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理教师待遇遭苛扣 台教育团体:一年聘期只领10个月工资

撰写:
撰写:

随着台湾逐渐进入少子化社会,每年学生人数减少,全台各地中小学面临减班、缩编压力。当各县市政府不愿开放扩大编制内正式教师员额,代理教师便成为不可或缺的教育劳动力资源。不过,当地时间6月1日上午,台湾“全国教师工会总联合会”(全教总)召开“代理教师薪水被苛扣 请县市‘说清楚讲明白’ ”记者会,说明代理教师身处的劳动环境不佳,甚至遭到受雇学校苛扣寒暑假工资,工作权缺乏保障。

6月1日,台湾“全教总”召开记者会,说明代理教师身处的劳动环境不佳,甚至遭到受雇学校苛扣寒暑假工资,工作权缺乏保障。图为台“全教总”理事长张旭政。(許陳品/多维新闻)

“全教总”理事长张旭政表示,在台湾中小学教师中,约有2万名代理教师、占全体教师10%,当中不少还是“长期代理”。他解释,代理教师原本是为了因应正式教师请假、特殊状况而存在的职务代理,却演变成教育界长期不正常现象。因此,从2016年起,“全教总”就持续检视代理教师完整聘任权益,虽有看到进步,但仍远远不足。

全台县市兼行政职教师 多无完整聘期

由于代理教师分为“再聘”、“兼行政职”、“兼班导师”(班主任),以及“只教科任”的纯代理4种状况,经“全教总”统计,嘉义市、金门县自2019学年度起,所有种类的代理教师的聘任态样都已给足一年聘期。然而,本学年度苗栗县、台南市与南投县的“兼行政职”代理教师部分,聘期仍无完整一年;新北市则是只有偏远地区兼行政职的老师聘期达到一年,其他代理教师都无完整聘期,属于聘任条件较差的县市。问题在于,行政职通常任期一年,当代理教师于寒暑假无聘期时却被要求到校负责行政事务,不仅不在受雇期间,亦不给予工资与投保劳健保,等于是学生放长假时到学校做免费劳工,如何保障其工作权益?

再聘与兼任班导师:15县市未给一年聘期

张旭政指出,在“再聘”与“兼班导师”部分,嘉义市、金门县给予这两类代理教师完整聘期;基隆市、台北市针对再聘的代理教师给予完整一年聘期;基隆市、高雄市针对兼任导师的代理教师给足完整一年聘期外,其他县市几乎都未给足一年聘期。全教总质疑,当寒暑假家长或学生需要班导师协助时,却会发生代理老师在法律与聘期上“不在岗”的荒谬状态。况且,依照《国民小学与国民中学班级编制及教职员员额编制准则》规定,为因应少子化影响,县市政府得控留8%的专任教师员额编制数改聘代理教师,这些原本就应该编列的专任员额经费,则应全数用于改聘的人员。但实务上,多数县市政府在改聘代理教师时,却苛扣相关人事费用,未给足代理教师完整聘期,究竟这些扣下来的经费到底去哪了?县市政府如何对人事经费乾坤大挪移?其中是否涉及不法?要求县市政府应该说清楚、讲明白。

代理教师工资遭“变相减薪”

“全教总”法务中心执行长林金财表示,现行“代理教师”资格分为三类:第一是具合格教师资格证者,第二是曾修习教育学程、但未取教师证者,第三种则是大学相关科系毕业、但无教师证者。根据《中小学兼任代课及代理教师聘任办法》第9条第2项规定,代理教师本薪、加给(津贴)及奖金支给基准,应由台教育部订定,也就是依照毕业学历不同(大学、硕士、博士)给予不同工资标准。

林金财强调,但台教育部于2016年针对没有教师证的代理教师,迳行授权给各县市政府自行订定叙薪标准。这就造成第二、第三类的代理教师薪级比第一类低两级,“学术研究费”也被打了八折给付。这样的做法明显抵触了《聘任办法》依毕业学历高低给薪的规定。全教总批评,台教育部授权地方政府的法源依据究竟在哪里?恐怕是教育部带头违法、难辞其咎!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