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商惠普求偿台厂广明光电案 台湾小虾米是否能敌美大鲸鱼

撰写:
撰写:

美国联邦法院于6月5日针对惠普(HP)与台湾广达旗下子公司“广明光电”缠斗多年的“光碟机限制价格反托拉斯诉讼案”与“资产移交令”上诉案作出合并判决,裁定广明须赔偿惠普4.38亿美元。该讯息不仅显示出台湾代工小厂在国际商业法规的短板,也是小厂难以脱离国际大厂压力的写照。

韩国知名大厂三星也曾多次受到美国驱动的反垄断法影响,但三星最后都选择协商和解。(多维新闻)

这场诉讼必须从2013年谈起,当年惠普针对2004至2009年光驱价格联合垄断行为,指控索尼(SONY)、东芝(Toshiba)、日立(Hitachi)、乐金(LG)、松下(Panasonic)、日本电气(NEC)、三星(Samsung)、广明光电等光碟机厂商违反“反托拉斯”法案(俗称“反垄断法”)。后来,美国休斯敦联邦法院陪审团认定被告败诉,损害赔偿金额总共为1.76亿美金。2017年,除了广明持续诉讼外,上述品牌光驱厂商皆陆续与惠普认罪和解。

2019年10月,美国一审陪审团做出广明需赔偿惠普4.38亿美元后,广明仍决定持续上诉。2020年6月5日,美国联邦法院裁定出炉,除了按照一审结果裁定广明需赔偿惠普约4.38亿美元赔偿金,同时也宣告惠普可取得广明所有现金、工厂及专利权。因为这项判决,广明股价于6月8日早日开盘遭跌停锁住。

对于这项诉讼案,广明坚称其为代工厂而非品牌商,从未与惠普有直接交易,仅在2003到2009年间销售产品至Sony及菲力普的美国海外组装厂,跟其他被告直接销售给惠普全球各地的分公司情况有所不同。广明光电总经理何世池于6月7日出面表示,美国法院对此判决有避重就轻之嫌,不排除上诉到美国最高法院。

2013年美国惠普指控众多光碟机品牌厂商“反托拉斯”法案,日本东芝也在其列。(Reuters)

事实上,广明曾为台湾最大薄型光碟机代工厂,但本身并无品牌。而早在该案宣判之前,美国司法部与台湾公平交易委员会均认定广明没有违反美国或台湾不公平竞争的规则,是故无任何处分行为。但最后仍被裁定须付高额赔偿金,对此广明也只能表示无奈。

而这个判决,更突显出台湾面临的几个现实。

首先,是台湾专利与商业诉讼准备不足。其实台湾厂商过往多有与美国争讼的情事。将时序拉回2010年,美国对台、韩面板厂展开反垄断官司,除了三星转污点证人获得免罚款与免刑责外,其他公司奇美、彩晶、华映与LG先后认罪协商,仅有友达不认罪,最后2012年美国法院判定友达5亿美元赔偿金、两名高管各判三年刑期与20万美元罚金。

当时面板业的诉讼除了让该产业连连亏损之外,同时也折损许多企业经理人,甚至影响到企业正常运作,台湾企业势必更得注意到利用反托拉斯法或是企业法规诉讼的趋势。如因为友达案服刑三年的该公司前执行副总熊晖便曾公开表示反垄断行为属于商业法,各国皆有自己的一套标准,而美国是最严格认定的,且美国执法又会考虑国家利益,因这是经济战的一部分。

除了贸易关税战之外,商业法也会是另一战场。(多维新闻)

进一步说明,这种国际商业诉讼除了表面上的产业竞争之外,背后也有各国政府之间的角力,因为各国都会运用政策、司法等资源来对自身的产业发展进行最有利的举动。

也因此,台湾必须要看到的另一个重点是,必须认清国际商场上的位置与实力,因为台湾政府可能也难以保护厂商。台湾产业分析家陆行之于6月7日在脸书(Facebook)便表达他对广明案的看法,他说,尽管台湾科技公司自认清白,但在美国法院上诉的,下场只能更惨,因完全不符合比例原则,美国公司在台湾上诉的还可施压让台湾自己撤案,难怪台积电被美国政府逼着去设立一个样板公关厂来代替交保护费,他建议以后碰到这种案子,最好协商认罪了事,因为台湾没有本钱反美国,台湾政府也无法保护厂商。

总而言之,广明案除了展现台湾代工厂在面对国际商业法的弱势之外,在国际现实下,未来这种国际商业诉讼不会少见,加上台湾政府实力有限,台湾企业只能多增加自身的专利法务能量以求自保。

推荐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