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摊经济】摆地摊没有错 重点更应放在“管理”

撰写:
撰写:

北京时间5月28日的人大闭幕式上,大陆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提到全中国仍有6亿人月收入不到1,000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4美元),还说今年全大陆的经济重点就是就业;6月1日,李克强在山东烟台考察时,公开称赞地摊与小店经济是就业岗位的重要来源,霎时引起各地的“摆摊热”。但6月4日起,传出中共中宣部全面封杀地摊经济,包含北京日报、人民日报与央视也接连发出批判。然而,撇除政治因素,地摊经济的对错究竟何在?

大陆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烟台市东园街沿街商铺了解个体工商户经营状况和面临的困难。(新华社)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包含中国大陆在内,全球各地的经济都受到程度不一的打击。北京也罕见地未对今年的经济发展给出指标,而是以“六保”、“六稳”取而代之,从中也可看出大陆官方在病毒肆虐下,不得不实事求是地发展经济,取消那意义不大的数字规范。

另一方面,今年适逢习近平宣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完成年,却意外遭遇新冠疫情,使得大陆境内各地的脱贫任务受到影响;甚至,诚如李克强所言,有些地方还因此“返贫”,这些都是中南海必须严肃面对的课题。

不过,虽然境内有6亿人月收入不到1,000人民币,但大陆的脱贫标准是年收入不到4,000人民币,因此,6亿人中的绝大部分年收入仍是在贫穷线之上,不是官方定义之贫穷人口。但从李克强的言论中可以得知,即使这些人年收入超过4,000人民币,从现实层面来看,他们的生活也绝不轻松,甚至过得十分清苦,这是数字上的“脱贫”看不出的。

而自2005年中国大陆展开“文明城市”测评后,各地方的城管人员驱赶流动摊贩、清理占道经营,因此引发的执法过当案件屡见不鲜。但为了在疫情当下能够活络并刺激基层经济,李克强一席地摊经济“是人间的烟火,是中国的生机”谈话,扭转了过去几年大陆各界对地摊经济的负面批判。

然而,事隔仅仅数日,中共中央文明办就作废并删除有关“地摊经济”的正式文件;北京日报也列举了北京作为首都不宜鼓励地摊经济的理由;央视称地摊经济不能一哄而起;人民日报也称地摊经济升温但“不能发烧”。中南海通过各项媒介,传达对于地摊经济蜂涌的忧心。

不过,地摊经济难道就真的那么不堪入目?对经济发展没有帮助?其实不然。事实上,地摊、小贩生意本就是重要历史文化之一,例如刘备未成名前就曾编织草鞋摆摊贩卖;姜太公据说也曾在市集里卖酒贩肉。不过秦汉时期的抑商政策,地摊经济当时不甚风行。但到了魏晋南北朝、甚至唐代后期,摊商经济就日趋蓬勃,宋朝时更是百花齐放,就连官方也鼓励,还有一些摊贩变成大商人,好比阿里巴巴的马云一般。到了清代,政府甚至默许摊贩进入衙门兜售。从历史的发展过程,虽然“士、农、工、商”的商人是地位最低下者,但仍可见地摊或摊商经济在历史文化中不可或缺的一面。

此外,具有中华文化传承背景的台湾,也存在许多摊商或地摊经济的遗绪。各地知名夜市与老街,往往变成旅游名胜景点,吸引海内外的游客前往一探究竟。甫被罢免的高雄市长韩国瑜,2018年时的选举口号就是庶民经济、并进一步带动夜市经济的成长。重视基层及底层民众的经济需求,获得当时许多台湾民众的认同。

其实,台湾内部对于摊贩的管制,各地方县市都有《摊贩管理自治条例》,对于何处可以摆摊、谁可以摆摊、营业时间等都存在相应规范。当然,法律是死的,有时候仍存在一些人情空间,因此也常看到所谓的未获许可的流动摊贩或摊商在街角、巷口摆摊,平时无事,但一遭检举,就必须承担罚款甚至收摊的后果。

台弯各地知名夜市也都是旅游产业发展的重点。(多维新闻)

至于中国大陆,为了整治市容、塑造“文明”形象,因此过去一段时间对地摊商几乎赶尽杀绝,北京甚至还有清除“低端人口”的争议,此次地摊经济不意外地又引起众多讨论。必须了解的是,这些小本生意本就存于历史发展之中,且各地方的发展与特色也不同,大陆官方更应借此因地制宜、妥慎规划适合各地发展的地摊或摊商文化。摊商经济一旦处理好,反而能够成为吸引游客、甚至带动基层经济的涡轮。但假如各地只会盲目跟风或吹捧,就有可能失去原本的初衷,未见效果即遭腰斩,这对于致力追求发展底层或大众经济而言,绝对值得商榷。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