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战高雄市长补选 国民党陷入“韩国瑜障碍”

撰寫:
撰寫:

罢免高雄市长韩国瑜选举投票纷扰多时,终于在6月6日画下句点,高雄市民以93万9,090张的同意罢免票,宣告“韩流”终结。一如输家在每一场选举过后的处理,优雅转身下台、找战犯,以及面对接下来该怎么办,是必须要有的流程。

韩国瑜确定解职,代表高雄市长补选紧接而来,相较于好整以暇的民进党,国民党这厢却陷入无人应战的窘境。说得更直接一点,面对这一场国民党内都自认不会赢的高雄市长补选,国民党该如何让自己在倒数的“下一场败选”中,尽量保住面子和所剩无几的里子,是个沉重的问号。

高雄市长韩国瑜罢免案在6月6日揭晓结果,韩国瑜成为台湾首名被罢免的直辖市长。(中央社)

民进党是“第一时间”战犯

回到开票的6日晚间,当韩国瑜遭罢免的局势底定,韩国瑜即率高雄市府一级主管出面发表“告别演说”,除了留下感谢与祝福,自然不会忘却他的遗憾。韩国瑜遗憾“民进党第二次执政的所有心思,几乎全部集中在罢韩国家队,集中央政府力量跨各部会买通几乎90%以上媒体,几乎百分百网军全力攻打韩国瑜”。(相关新闻:韩国瑜告别演说 批民进党全力搞“罢韩国家队”

同一个晚上,国民党主席江启臣也率领党中央干部发表谈话,虽对选举结果表示尊重,但强烈谴责民进党用行政力量明目张胆操纵罢免案,认为民进党的做法对于台湾民主制度发展,甚至对于朝野共同合作面对后疫情世界变局的可能,都有深远且负面的影响。

民进党目无法纪地攻讦韩国瑜、操纵罢免案,毫无意外地成为韩国瑜市府与江启臣党中央第一时间“膝关节反应”的头号战犯。共同敌人在前,剑指民进党成为了韩国瑜阵营与国民党中央之间少有的共识。

惨遭罢免 错在韩国瑜还是国民党

然而,不论是韩国瑜阵营或是国民党中央,进行败选检讨总不能只是一曲“民进党阴谋”就足以曲终人散。延续自2018年九合一选举,诞生于韩国瑜个人魅力所汇聚的“韩粉”,显然不作此想。除了怪罪民进党、喊着罢免蔡英文、咸信93万张罢免同意票恐有做票嫌疑外,韩粉对于国民党中央的被动,自总统大选期间即放任民进党对韩国瑜的恣意攻击,早有不满。在韩粉眼中,国民党中央的不积极作为,未给予韩国瑜强而有力的奥援,同是酿成今日大祸的帮凶。(相关新闻:【多维TW】步下神坛 韩流消风为哪般

反之,却也有不少评论“乐观”指出,在韩国瑜被罢免后,“韩流终结”的正面效果是国民党得以摆脱两年来狂热的“韩国瑜主义”,走回自己的路。简言之,这类的评价视韩国瑜为国民党的负面资产,这一场罢免选举输的对象是韩国瑜,而非国民党。这套脉络的基础,其实是回到传统保守的国民党与民粹强烈的韩国瑜,两者本身的不相容,过去两年只是国民党与韩国瑜一场历史的偶然巧遇,造化弄人,也造化弄党。

高雄市长韩国瑜罢免案6日结果揭晓,罢韩确定成功。国民党主席江启臣(前左三)傍晚现身高雄市党部,率党内同仁出面发表谈话。(中央社)

简言之,除了共同谴责民进党操纵罢免案,韩国瑜阵营与国民党中央,肇因先天体质差异,加上后天各怀鬼胎,“疑心生暗鬼”的结果,惨遭罢免只是让蓝营内部油生国民党消极、加乘导致失败,或是贬谪遭罢免是韩国瑜个人失败的甩锅心态。

是以,国民党现在当如何自我界定在这一场失败中的角色,实为两难:当罢免已定,若不切割韩国瑜,则站到了主流“反韩”民意的对立面,如何期待从边陲回归?又一旦将遭到罢免的败果归咎于韩国瑜,大量韩粉的选票恐将离国民党而去。

韩国瑜的选票障碍

如无意外,新任高雄市长将于三个月内补选产生,民进党推派台行政院副院长陈其迈再战高雄的机会浓厚,反观明确可为国民党披挂上战场的人选,却望无一人。(相关新闻:罢韩成功后 民进党内卡位战开打

两党这般对阵的态势,已不乏国民党党务主管、立委、市议员不讳言,称高雄市长补选一役国民党推派谁出征,大概都不会赢。然而,言及败选,也要有尽管败选但也要“能看”的姿态。高雄市长补选国民党还能拿到多少选票,成了国民党江启臣党中央必须严肃计算的一道政治数学题。

高雄市长韩国瑜罢免案6日投开票,傍晚17时许确定同意票数已达门坎,罢韩成功,罢韩总部外群情激昂,有民众获知结果底定后,忍不住落泪。(中央社)

回顾2018年高雄市长选举,声势正旺的韩国瑜豪取89.254,5万票(53.87%),2020年台湾总统大选,韩国瑜在高雄“主场”只取得61.089,6万票(34.63%);至于更早之前,2014年代表国民党参选的杨秋兴对战时任高雄市长陈菊,仅取得45.064,7万票(30.89%)。历届选举得票数字的起落,将促使国民党届时不论推派何人参与市长补选,得票数再糟,都有压力必须支撑在61万票以上,否则面子里子尽失——当败选无法避免,但得票数未及韩国瑜的61万票(或34.63%得票率),国民党内那股不满韩国瑜、归咎韩国瑜将国民党拖下水的声音,将无言以对,届时也势必面对韩粉反弹、甚至反讥,而使党中央无地自容——因为离开了韩国瑜的国民党,并没有比较好的表现,甚至更差。同时,也将落下国民党近两年得以在高雄“有所作为”,只能归功于韩国瑜一人刺激了国民党得票,而非这个党给予了在地何种期待,这无疑将中伤国民党中央的领导威信。

总的来说,罢免案通过让“韩流”终结,但这并不意味国民党告别了韩国瑜,横亘在国民党眼前的高雄市长补选,是再一次的“韩国瑜障碍”。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