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脱外交投票一直输窘境 台官员:应参与问题导向国际组织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唐凤(左2)与詹宏志(左3)探讨新冠疫情如何激發台湾的数字社会创新运动。(林仕祥/多维新闻)

台湾行政院数字政务委员唐凤5月30日和无任所大使、台湾PChome创办人詹宏志进行对话,并谈及台湾外交。唐凤认为,台湾若能积极参与问题导向的国际组织,很可能可以跳脱“200个国家投票,台湾一直输”的状况;詹宏志则说,从某个角度来看,台湾不需要外交部,如果将“Taiwan is helping”变成外交部的标志,强调帮忙而不是主权的争夺,一定可以改变世界对台湾的观感,台湾对外交也不会那么无力。

唐凤首先从社会创新谈起,并以自身频繁利用视讯技术和各国外交人员开会为例,笑说“以前大家可能见面三分情,视讯两分情”打一点折扣,现在因为疫情因素,大家反而更愿意用网路、数字的方式,打破时间跟空间的限制。她透露,世界卫生大会(WHA)前几天,台湾就和14个理念相近国家和经济体,开了一个视讯会议,视讯技术重塑了国际秩序,在线上的会议中,每个人都只是一个小视窗,打破了台湾过去在外交上的困难。

唐凤指出,台湾现在的数字外交工作,最强的并非是政府机构,而是一群“乌合之众”,例如之前在争取参加WHA上,台湾民众透过群众募资的方式在《纽约时报》刊登广告,释出“WHO can help? Taiwan”的讯息,突然让台湾在国际间有很明确的定位,且任何人只要到相关网站上,就能看到所谓的“台湾模式”是怎么一回事,有哪些具体的帮助,台湾把原来解决自身问题的种种方案,变成所有人都能按图索骥找到的语言,让台湾变成一种观念、容易流传的创新模式,这是台湾模式真正重要的部分。

詹宏志表示,希望“Taiwan is helping”未来能变成一种机构,因为从某方面来看,台湾并不需要外交部,以这次新冠肺炎疫情来看,台湾因有良好的制造业基础,尽管过去一段时间以来,台湾工厂陆续外移,但这些能力还在,原本2019年九成的口罩靠进口,到现在不但自给自足,还可以帮助美国、澳大利亚等友人。詹宏志强调,帮助別人是台湾一直以来就有的力量,台湾不但有很强的帮助別人的善念,也有帮助別人的经验,“为何不把这样的能力变成外交部”?国家的主权部分,台湾或许可以少点讨论,超越争端,“只做一件事,就是哪里有灾难、困难,我们就去哪里,用这个来变成台湾外交的标志”。

詹宏志认为,只要世界上有任何需要的帮忙,台湾就带着物资、方法提供协助,以这样的形态,虽不一定能扭转世界的政治权力结构,但一定可以改变世界对台湾的观感。(主办单位提供)

詹宏志认为,强调台湾自己的权利,争夺一、两个国家承认台湾,虽然也需要做,但能做的部分并不多,只要世界上有任何需要的帮忙,台湾就带着物资、方法提供协助,以这样的形态,虽不一定能扭转世界的政治权力结构,但一定可以改变世界对台湾的观感,不只在疫情,在消除大量贫穷、扶植中小企业、发展精致农业、医疗体系,台湾都有相当的经验,带着东西帮助別人,“至少台湾不会对外交那么无力”。

詹宏志说,这次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影响可能非常深远,目前还看不到全貌,但有两件事情他看得惊心动魄,首先是世界现在看待中国大陆的态度出现转变,有的很强烈,例如美国,有的可能还在观望,像是欧洲,但不管如何,每一个社会都开始重新思考自己和大陆的关系,这件事足以改变世界政治的风貌;再来是世界对大陆有新态度,连带着对世界生产供应链有极大的比例在大陆,也有了新想法,也许产业链全部从大陆撤出很困难,但新的分配跟布局恐怕不可避免,这个透过30年建立起来的供应链,未来可能也要经过20年才会陆续重组,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台商也都将扮演重要角色。

唐凤呼应詹宏志的说法,认同新的国际秩序正在形成当中,传统的威斯特伐利亚体系是一个固著的体系,但透过积极参与问题导向的国际组织,很可能可以让台湾“跳脱出200个国家投票,台湾一直输”的状况,而是可以从部分主权实体组成的组织中投票开始,出现“台湾一直赢”的状况出现,用这样新的概念跳脱威斯特伐利亚体系,“很高兴詹宏志也是这样支持”。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