、组织实施恐怖活动、外国和境外势力干预香港事务活动”等四类行为进行规范。台湾不分朝野,都批评北京实施此法意在限制香港的自由、人权,将对港人原有生活造成极大侵害。“香港国安法”是否真的如此神通广大?其实与台湾现行的国安相关法令做比较,便能得知一二。

首先,“港版国安法”所规定分裂国家、颠覆国家政权的部分,台湾《刑法》第100条亦有规定:“意图破坏国体,窃据国土,或以非法之方法变更国宪,颠覆政府,而以强暴或胁迫着手实行者,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而“外国和境外势力干预香港事务活动”,则可见于《刑法》第103条:“通谋外国或其派遣之人,意图使该国或他国对于中华民国开战端者,处死刑或无期徒刑”;另外,《反渗透法》的所有条文,同样是为了“防范境外敌对势力渗透干预”。

如此看来,除了针对反修例以来暴力活动、甚至出现自制炸弹的严重情事,才因此特别强调的“组织实施恐怖活动”之外,“港版国安法”所规范的内容其实与台湾大同小异。更甚者,蔡英文政府在2019年所修改通过的“国安五法”,资助、泄漏机密予境外势力,或是向象征大陆地区政权之旗、徽、歌等行礼、唱颂等行为,都在处罚范围之内,比起“港版国安法”,似乎有过之而无不及。

当然“国安五法”在审议时,并非没有在野党或其他声音反对,因为其中许多法条被认为名词定义不清,尤其是“主张统一都可能算叛国”的情况下,留有越多弹性解释的空间,便越有可能引人入罪。但期间所有忧虑,都被泛绿阵营以“国家安全有漏洞”为由强行通过,许多人甚至给反对方扣了一个大帽子:“如果不是心里有鬼想要叛国,为什么要害怕这个法案?”。

然而同样是国家安全法、要规范的内容也极其相似,到了香港身上却变成“北京限制香港民主自由的工具”、“港人就算不犯法,北京一样用这条法弄你”,在台湾是“护国神法”,在香港便是“摧毁一国两制”,这其中差异,可谓十分奥妙。

民进党立法院党团在去年亦以国家安全为由通过《反渗透法》。(谭英瑛/多维新闻)

很多人会强调,就算要立“港版国安法”,也应该由香港自行订立,因为对岸是“专制极权”体制,与台湾情况并不相同,台湾立国安法不会出现的问题,在专制体制极有可能出现,因此“港版国安法”很有可能造成台湾所没有的侵害。

但众所周知的,香港自回归至今有超过20年的时间能完成此事,北京也在不同时期做出各种提醒,指示香港尽快就《基本法》第23条的国家安全事项自行立法。但港人不愿意,政客不敢提,政府也不想触碰这个可能引起动荡的“烫手山芋”,而结果就是香港成为23年“不设防”的行政特区。若北京不介入,恐怕再经过23年,23条都还不会订定。

且国家安全的问题,没有民主与专制之分,民主国家需要国家安全,专制国家当然也会重视,不论何种体制都会面临不同层面的国家安全需求,关键在于订定的内容是否合情合理。台湾动辄以民主专制作为切点,仿佛民主体制订定国家安全法就是“守护民主”,专制国家就是“压迫人权、侵害自由”,此种说法实属无稽。现实就是,不论何种体制,没有一个地方会不在乎国家安全,也没有一个政权会“容许国家安全出现漏洞”。

很多人认为港人主张五大訴求、对抗极权政府、争取民主自由,何错之有?在他们看来北京想借由法律压迫港人的做法,才是真正的大错特错。但这样的说法无疑刻意忽略了香港近年来实际发生的情况,包含了境外势力的介入操弄、越发频繁的暴力行为、越来越激烈的攻击行动、以及隐藏在“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标语下,却路人皆知的分离主义心态。这样的情况随便带入任何一个“港版国安法”的反对者所处的国家或地区,不知道他们的政权及人民能不能够接受?

港人的忧虑是真实的,同时也需要政府更多的理解与安抚,而不是以为条文落地后,一切风波就能顺利平息,“港版国安法”只是确保了稳定与安全的土壤,但民怨还须靠解决深层次的矛盾才能抚平。但“一国两制”并不会如外界嚷嚷的那般被消灭,从任何层面来看,北京也没有任何摧毁一国两制的理由。当然,如果台湾政界对港人的权益如此关心,能推出一些真正对港人有帮助的政策,对于仍抱持忧虑的港人而言,也不失为其中一个考虑。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