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评:韩国瑜红透黑透 是对台湾政制的极大讽刺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当地时间6月6日,在台湾鼓噪了近一年左右的韩国瑜罢免案终于尘埃落定,以民选方式才当了不到两年高雄市长的韩国瑜,又被同样一批选民,以民选方式轰了下去。

这样令国民党与韩国瑜本人都极度尴尬的经历,除了说明民进党打压对手,吃相难看之外,亦是国民党与韩国瑜咎由自取。

2018年11月24日,代表国民党参选的韩国瑜以高票击败了民进党对手陈其迈,结束了民进党在高雄超过20年的执政历史,攻下了台湾南部这个绿营重镇。几个月后,这位当时人气爆棚的“韩秃子”,就扔掉高雄市长的工作,在经历国民党内一番勾心斗角的初选争夺后,向台湾总统宝座发起冲击。结果,不仅在和蔡英文的总统争夺战中以高达265万张选票的巨大差距惨败,也给自己挣了个“落跑市长”的名声,为后来民进党发起罢免案埋下伏笔。

自去年台湾总统大选之前,本来已经赢得高雄市长选举,同时又有“韩流”高人气支撑的韩国瑜,完全可以在继续完成市长任期、巩固国民党在高雄根基的同时,把自己支持者的影响力加持给党内其他候选人,比如富商郭台铭或朱立伦。这样,不仅国民党和韩国瑜可以守住高雄,还有利于国民党的内部团结以及与民进党的总统争夺。但头脑膨胀的韩国瑜看到还有进一步登顶的机会,就扔下高雄,开始挟“韩流”以令国民党中央,最后虽然成了代表国民党参选总统的候选人,却落了个鸡飞蛋打的结局,不仅总统没有选上,连高雄也搞丢了。

韩国瑜从创造奇迹,当选高雄市长,到如今被罢免的经历,既是韩国瑜本人的咎由自取,又暴露出台湾政治制度的内在困境。(洪嘉徽/多维新闻)

复盘从国民党赢得高雄市长到参加大选失败的过程可以发现,当事人韩国瑜的投机性格,国民党内一有机会就置大局于不顾,开始争权夺利的功利主义政治文化被展现得淋漓尽致。有这样的结果,对国民党和韩国瑜来说实在是咎由自取。事实上,这种政治文化也是国民党从国共内战期间就开始一路退败,到台湾也丢掉政权的最根本原因之一。

但韩国瑜罢免案更让人深思的,还是导致这种情况发生的更深层次的制度性原因。

一年多前,韩国瑜风靡台湾,成为庶民崛起改变社会希望的象征,被已经厌倦民进党的高雄人推上市长位置,一年后又被同一批选民高票轰下市长位置,就算是韩国瑜“落跑”辜负了高雄人,选民可以用选票来表达政治意见,但这种像儿戏一样让在这么重要位置上施政的政治人物上上下下、从火红到黑透的经历,难道不是对选举民主的讽刺吗?

再进一步扩展开看来,现在台湾人气正旺、以817万张历史性高票当选为总统的蔡英文,在一年半之前还是台湾当时民意最低迷的政治人物,如果以当时各主要政治人物的民意分布,蔡英文几无任何连任机会。但是,这一年半以来,就因为香港骚乱,蔡英文抓住机会操作两岸议题,把民进党和自己包装成台湾利益捍卫者的形象,就成功实现翻盘,反而成为台湾人气最旺的政治人物,在这样戏剧性的变化过程中,蔡英文到底做了什么?可以说除了以选举为目标操弄两岸关系,什么都没有做,但就是出现了这种反转性结果。

台湾的其他主要政治人物,如前总统马英九和陈水扁,也都有个近似大起大落的经历,在上任之初都人气爆棚,然后又一步步跌落谷底。他们都是选民选出来的人物,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难道都是这些政治人物欺骗了选民,选民就没有任何责任吗?难道产生这种现象的制度设计就没有值得思考的地方吗?

民主是个好东西,选举也是一种很重要的民主形式,它可以防止少数暴政,让老百姓有通过选票表达政治意见的机会。和专制暴政相比,民主精神与制度设计绝对是人类社会政治文明的进步。但当这种精神价值与选举结合后,居然在台湾能制造出这样的事情,而且几乎每个政治人物都像坐过山车一样红极黑透,难道就不需要进行一些制度层面的深入反思吗?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