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TW】步下神坛 韩流消风为哪般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高雄市长韩国瑜罢免案在6月6日揭晓结果,韩国瑜成为台湾首名被罢免的直辖市长。确定要被免除职务后,韩国瑜率市府团队在高雄市政府四维行政中心发表谈话,并鞠躬向市民及支持者表达感谢。(中央社)

高雄市长韩国瑜罢免案在当地时间6月6日落幕,最后“罢韩”取得93万9,090张同意票、2万5,051张不同意票,同意票数远高于法定罢免门槛57万4,996票,罢免案确定通过,使韩国瑜成为台湾首位遭到罢免的直辖市长。韩国瑜大起大落的身影看似凄凉,但是,从决定投身2020年台湾总统大选的那刻开始,韩国瑜就已经不是2018年掀起“韩流”、不论舆论有何质疑,均刀枪不入的“战神”。

毕竟,比起过去纸媒当道的年代,社会舆论每天随著报纸出刊刷新一次,现在社群网路正红,台湾政治人物分分秒秒都在接受吹捧,同时也在接受检视,倘若拿不出本事治理,终无不塌的“神坛”。就算台湾多数政治人物仍试图迎合著社群网路舆论风向,借以维系高声望,若是如此,不妨看看韩国瑜,一旦风向稍转,哪怕曾经刀枪不入,要沦为风中残烛,也只在一眼瞬间。

多维CN》058期2020年6月刊、《多维TW》055期2020年6月刊即将新鲜出炉,精彩内容抢先看!

社群网路翻转台湾政治

从韩国瑜崛起于“韩粉”的网路串连成流,来检视台湾舆论“传播”的变迁,事实上,“政治”与“传播”之间的关系向来紧密,且互为影响,在纸本媒体当道的时代,社会舆论的更新频率与报纸每天的发行一致,是以“日”为单位。后来,国际社群网路巨擘脸书(Facebook)就在2008年针对台湾及香港市场推出了繁体中文介面,进军台湾市场,其他诸多社群网站也随之兴起,此后,社会舆论的播送不再受纸媒的选材、编采、印刷的时间成本所束缚,改为以“秒”为单位快速更迭。

紧接而来的是,社群网路的发展,替政治传播手段带来剧烈改变,巨幅缩减了政治人物传播理念的成本,加速呈现出所谓“滴水穿石”、“谎话说一千遍也能成真”的效果,更具体扭转台湾政治的蓝绿版图。

承上所述,台湾自1996年展开总统直选,整体政治版图的格局向来被视为“蓝大于绿”。台湾大学政治系前教授洪永泰在其著作《谁会胜选?谁会冻蒜?》指出,台湾选民版图在1994年起,省长、北高市长及总统陆续直选后,蓝绿版图呈现60%比40%。至于2000年后至此书出版的2014年之间,最大的差别是李登辉“由蓝转绿”,带走5%的蓝营选民,使得蓝绿比为55%比45%。

就算陈水扁在过程中曾经执政八年,持平而论,当时的时空环境确实有难以忽视外在因素,不论“泛蓝分裂”或“两颗子弹”,均使陈水扁的选情受惠,倘若仔细检视当时的立法院组成,整体格局仍不脱“蓝大于绿”的刻板印象。

然而在马英九2012年击退蔡英文连任后,台湾存续了20年的“蓝大于绿”政治版图,却在后续两年内快速“重构”,并体现于民进党2014年、2016年连续两场大胜。民进党在2014年以47.55%的得票率豪取13席县市首长宝座,反观国民党仅以40.7%拿下6席县市首长。至于2016年,代表民进党的蔡英文更以56.12%的得票率,全面压制国民党朱立伦的31.04%,率民进党首度达成全面执政。

受惠于社群网络串连,民进党翻转了台湾长期蓝大于绿的政治版图,蔡英文更于2020年高票连任。 (Flickr:“总统府”)

谈起马英九执政末期遭遇的“大溃堤”,不少人会将原因指向2014年发生的“太阳花学运”,持平而论,社群网路不论是迅速放大反对声量,或以情绪性字眼激起串联,均为这场占领立法院,并一度攻占行政院的行动,带来效果相当庞大的助力。而这一场关键性的运动,在短短时间内便巩固了绿营未来多年的“抗中”路线,并将台湾政治版图扭转成“绿大于蓝”,直至2020年总统大选,仍显示出如此盘势。

社群网路对政治的影响,同样体现于国际。2010年间,发生于北非等阿拉伯国家的重大政治事件“阿拉伯之春”,便与脸书的使用息息相关。阿拉伯之春最早始于北非国家突尼西亚(Tunisia)的“茉莉花革命”,2010年12月17日,当地一名青年原本以摊车贩售蔬果维生,却因没有执照,导致摊车被没收,青年为了抗议而选择自焚。自焚的画面就算受到传统媒体封锁,仍能透过脸书等社群网路快速传播,进而点燃了一连串反政府的示威抗议,令当时的突尼西亚政府垮台。

社群民粹的“浅碟”启示

阿拉伯之春的重要推手、曾于2011年入选美国《时代》(Time)杂志“时代百大人物”的网路公司行销经理戈宁(Wael Ghonim),就曾于TED演讲中表示,社群媒体的特色,其实包括了放大言论声量、传播错误的讯息、重复口号,甚至散播仇恨。同时戈宁也提到,社群网站的严峻挑战还包括:社群网站快速、简短的特性,使得阅听人很容易直接跳到“结论”,难以呈现复杂的讨论,使得社群网路利于浅薄的观点,而非深度的讨论。戈宁表示,自己曾经认为,解放社会所需要的只是网路,如今他认为自己错了。

就如同戈宁所提到的,社群网路使得群众对公共议题的讨论过于“浅碟”,对比韩国瑜在2018年台湾县市首长九合一选举中掀起的“韩流”波澜,以及民进党2020年大选的“芒果干”(亡国感谐音)旗号,均有值得对照之处。韩国瑜当时以“高雄发大财”为造势主口号,直观切入选民对生活现状的不满,虽跳过了“如何发大财”的讨论,却在社群网路上得到所向披靡的声量。

民进党则在2020年总统大选中,拿著香港动荡的新闻画面,自产自销“芒果干”。所谓“今日香港,明日台湾”,更是彻底无视于香港社会长期存在的“深层次结构矛盾”,以及香港、台湾政治地位本质上的不同,给予两地错误的连结。

这段时间以来,“今日香港,明日台湾”的标语传遍台湾,也替民进党奠定政治利基。(中央社)

退一步来看,2018年的韩国瑜、2020年的民进党,均得利于社群网路民粹发酵,跳脱理性思辨的成本,进而带动舆论风向令自己大获全胜。令人好奇的是,台湾选民们是否纳闷,被社群网路剧烈波动的选举结果,对所谓的“民主”,乃至于自身生活的改善,影响究竟是好是坏?

反思戈宁所言,社群网路虽能载舟,但其能“覆舟”的负面影响正逐渐浮现。例如韩国瑜大起随之大落,姑且不论“罢韩”有无党政力量介入操作,对高雄选民而言,看著韩国瑜市政成绩有限,又放下高雄参选台湾总统,若未因此心生不满,无论罢韩团体如何对地掷火,终究也无法点燃民怨的“汽油桶”。

如今韩国瑜的罢免已是事实,从积极面来看,台湾选民在民粹激情退潮后,回过头来反思政治人物的口号与现实之间的差距,并对缺乏理性思辨的决定做出检讨,其实并不失为“民主”的一道具体面向。反之,倘若韩国瑜成功保住市长职务,也可归功于其施政团队“路平、灯亮、水沟通”等具体施政成果,得到了选民肯定的结果。

从韩国瑜2018年于社群网站中“起高楼”,不论多少酸言酸语均“刀枪不入”,最后仍须面对“治理”及“政治诚信”的硬道理看来,在社群网路民粹世界里,政治人物也许能“封神”,但“神坛”是否易得易塌,仍系于政治人物是否能拿出“社会治理”的真本事改善民众生活。否则,“神坛”既然出于缺乏理性思辨的民粹,最终必将殁于理性思辨后返照的回光。

推荐阅读:

本文转自《多维TW》055期(2020 年6月刊)《步下神坛 韩流消风为哪般》。

请留意058期《多维CN》、055期《多维TW》,香港、澳门、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澳大利亚等其他地区各大书报摊及便利店有售。

您亦可按此【下载】多维月刊 iPad 版,阅读更多深度报道。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