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TW】社论:想象的“台湾人共同体”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在中美对抗愈演愈烈及新冠肺炎疫情依旧肆虐的国际情势下,蔡英文开始了她的第二任期。“这是中华民国史上,最特别的总统就职典礼”,蔡英文在“5.20”就职演说中说,“我要请所有的国人同胞做好准备,因为接下来,还有各种考验与难关在等着我们。”为克服这些考验与难关,蔡英文开出两个“解方”,其一,她提出“台湾人共同体”(A Taiwanese Community)主张,强调2,300万人民是“生死与共的生命共同体”,邀请台湾人民成为她的引导、伙伴,团结对抗即将面临“不会是一片顺遂,愈来愈多的挑战”;其二,她以极大篇幅说明“国际社会”肯定台湾的防疫表现、改变对台湾周边情势的想象,将因此加速全球产业链的重组,进而提出“六大战略产业”以“接轨国际”。

不过,以“台湾人共同体”强调团结对抗未来的挑战,对照演说中对两岸问题的有限表述,及以台湾应对疫情、援赠口罩等获国际肯定的荣誉感”,铺垫台湾人民对未来融入国际社会的美好想象,甚至以产业链重组机会“接轨国际”,修饰对美国的单边“押宝”,她的“解方”能否解决台湾的实际问题,值得商榷。

《多维TW》55期2020年6月刊新鲜出炉,精彩内容抢先看!

“共同体”的想象

美国学者班纳迪克.安德森(Benedict Anderson)的著作《想象的共同体》(Imagined Communities)中,指“民族”」是“想象的、有限的、享有主权的政治共同体”,更加强调同一块土地人民对土地的共同记忆、价值认同对建构“共同体”的重要性。

因为新冠疫情肆虐,今年以来台湾言论场即充斥各种“防疫共同体”、 “健保共同体”讨论,循着安德森建构的“共同体”想象边界,将各项防疫作为,如对“疫区”实施人员境管措施、限制口罩出口及要求公民戴口罩、勤洗手、限制社交距离等,区别两岸之间“我者”、 “他者”之分,合理“抗中”之必要,强化台湾人总体意识,甚至赋予“民族”想象。

蔡英文提出“台湾人共同体”说法,既是呼应、收割舆论这一段时间的讨论,也是延续“辣台妹”基调 ,符合她的政治利益与意识形态。

必须指出,蔡英文所说“台湾人民是生死与共的命运共同体”,在台湾政治场域并非新创,民进党大老、驻日代表谢长廷早在1987年就提出“命运共同体”,乃至于后来李登辉提出的“休戚与共的台湾生命共同体”,表面上要求台湾人民团结一致面对外部挑战、化解内部分歧,实则隐晦的将“台湾主体意识”深藏其中,亦是蔡英文“台湾价值”的真实意涵。

循此脉络,蔡英文顺应当下台湾高涨的抗中“主流民意”及独派高喊完成“三十年未竟之业,制定新宪”呼求,加上其为李登辉两岸“特殊国与国关系”论述起草人之一的背景,在就职演说中提出“台湾人共同体”的深意,已经呼之欲出。

蔡英文提出“台湾人共同体”,循着台湾政坛过往建构“共同体”论述,隐晦的将“台湾人主体意识”深藏其中的脉络,其目的已呼之欲出。(台湾总统府提供)

国际政治的现实

问题在于,蔡英文喊出“台湾人(命运)共同体”迎合民意,除激发听闻者的感性认同,要求团结有余,理性来说,并无法解决台湾因为中美对抗及新冠肺炎疫情面临的挑战,一则她未指出在她带领下,台湾人的“命运”指向何方,那是一条没有目标与方向的旅途,甚至还提供一个“爱台湾”检验标准,反而有损言论多元;其次,她藉由台湾人集体抗疫的好表现获国际社会肯定,合理化其刻意默视“两岸关系”的连结,甚至侈言要与美国、日本、欧盟签订贸易或投资保障协议,既高估了台湾对美日欧内部经济政策的影响,又忽略了对岸这个影响台湾一切政策与任何可能走向的最关键变量。

尤其“接轨国际”的想象,植生于对美国的单边“押宝”」,危害更甚于建构“台湾人共同体(民族)”的虚无想象。

从美国承诺协助台湾参加2020年世界卫生大会(WHA)的过程,就可以知道,美国对台湾的“承诺”能否成真,必须置于美国自身利益及国际社会操作的“现实”下进行理解。

众所皆知,美国在台协会(AIT)早自5月初起即开始“每日一贴文”声援台湾参与WHA,美国卫生部长阿札(Alex Azar)也早在WHA召开前就与防疫指挥官陈时中视讯连线,展现强大的支持力度。

阿札实际上也在WHA召开大会时中发言“挺台”,但也仅只于此。美国并没有正式提案要求讨论让台湾以“观察员”身分参与WHA,也没有成为台湾友邦提案的联署国之一,原因只有外交部长吴钊燮口中那句“美国认为不适宜”。

换言之,虽然台湾因为防疫成果备受国际社会肯定,美国在WHA召开前也展现足够支持力道,结果台湾还是无法以观察员身份参加WHA。

背后深层原因,不是世卫“中国化”」,也不是北京阻扰,而是北京“未表示同意”,反映的其实是美国、中国大陆国际影响力的消长。

特朗普(Donald Trump)(右)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左)为了美中对抗的需求,频打“台湾牌”。(AP)

联合国大会2758号决议文与世卫大会第25.1号决议并非“铁律”,包括绿营人士主张并未处理“台湾代表权”问题,只要经过会员国大会讨论同意后,都可以改变决定。问题是,美国为什么不去做这样的努力?就算是美国努力了,能不能这两大决议框定的现状?事实上,美国即没有这个意愿,也没有这个能力,淌浑水只会更削弱自身威信。

蔡英文所谓与美国洽签贸易或投资协议之事,更是存在已久、不辩自证的“愚民话术”。《台美贸易既投资架构协议》(TIFA)早自1994年就已存在,本意为促进台、美之间的经贸紧密,甚至是台美自由贸易协议(FTA)的先期准备,实际操作20多年以来,却成为美国单向解决输台产品“障碍”的平台,台湾方每每为求TIFA得以召开,对于美国要求解决事项,包括知识产权保护、美牛、美猪等议题,几乎无一应允,已到了“予取予求”地步。

甚至从台积电赴美投资5奈米芯片厂一事,更可以看到美国对台湾的予取予求是全面性的,不仅要求开放市场,更要台湾傲视全球的技术能力“为我所用”。

中国、日本及韩国领导人都同意加速推动FTA谈判进程,深化经济融合。(新华社)

“台湾命运”之所系

面对新冠肺炎疫情改变的国际秩序,中国大陆外交部长王毅5月底表示将争取俗称“东盟+5”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议》(RCEP)于今年内生效,同时加速中国大陆与日本、韩国的自由贸易协议谈判,深化经济融合。

这不啻再次敲响台湾“被边缘化”警钟,台湾是个浅碟性经济体,经济增长与民生质量高度仰赖与外部的经济联系,尤其亚洲市场更是台湾养身立命之本。亚洲的“经济一体化”巨轮一旦启动,台湾在全球产业链的位置将因此产生变化,如何不让台湾成为全球区域经济整合地图中的“空白”,才是“台湾人共同体”未来命运之所系,也是台湾最迫切需要解决的生存问题。

质言之,能否融入区域经济整合进程,“本着WTO基本规则”的《两岸经济合作架构协议》(ECFA),以及依此精神谈判得到的《服务贸易协议》、《货物贸易协议》能否被制度化的实行,才是台湾能够真正“接轨国际”的途径。但是现在,莫说服贸、货贸,ECFA的命运会怎样台湾都不得而知。依中国大陆在亚太地区的领导力,如果没有北京点头,哪个亚洲国家会冒着得罪中国的危险把台湾拉上谈判桌?

蔡英文若还记得2016年就职演说时,表示要帮助台湾人民“解决问题”的庄严承诺,就应该知道不偏废“对美关系”及“两岸关系”的经营才是正途。只提出“台湾人共同体(民族)”想象,而不务实面对北京及其今非昔比的国际影响力,单边押宝美国就想要接轨国际,除了“自嗨”之外,难有其他实效。

本文转自《多维 TW》055 期(2020 年06月刊)专题栏目《尴尬台湾 南海难容》。请留意 058期《多维 CN》、055 期《多维 TW》,香港、澳门、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澳大利亚等其他地区各大书报摊及便利店有售。

您亦可按此【下载】多维月刊 iPad 版,阅读更多深度报导。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