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山乌托邦】不作资本世界的玩家:一窥“上帝部落”司马库斯

撰写:
撰写:

在新冠肺炎疫情中《动物森友会》成为爆红的游戏,这款模拟生活游戏,让玩家可以建构属于自己的无人岛,邀请可爱动物当岛民,在岛上观察丰富自然生态和气候变化、各种精心设计的小细节…..等,迅速俘虏世界各地玩家的心。

不过,许多玩家越玩越发现,这款游戏背后充满对现实人生的隐喻:你可以只靠摘水果过活,但为更高利润大家还是疯抢大头菜;小小的屋子可以住,但是为装下更好的家具和设备,你会更努力赚钱,不知不觉我们为了追求更好的生活、购买自己喜欢的家具等理由而在消费社会也变成资本的奴隶。只是,人真的能不被自己的欲望打败吗?

在台湾,有这样的一个深山部落,在庞大的金钱诱惑下选择维持自己的生活方式,它们的遗世独立有地理和历史的因素,但最终他们发展出一套属于自己独一无二让部落共生共营的模式,­它就是上帝的部落──司马库斯。

此为系列文章第一篇。

【深山乌托邦】土地之泪:司马库斯映射的台湾原住民政策困境

【深山乌托邦】“万蓝丛中一点绿”:司马库斯部落的政治认同

司马库斯有“上帝的部落”这样的美誉,让游客趋之若鹜。(洪嘉徽/多维新闻)

黑暗部落到上帝部落

司马库斯(Smangus)部落在新竹县尖石乡海拔1500公尺的深山里,离山下最近的乡镇竹东镇也至少要3小时的车程。由于交通不便,司马库斯成为全台最后一个通电的部落,1979年通电前司马库斯被称为“黑暗部落”,当时其他部落都会以一句“再不乖把你嫁到黑暗部落”威吓小孩,司马库斯也因此声名远播。

部落通电后,在居民的争取下1995年对外联通的车用道路才终于开放。但即使路很崎岖,但是也为部落生活带来很大的改变。1997年,部落的神木群成为发展观光的重要地点,但是这时部落开始有为了利益竞争的情况。而当时还20几岁的部落教会长老优绕.依将(Yuraw Icyang)目睹部落面临历史转折的那一刻。

一箱的“天文数字”

“1995年以前我们过的是很传统的泰雅族生活,跟外界的联系几乎是中断的状态,没有车用道路、没有室内电话、没有网际网路更没有手机。”部落长老优绕.依将补充,当时部落居民平常就是种植小米、地瓜、芋头或上山打打猎,经济来源就是贩卖野生香菇或是去山里摘取、找寻金线莲、八角莲或是灵芝,赚取金钱就买一些生活必需品。但这些微薄收入并不足以供小孩读书,所以部落小孩大都念到国中就只能留在部落帮忙,当时部落居民收入不多也没有存款的概念,生活过得去,钱还是不够用。在这样的情况下,1997年一个财团拎著一个大皮箱来到司马库斯,一打开成捆的千元大钞,总共新台币2,500万元(1新台币约合0.03美元)。

优绕长老见证司马库斯部落的许多重要时刻。(洪嘉徽/多维新闻)

优绕长老回想那个情节还是很惊讶,“真的就很像电影里的情节出现在部落里面。皮箱里面就是满满的千元大钞,上面还有几张A4纸压著。”部落的族人非常惊讶,因为部落的居民从来没有看过这么多金钱,当时以部落的平均收入来说,一个家庭月收入2万到3万已经很不得了了。

财团来谈判的人对当时部落的头目倚介.稣隆表明来意,“我们已经看中了部落观景台山头到部落下方地上停车场1.3公顷的土地。如果你们愿意卖土地的话,这个皮箱里的东西就是你们部落的。”到底要不要签署转让契约书?部落小组开起了会议,耆老们数著手指算不清这样的“天文数字”,而在他们犹豫不决中,财团更表示愿意加价钱到5,000万新台币,但是部落的头目却断然回绝了。

当时担任头目跟财团翻译的优绕对当时的景象印象深刻。“头目就跟这些有钱人说,谢谢你喜欢我们的部落。但是不能把我们的土地卖给你,你的钱虽然很多,但是没有办法生小米跟地瓜。我们的土地是可以生小米跟地瓜还可以延续泰雅的生命跟文化,但是钱是没有办法的。”

即使部落路开通了也得到2019年前瞻计划补助,但开车到司马库斯的路仍旧崎岖。(洪嘉徽/多维新闻)

而后,2000年又有黑道因为结识选择到山下工作的司马库斯人,而希望能借由这些部落居民的土地开发司马库斯,同样受到部落的阻挡。黑道曾经威胁他们,如果部落族人到竹东或新竹市区购物的话,会让他们断手断脚回部落,更曾威胁要直接开怪手来、绑架部落的孩子。但是部落仍旧阻挡。优绕长老表示,他们的态度就是“宁愿失去我们的生命,但我们不能失去传承泰雅生命的基地。”

优绕长老笑著说,有一次黑道们穿著短裤、短袖,脚掌以上脖子以下都看不到一片完整的皮肤,全都是画龙刺凤的刺青来找他们谈。头目回应他们,“大哥你身上的刺青对泰雅人来说没什么惊奇。因为两三万年前泰雅族就有纹面的文化,我们是纹面的民族。”而这样毫不动摇的态度也感动了黑道,他们折服于司马库斯族人对于土地的热爱,更表示愿意当部落永远的朋友。

共营制度(TNUNAN)

由于有黑道和财团的经验,让司马库斯更加意识到土地的重要性。这些外来的压力助长内部的向心力,所以他们决定签署一份土地共有的契约书,让观光的运作和土地都交由部落议会负责,这种共生共营的制度被称为(TNUNAN)。

“其实合作共生对我们来说并不陌生,合作共生原本来说是泰雅的共存共荣共享的一个生活文化,但是他必须要搬到现在的这个时代来调整它的运作模式。”加入的部落居民等于放弃土地“私有”的概念,而接受部落的“共享”,优绕长老透露,其实愿意加入部落议会的比例大概占8成,但还是有2成的人不愿意加入,以私营的方式经营民宿。但由于大部分的土地仍旧掌握在部落议会手里,所以即使未参与的人想要贩卖土地,受限于主要干道和大部分土地仍在部落居民手里,因此难以贩卖给外人。

司马库斯部落每天早上都要召集居民开晨会。(洪嘉徽/多维新闻)

参与共营制度的部落居民一同运营部落的餐厅、补给站、制作纪念品、餐点,打扫民宿观光事业,但也要兼顾部落平常的路面维修、杂项处理。每天晨会早晨7时半,由议会的总干事分配工作,大家分工合作完成一天的代办事项。而加入共营制度的居民承担义务的同时,每个月可以拿到分配的新台币2万元,部落孩子的教育费用同时也由议会负担,住屋方面则是透过居民合力建造,因此在部落可以看到由原木和竹子建成的一栋一栋房子。

由于部落人口差不多,即使设籍的有200到240人,但实际在部落的只有将近180人的人力而已。因此,部落平日时一天只接待100位游客,假日在山下读书、工作的部落居民返乡时,人手较充裕则接待250人。有限度的赚钱,不过度贪心让观光客影响部落生活。

将近八成的人放弃私有土地、钱要有限度的赚,这在当代世界简直天方夜谭? 优绕长老为了让我们理解,分享了一个关于桃园市复兴区拉拉山原住民部落的故事。

拉拉山原民悲歌

1995年,司马库斯刚刚有车用道路的时候,拉拉山已经是一个很繁荣的泰雅族部落。“因为盛产水蜜桃,当地的水蜜桃卖的很好一颗可以卖到新台币100多块,一盒六颗卖到新台币1000多块的也都有。”母亲来自拉拉山的优绕长老分享,“有时候听我舅舅分享,当时很容易就赚到很多钱,有时候洗衣服的时候口袋里钱都放去洗衣机一起洗了,钱都忘记拿了。”长老笑说,“我们就开玩笑说下次洗衣服的时候,要告诉我们跟我们分享一下。”

司马库斯的房子多使用原木和竹子,由居民合作搭建。(洪嘉徽/多维新闻)

优绕长老表示,1995年前后各五年的阶段是拉拉山原住民收入的高峰。但他们同时也看到,这些原住民的收入虽然很多,但土地的流失非常的严重。“他们赚够了钱就想去山下生活,想买房子买很好的车。但是卖水蜜桃也不够,于是就开始卖地给财团。刚好财团也喜欢有绿地的地方。”长老表示,他也见证到这些原住民如何从土地主人变成佣人的过程。

这个过程是看得很清楚的,“他们曾经很有钱,但是现在变得很穷。因为他们到山下把钱花光了以后,车子也旧了以后、贷款也付不出来。把房子也卖了以后再回到部落连盖房子的地方都没有了。只好去千拜托万拜托买他土地的人可不可到卖水蜜桃的一个角落,借一小块铁皮屋去遮风避雨,最终成为部落的流浪汉。”

长老感叹,“流浪汉已经不是只有都市会有的名称,已经是原住民部落的型态甚至是常态的东西。”因此保留土地,遂成为司马库斯最重要的坚持。

司马库斯的坚持

而要构建部落向心力司马库斯不只靠部落议会,而是透过三会(部落议会、教会、协会)九部(教育文化部、工程部、生态环境部、农业土地部、人事部、财务部、卫生福利部、观光部、研发部)来凝聚部落,让部落日常生活、观光行政等得以运作。

头目是大家的精神领袖,而部落议会则负责行政。头目马赛.稣隆表示,三个会中部落议会是行政组织,教会是心灵层面,协会则是透过政府成立立案,希望能跟大众、政府单位维持联系互动。

部落头目马赛稣隆对土地和部落有满满的爱和不能妥协的坚持。(洪嘉徽/多维新闻)

对于土地的坚持,马赛.稣隆与前任头目一样,“我们来到世上不过六七十岁而已,如果这个管理只是土地卖一卖,我过我自己好日子,这不是在管理,这是践踏。我们想尽办法,来管理这个土地,因为前任头目讲的,土地可以生长东西,可以延续我们下一待的生命,如果没有土地,我不晓得要怎么延续生命。”

但不贩卖土地其实无法赚到非常多钱。马赛.稣隆表示,他总是安慰部落的族人,“金钱是人印刷的,但是土地不是人印刷的,是上帝制造的,所以我们没有资格去践踏土地,我们只能用尊敬态度来管理土地,不要去践踏他,土地是很多人要的。”

而再与部落头目的马赛.苏隆访谈时,也不难发现,他开口闭口不是“土地”、就是“孩子”,无法遮掩的是他对土地的珍惜和对后代的疼惜,带领部落循著上届头目的愿望做了与众不同,背离世俗的抉择。

“钱够用就好。”头目总是这样说。这个是我们都熟知,却无法真的做到的道理。如同我们在《动物森友会》中,即使可以只摘水果度日,但仍旧想要去炒大白菜价格;想要换更大的房子,跟朋友们炫耀买了什么样的新东西,但究竟什么是重要的? 司马库斯在资本主义社会中开启一场特别的实验,不论外界来看是守旧还是成功,他们确实守护住他们部落重视的价值。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