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着特朗普甩锅发梦 民进党政府是爱得太深或无路可退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肆虐美国,已造成超过10万人丧生。在疫情和选情交迫下,再加上非裔美国人弗洛伊德(George Floyd)被警察压制致死引发的全美抗议,5月29日特朗普(Donald Trump)召开了一场全长9分47秒且未接受媒体提问的记者会,再度把中国和世卫组织(WHO)搬出来作为挡箭牌,宣布“在今天终止美国与世卫组织的关系”(we will be today terminating our relationship with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新冠肺炎】特朗普宣布美国终止与WHO的关系

特朗普指责中国隐瞒疫情,并施压世卫组织提供错误资讯,造成美国及全球的严重伤亡,且认为世卫组织改革不力,宣布“终止美国与世界卫生组织的关系”。(AP)

奉行单边主义的特朗普,此前在国际组织“退群”成性,也早已放话将断援WHO、屡屡剑指该组织“已完全被中国控制”,此刻大张旗鼓宣示“终止”美国与WHO的关系,并不为人感到意外。值得玩味之处在于,在今(2020)年世卫大会(WHA)召开前夕,台湾不断高度宣称有美国支持加入,如今特朗普出手斩断美国与WHO的关系,台湾民进党政府将如何反应?

台湾外交部态度保守低调,表示由于事关重大,已通过不同管道,“了解此行动的后续影响及其他国际友人的回应”,“在其他国际友人尚未回应之前,没有评论”。相对于此,在此次台湾防控疫情过程中,被媒体和舆论推为“抗疫英雄”的台湾疫情指挥中心指挥官陈时中,却表态附和特朗普,指未来若美国真的退出WHO,世界应该要建立一个新的平台,一旦有新兴疾病可以尽速反应,台湾也会积极争取加入新的平台。【美国退群WHO 台:国际或立新防疫平台 将积极加入

陈时中这番发言,无疑给了亟欲争取国际曝光的台湾民众又一个希望:争取加入WHO“虽败犹荣”,至少还可以期待美国带领台湾“另起炉灶”。问题在于,台湾加入国际组织与否,关键是国际上其他主权国家所奉行的“一中原则”,而不仅是靠着美国撑腰以及台湾隔海呼应。更何况特朗普此次忘我的“退群”,与其说是美国找到一条应对疫情的新路,不如说是特朗普的“甩锅”性格的又一次展现,就国际现实来看更像是在摆烂发梦,台湾的“抗疫英雄”却要寄希望于此?

台卫福部长、指挥中心指挥官陈时中表示,美国要退出世卫组织还要再看美国进一步的说明,若美国真的退出世卫,希望未来世界可以建立一个新的平台,一旦有新兴传染病可以尽速反应。(台湾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供图)

先谈美国“终止”与WHO的关系,特朗普的说法看似强硬,其实是草草带过。原因在于,包括美国在内的WHO成员国,根据WHO《组织法》规定,加入时须经过本国宪法程序签订或以其他方法接受。如同美国乔治城大学国际卫生法教授高斯汀(Lawrence Gostin)的说法,WHO《组织法》已经由美国国会通过,具有国内法地位,若真要终止成员身份应获得国会批准,特朗普宣布退出“超出宪法赋予他的职权”。也就是说,美国“退群”WHO,并非特朗普说了算,而且美国内部两党议员和医学专家,对于特朗普的决定还存在着相当程度的反弹和批评声音。

其次,不妨进一步追问,倘若特朗普真的如陈时中所想的那样“建立一个新平台”,世界其他国家会跟进吗?今年3月下旬,美国要求联合国安理会做出声明决议,将“中国武汉”明确认定为“病毒起源”,但遭到了拒绝;蓬佩奥(Mike Pompeo)于3月26日G7外长会议上建议使用“武汉肺炎”也遭到封杀,最后连联合宣言都未发布。事实上,主要的国家都明白,美国频频拿中国或WHO开刀,很明显是特朗普政府卸责和转移焦点之举,而且在当下疫情仍在扩散之际,包括开发中国家都仍需要WHO扮演沟通和协调的角色。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张登及曾分析,WHO等国际组织是维持有限度国际秩序的妥协和权宜之计,但若走到撤废组织或另起炉灶这一步的话,恐怕没有任何机构能再起到联络协调的作法,“先蒙其害而未蒙其利”。

美国是否能“退出”或“终止”与世卫组织的关系,恐怕并非特朗普能决定,还须经过美国国会同意。至于台湾官员期待跟随美国加入新的世界公卫平台,也得回归到国际政治现实来讨论。图为第73届世界卫生大会于当地时间5月18日在瑞士日内瓦世界卫生组织总部召开。(新华社)

总的来看,特朗普的“突发奇想”,无论在主观或客观上都窒碍难行,基本上将之视为政治操作的选举语言即可,也体现出他在国际事务上不负责任的行事作风。但台湾的防疫指挥官,把这套话语当成国际现实,在台湾内部作为总会实现的期待加以传播,这又是民进党政府和政治人物不负责任的另一种展现。台湾的防疫成就备受肯定,这一点毋庸置疑,是政府同民众共同努力的成果,但回归到更为现实的国际参与,仍有许多条件和困难需要面对。无论是WHO等联合国机构的一中原则,还是特朗普试图切断与WHO的关系是否可行,民进党政府的官员都应该负责任地向民众说明清楚,才有可能摸索出一条行得通的道路。

在中美博弈和两岸压力的处境之下,民进党政府在政治上选择一面倒的“亲美”,对台湾来说并非好事,但多少可以被理解。然而,不知是民进党政府官员对美国“爱得太深”,还是已把台湾前途全然押宝在美国身上,致使当前的台湾已无路可退,才会出现不久前高度期待美国力挺台湾加入WHO、现在却又主张跟着美国另开新局的前后矛盾。台湾的防疫成果和国际参与契机,可能就在政治语言与错误想象之中,一点一滴被消磨殆尽。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